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HDM画廊 成为最好的

2017-01-19 17:37:46 《艺术汇》 2016年3期

李旭辉

HDM画廊是国内当代艺术纸本材质领域做得最为完善的画廊,这得益画廊负责人Hadrien deMontferrand一直坚持的理念:要做行业中最好的。2009年北京画廊建立之后,2011年画廊有了自己在中国内地的第一家分画廊,这也是杭州地区第一家国际性的画廊。在北京HDM画廊展览历史中能看到老一代现实主义艺术家的手稿,以及上世纪80年,诗歌文学的印刷样刊和像新生代艺术家纸本创作等等,这些原始手稿使得HDM画廊展览结构更像一家依附于美术史研究的艺术机构,而非是仅仅是商业画廊那么简单。

艺术汇:2009年你创办了HDM画廊,那么之前对艺术的生态的看法是怎样的?

Hadrien:1997我初到中国,之前我对当代艺术一直也十分关注,所以我去见劳伦斯,每个星期天的下午我都和劳伦斯一起度过,可以说劳伦斯为我打开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大门。我从劳伦斯那里买了一些作品,也同时介绍了很多朋友去他那买艺术作品,甚至包括了我父母在内。这段时间我认识像曾梵志,周铁海等一批中国当代艺术家。当时劳伦斯还没有画廊,他在波特曼酒店大堂里接待我们,所以我找到了最好的中国当代艺术老师——劳伦斯先生。在这之后我就回到法国,而唯一能听到的声音都是关于当代艺术市场的。但我依然与劳伦斯先生有邮件来往,劳伦斯先生有封非常长的邮件,他认为市场正在取代中国当代艺术的创造性。而这段时间,我没有看到北京798和上海莫干山的崛起,当2007年,我再次回到中国时,我又到尤伦斯艺术中心去重新研究中国的当代艺术。这样,我又有了很多老师,像费大为,秦思源,杰罗姆·桑斯,郭晓彦,郭小晖。他们每个人对中国当代艺术都有不同的分析,这对我来说非常有趣。

艺术汇:那么你为何将纸本艺术品作为画廊经营的着重点?

Hadrien:在我人生哲学是:一定要做最好的。有些年轻艺术家向我咨询意见,我就对他说:不管你要作什么,一定要做最好的。所以当我决定要做画廊的时候,当时是很难成为最好的画廊的,因为有我的老师劳伦斯在。从自身来说,长时间以来,我已经收藏很多纸上创作,而也有幸于尤伦斯上班的经验,能让我拜访很多不同艺术家工作室,见到很多纸上作品。所以当时我就决定了:我要成为纸上作品做得最好的人。

艺术汇:做纸上作品收藏其实是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因为它涉及到大量的习作,以及在拍卖市场上也不是重要点。但从2009到2011年左右,中国当代水墨的兴起某种程度上给予了纸上作品一定的关注度,而且此时的纸上作品也有了某种地域化和本土化的色彩,那么你能是怎样看待这件事的?

Hadrien:首先我希望,我的工作对纸上作品这几年的发展有所推进,尤其是我在上世纪50年到70年代的纸上作品研究上下了很大功夫,也确实对市场起到了推动作用。第二点,对于中国的架上作品而言,我们分为三种,有当代水墨,油画和当代艺术,对于傳统水墨来说90%是在纸上和丝绸上创作的。因为我不是中国人,对很多作品都不在行,所以我不做传统水墨。对于写实油画而言,我们之前做过的《创造历史》系列丛书收纳很多老一辈艺术家的创作手稿,这已经是我们力所能及的最好工作了。而国际性的当代艺术我们至今做过像刘小东,毛焰,等非常多的艺术家的纸上作品展览。而2010到2011当代水墨的出现,这导致了我们做了第三个部分,国际性当代艺术手稿和新水墨的结合。新水墨作品有可能是以传统为主题,但是用的是当代的表现手法,或者主题是当代性的,但是用一种传统的方式来表现,这两方面都是我关注的,这也是画廊展览中新水墨艺术所表现出来的状态。

艺术汇:一般新水墨艺术家总是有很扎实的传统文化根基。这也是他们的创作来源之一。你认同吗?

