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猛禽”战斗机重启生产与澳大利亚空军的未来

2017-02-25 15:02:22 《现代军事》 2016年6期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战略家》网站2016年5月12日发表了该所分析人士撰写的文章,论述美国的“猛禽”战斗机重启生产与澳大利亚空军未来之间的关系。

文章说,当澳大利亚的防务界最近都将目光集中在特恩布爾政府宣布法国DCNS公司在建造澳大利亚未来潜艇的竞争中胜出的消息的时候,发生在美国的一个事件也值得引起澳大利亚防务部门的关注。这就是美国国会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在其2017财年的国防授权议案中要求美国空军开始研究重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22战斗机生产线的可能性,这一事件有可能会关乎到澳大利亚空军未来的作战能力。

美国空军的F-22“猛禽”战斗机在2009年生产了187架之后就停止生产了,这个数量远远少于美国空军空中作战司令部所要求的381架,更不要说原来计划的749架了。美国国会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的议案认为,由于对手的技术发展对于美国的空中优势越来越构成威胁,也由于美国的盟国和伙伴越来越多地要求装备高性能的多用途战斗机来对付日渐增长的全球安全威胁,有必要再度关注F-22战斗机。议案要求就再度生产至少194架飞机以满足美国空军所要求的381架的目标,以及就生产更多的飞机来满足国防部长所认为的支持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应对各种显露的威胁的需要,开展广泛的成本和时间方面的评估。

议案所要求的只是开展研究,而不是授权恢复生产,因此离“猛禽”生产线重启还有相当的距离。研究结论必须得到美国国会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的支持,然后还要得到国会两院和政府的支持。研究必须评估重启的风险和机会,而相关风险是多方面的:F-22重启生产将是一个复杂的花费巨大且耗时的漫长过程,势必会对美国空军的包括F-35联合攻击战斗机和B-21远程突击轰炸机在内的重点项目造成重大的影响,而且当前也是美国各个防务计划面临越来越大财政风险的时候。

有人估计,F-22重启生产后,每架飞机的成本高达2.76亿美元,而重启生产的资金唯一来源只能是其他关键项目,譬如减少F-35项目的资金投入,使得其生产数量减少,单架成本更高,从而形成典型的采购“死亡螺旋”。

F-22战斗机的设计始于20世纪90年代后期,而在这之后,隐身技术、数据融合、传感器系统、计算机技术和航空电子技术诸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技术进步,而许多都未应用于F-22,因此重启生产必然要伴随着技术更新,再用原来的生产线原封不动地生产不合时宜。也有人认为,要在合理的时间内以合理的预算经费通过重启F-22项目来生产高效能的战斗机,虽然在成本和复杂性方面存在诸多风险,但也是一种机会,可以利用来自F-35战斗机现代化过程以及其他项目的各种技术进步来开发更先进的空中作战能力。

重启F-22生产所面临的另外一个重大挑战就是必须构成新的生产机构和培训新的员工,因此要经过一个漫长曲折且投入大量资金的过程才能够在下一个10年大量生产新的F-22战斗机。

文章说,如果F-22真的恢复生产,就会给澳大利亚未来的国防选择带来重大影响。澳大利亚2016年的《国防白皮书》和《综合投资计划》都提到要在2030年之前更换F/A-18F“超级大黄蜂”战斗机,该时间点恰好就是新一批F-22战斗机可能交付的时间,也就是美国的议案提到出口可能性的原因所在。届时,澳大利亚可以选择采购新生产的F-22来替换“超级大黄蜂”,而不影响已经得到批准的72架F-35A。这样,澳大利亚空军就可以在2030年之前形成由增强型F-22和F-35机群构成的“高低”混合结构。

如果F-22重启生产没有发生的话(这种可能性最大),或F-22重启生产却不提供出口,再或是重启生产的F-22太过昂贵的话(可能性也很大),那么澳大利亚就必须另做打算了。美国国会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的议案还只是在朝向F-22重启生产迈出的一小步,现在也还只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想法。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开始进行F-22重启生产研究的同时,美国空军和美国海军都宣布放弃开发“第六代”作战飞机,要采用“系统之系统”方法,也就是将来要实现无人机和载人机混合作战。因此,对于未来的澳大利亚空军来说,比较好的选择可能也是实现F-35战斗机和先进的成本比较低的无人作战飞机构成的载人机无人机混合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