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幸福的债

2015-12-04 11:53:23 《小学生·新读写》 2015年12期

佚名

负债,对一个人来说是不光彩的事。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谁都不愿意成为别人眼中瞧不起的无信之人。

而我,不知不觉欠下了一笔幸福的债。在我成长的经历中,我一直在欠债。自从上八年级后,新增了物理这一学科,这无疑给我原来沉重的学习压力上又加上了一块重量不轻的石头。渐渐地,我言语少了,欢笑少了,总是闷闷不乐,心里藏着无尽的心事。我的成绩“光荣”地从一线退下二线。

也许是忧郁成疾吧,开学没多久,我就患了重感冒。唉,最近比较烦比较烦……

每天晚上,我不停地咳嗽,打喷嚏。每当我坚决、干脆的“雷声”响起,妈妈的声音总是适时响起。“迪迪,你还好吧?”终于,她受不了如此频繁的咳嗽声,取来一件外套披在我的肩上,接着匆匆收拾我的书本,一脸严肃地说:“走,妈带你上医院看病去!”

我赖着不走,嘟着嘴巴,极不情愿。“作业太多了,我不想上医院。一点小感冒,把你急成这样。”

“谁说的,有病要尽早治,免得耽误了学习。”说着,她不由分说地拉着我下楼。坐在自行车的后座,我哭丧着脸,心里虽然不满,但是还没表现出来。

月黑风高,飘浮的乌云遮挡住了月亮的半张脸……

到了医院,医生说我必须打针。妈妈二话不说,也不管我如何抱怨,如何求情,硬是听从医生的嘱咐,开了两天的输液单。我心中的不满越积越多……

输液时,我没有对她说一句话。即使口渴得想喝水,也不愿开口说话。虽然生病了,但作业也不得耽误。我腾出右手,吃力地在本子上一笔一划地写着字。平时我们写字都有两只手相互配合,右手写字,左手扶着本子,速度自然快。可现在只有一只手,书写效率大大打折扣。原本能用五分钟就写完的一段话我足足花了十分钟。看着那些歪歪扭扭的字,我怒火中烧。

妈妈似乎察觉了我的不悦,关切地问:“作业做得顺利吗?”

“不用你操心啦!”我不耐烦地回顶了一句。

妈妈的脸阴沉了,那双明亮的眸子仿佛沾上一层灰,黯淡了许多。许久,她淡淡地冲我一笑:“迪迪,你不要太烦心,这病很快就好。”

妈妈误解了我的意思。我烦心并不是为这件事,而是没由来的。可刚才,妈妈的那个清爽的微笑减轻了我的苦恼。

“我来帮你按着本子吧,刚才看见你写得挺吃力的。”妈妈凑过来,小心地按住本子的一角,任我飞快地书写。

一阵温暖袭上心头,内心深处一直存在着的温情被妈妈一个小小的举动唤起。我的心热乎乎的。难怪有人说,母亲最了解儿女的心思。我对她的不满渐渐消失。

就这样,妈妈的手一直紧紧地按着我的本子,持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可她没有任何怨言,而是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我。我突然觉得一阵幸福。

——本文为“楚才杯”作文竞赛获奖作品

非常之处

真情涌动,文字感人,小作者用最真实的叙述向我们表达了父母和儿女的关系:一方一直在付出,一方在接受付出的同时懂得爱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