Hadrien:这里有两种情况,像徐冰,邱志杰,孙逊这样的艺术家他们从事的是当代艺术创作,水墨只是他们用来实现作品的媒介,还有一种艺术家,他们一直从事传统水墨学习和创作,而在创作中会挪用一些当代的观念,郝世明是其中一例。

艺术汇:欧洲和中国一样拥有漫长的文化历史,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中国艺术家愿意留学欧洲的原因,那么你的画廊之前做过很多展览。其中不少艺术家都受到欧洲现代主义艺术的影响。相比之下像美国的艺术家就少很多了。这是为什么?

Hadrien:假如你能拿来安迪沃霍尔作品做展览,我肯定是非常乐意的。但是好的艺术家并不是那么容易寻找的,例如说像欧洲现代主义大师展,是我努力了四年才举办这个展览,这个展览中的艺术家像贾科梅蒂,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件作品可以选择,我一定选择贾科梅蒂的作品,近期余德耀美术举办了贾科梅蒂的个展,而贾科梅蒂也是我从小就喜爱的艺术家。而巴尔蒂斯是一位不跟随潮流的艺术家,虽然我没有见过巴尔蒂斯本人,但我认为他一定有着很坚定的价值观,而且是充满激情的,当很多人都走向抽象的时候,他仍然在坚持写实。马蒂斯是众所周知的大师,从古典艺术到现代艺术的多种形式他都有涉足,而从剪纸艺术开始马蒂斯也从一位伟大的画家转换成一位真正的现代主义艺术大师。

艺术汇:2011你将画廊的分馆开在杭州。当然杭州有中国美术学院在也是当地艺术活跃的地区,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考虑?

Hadrien:我们做过一些考察,在去杭州之前也去过长沙,鄂尔多斯等城市,考察当地的文化发展情况,调查之后发现,杭州还是比较合适的。首先,我们和中国美院很多的艺术家有合作。另外,杭州的地理位置也很方便,上海是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城市,而杭州与它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而杭州的当代艺术画廊是非常少的,而作为国际性的画廊我们也是属于第一家,正如我所希望的,无论在哪个领域里,我都希望是最好的,所以时间会证明,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艺术汇:这个时间段是一个抽象的热门时期,特别像上海和杭州也拥有不少的抽象艺术家。那么你是怎样看待这种热潮的?

Hadrien:如果说2010到2015年是水墨热,也许从2014到2017是抽象,从这种现象来看,这些热潮的时间在渐渐地缩短,也许下次是摄影,装置,写实绘画等等,但你会发现之前火过的艺术流派在冷却一段时间后会重新起来。因此作为一个画廊来说,不管潮流如何的变动,甚至与你所做的工作是对立的,你也只能是更加的努力,去付出实践。

艺术汇:潮流的更替当中。画廊如何作为才能保持其品质昵?

Hadrien:作为一个画廊,如果你相信你的艺术家,这会帮助你度过所有潮流的不同时期,如果你有一群相信你的收藏家,哪怕是你展出的是与当时流行相反的艺术作品,也能销售得出去。信任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难得的。

艺术汇:对于众多的博览会你是怎样去选择的?

Hadrien: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所以我们每年只参加四个博览会,两个在亚洲,两个在欧洲。今年我会参加香港巴塞尔,上海零二一,艺术巴黎和伦敦ART16,这是一直是这样持续的。

艺术汇:你是怎样看待中国的收藏家的改变?

Hadrien:肯定是有进步的,在之前藏家总是跟随市场,但现在藏家以及有了一个自己的系统,不再像以前那样跟随市场,这些都是因为他们知识面的上升,以及自己在收藏上取得一些进步。假如有藏家花了2万欧元买了一件作品,假如媒体有报道,当然他也会读,而且相关的衍生信息也会被其掌握。在这个过程中也是一个学习和进步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