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在创业中延长人生

2017-02-07 02:19:24 《爱尚生活》 2016年12期

草威

很多作家都假装不经意,但其实又由衷兴奋地描述过一种场景,就是在现实生活中见到有人在捧着他写的书读。这时作家们通常会将这些人的容貌神情描述一番,并不自觉地把对方的形象和气质各调高几档,然后又情不自禁地要付诸一点想象,好像对方一定是个隐藏的知己,而阅读提供了一个神交场所。

我虽不是作家,但有时候在地铁或是便利店看到有人用我们公司出品的手机,也能体会到与作家们相似的愉悦,我会猜想那个拿着手机的人一定或多或少有些与众不同,我们之间可能存在着某种神秘的关联,这总是勾起我的好奇心,我很想知道他或她正在过着怎样的人生。

不知道这算是多大程度的自作多情,在我看来,一个人会选择这样一个“小众”品牌,购买这样一款与市场上所有手机路数都不太一样的产品,并且这个产品还不是特别便宜,那么很大的一种可能性是,他把这个选择当作了一种交流,一种用户和产品作者的交流。

我刚刚入职的时候,整个公司大概只有50个人,我仍然记得那些画面,风云际会之感非常强烈。那间拐角处的办公室坐着中国最好的平面设计师之一,另一间屋子里是被媒体报道的“天才少年”。我怀疑任何一个年轻人来到此地,都可能迅速意识到自己的平庸。

后来入职公司的人多了,我依然觉得同事们骨子里有很相似的地方,那是些没有沾染灰尘的特质,是走出这家公司就很难碰到的人类,他们凑到一起,是件神奇的事。而更神奇的是,还有一些行为特征像加了水印似的,是只有我的同事们会做出来的举动。

有一次,某一场发布会的前夕,临时出了状况,局面一下子非常紧张。一位同事在我身边火急火燎地打字询问对方的情况,我关切地盯着他的屏幕,渴望了解事件的进展,结果我看到他几乎颤抖着手按下方向键,在一个没有发送的句子中加入了中英文之间的空格。

这一幕让我有点崩溃,我真想给他一记重拳,又觉得他可爱得让人心疼——强迫症患者的人生真艰难啊。后来我注意到,我朋友圈里那些发文字格外注意排版的人,基本全都是我的同事。

今年,又是风雨交加的一年。公司在面对外界的时候,常常会有负重前行的感觉,往往要做一件事并不是只有这一件事那么简单,它裹挟着爱恨情仇,伴随着理想、讥笑、认同、不解……对我而言,是非常立体的感受。虽然有时感觉身心疲惫,每一刻都惶惶不安,但更深刻的感受是觉得自己的生命被延长了。

在这没有新产品的一年里,公司命运成了评论家们的创作命题,一会儿被收购,一会儿被倒闭,看起来十分飘摇。

有天我突然接到我妈的电话,“你没事吧?”“没事啊。”“有事可得跟家里说啊。”“肯定说,关键是真没事。”“网上都说,你们老板跑了,是不是真的?”“网上的消息怎么能都信呢?”“那他人在公司?”“没,一直出差……”“……”

在这种不间断的猜测中,我突然觉得有些容易理解了,因为我们沉寂的时间有点长,太久没发出过声音,这时如果仍然被人关注,那些人就只好去捕风捉影,那么很有可能倾向于认为你出事了。连我妈都这样,何况是别人。

当然还有一些时候,你做了事情仍然被曲解,甚至是相反方向的解读,然后被放大,紧接着把你强行卷入一场不必要的纷争。这可能是所有创业路上都常常会遇到的无奈的时刻,这时你只能用心态去战胜,任何战斗都需要坚持,这本来就是耐力和心智的竞技。有时在那些灰暗的区间里,心灵一样可以得到成长。

我时常想,那些厨师们为什么总是等到饭店打烊才开始吃饭,我当然知道这不会有什么浪漫的解释,但还是忍不住地想,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饥饿感是故意保留的,作为一味元素,促使他做出更好吃的东西。

一家公司也是一样,现在的这些努力,这些积累,这些伤痛和喜悦,会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相汇合,一种全新的景象会随着相同的战役和未曾经历的风雨一起到来。那将是新的时代。

我越来越相信,这个世界是一个量子系统,人的愿望会改变事情的走向,成为决定事情的因素。愿望不会带着你登陆月球,但它会促使你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