参考网


有一个地方

2017-07-03 09:12:15 《大作文》 2017年6期

何其乐

母亲的老家,有一片沃田。

这片沃田是我阿公的。沃田的土地软绵绵的,刚一脚下去很快又变结实了,于是我光着脚走进了沃田。我走在沃田上,感受着大地的震动,凝望着日光下平滑松软的泥土,听着田里油菜花摆动脑袋时发出的沙沙声——就像一场梦。

在夕阳的辉映下,沃田被血红的霞光深深网住,油菜花闪着橙黄的光。凡是逆光的,都成了漆黑的轮廓,山丘、小屋、松树,以及远处的烟。摇摆的花丛间,我仿佛看到了闪现着的阿公的瘦小的背影。我怔怔地望着,望着……

记忆回到从前,也是在这片沃田,也是在夏天,也是在这西瓜成熟的時节,阿公牵着我的手,脸上洋溢着笑容,眼睛眯成了缝儿:“走,去拿西瓜。”

穿过一片花丛,我们便来到了瓜地。骄阳下,油光闪闪的翠绿西瓜正在沃田里静静地躺着,瓜藤像不长眼的蛇,在瓜与泥土之间钻进钻出。我坐在田沟一侧,兴致勃勃地看着阿公挥动镰刀,取下一个又一个的西瓜。只见他头一抬,手一挥,臂一拉,瓜和瓜藤便分了家。年幼的我忍不住好奇,用手比画了几下。阿公一回头,把镰刀递给我说:“咳咳,你也来试试!”

我看着那把镰刀,银色的刀锋吐着寒光,像一条蛇。“不,我不试!”我急忙一跃而起,飞也似的跑开了。后来的几天,阿公多次问我去不去收瓜,目光里总是闪过一丝恳求,可我总是一口回绝。

后来的一个夏天,我来到了沃田,长大一些的我已经变得懂事了,于是我决定要和阿公同去收瓜,望着朝阳里金光闪闪的西瓜,我的嘴角微微上扬。可是,那个夜晚撕碎了我的美梦。白色的纸条悬在天花板,凄惨的唢呐声如同野兽哀鸣,一团团白色的事物伏在地上哭泣,中央,是阿公的灵台。归去了,我的阿公。我浑浑噩噩地走过田埂,走过那个凄凉的夜晚。

回家路上,我遥望昔日的沃田。这片曾经让人啧啧称赞的土地,只剩下了一地的灰土。阿公从这里生,从这里归去。而我,从这里明白了什么是珍惜。

近年来,我常接到旁人给的镰刀,每每此时,我总会紧紧握着,将指甲深深抠进手柄,不舍得丢下。

(指导老师:朱惠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