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掌中乾坤

2014-09-30 08:00:26 《收藏》 2013年12期

陈儒斌

2013年夏,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部的中国书画展览厅、苏州园林馆以及三楼的玉器珍品陈列厅正在闭门装修,直到年底才重新开放,令喜爱中国书画的朋友和每天络绎不绝的游客可能会觉得遗憾。而中国展厅7月19日推出的“清代鼻烟壶特展”,为大都会博物馆增添了一道小巧美丽的东方风景。

这是大都会博物馆首次隆重推出鼻烟壶特展。小小两个展柜,陈列着策划人孙志新博士从该馆所藏数百件鼻烟壶藏品中精心挑选出来的88件,让我们有机会借此一览大都会博物馆珍藏中国清代鼻烟壶的概貌。

精巧的美丽风景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这次展出的清代鼻烟壶形制都很小巧,小的只有2英寸高(约5厘米),大的也只有4英寸左右。鼻烟壶可以放在口袋之中,也可以拿在掌上赏玩。原本是鼻烟的盛具,后来逐渐演变成为观赏价值大于实用价值的艺术品。

本次展览按照作品的材质和分类为线索,分为6个部分:陶瓷鼻烟壶、内画鼻烟壶、珐琅彩鼻烟壶、玉石鼻烟壶、有机材料鼻烟壶、欧洲鼻烟盒。

站在远处观看,展柜内小巧的鼻烟壶五彩缤纷,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都有,壶身和壶盖的颜色有的相同,有的相异。近看,每件鼻烟壶都有自身特有的美,有的晶莹剔透,有的朴素大方。

孙志新博士指出:鼻烟和鼻烟盒来自西方,引入中国以后,又经中国工艺师改造而成就了中国特色的鼻烟壶,其集中了中国玉器、陶瓷、绘画、书法等多种艺术形式,鼻烟壶上的图案许多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它是一种中西合璧的独特的中国艺术品。

三大藏家鼻烟壶收藏同柜亮相

据孙志新博士介绍:展出的88件作品来自数个收藏家的捐赠,其中最重要的3个藏家为:毕晓普(Heber R. Bishop)、奥特曼(Benjamin Altman)以及康沃斯(Edmund C. Converse)。

根据展览资料统计,今次展览中,展出毕晓普藏品10件,奥特曼藏品33件,康沃斯藏品27件,三者相加为70件,占到展出总数的八成!另外的18件来自Mary Stillman Harkness、Mrs Fanny Shapiro、 Mary Clark Thompson、Marie-Louies Garbaty以及著名的莱斯特曼夫妇(Mr. and Mrs. Charles Wrightsman)和摩根(J. Pierpont Morgan)。

玉石收藏家毕晓普

展厅中可以看到毕晓普捐赠的10件鼻烟壶。其实,毕晓普并不是有意收藏鼻烟壶,因为不少鼻烟壶是玉石制作,自然就成了毕晓普的目标收藏品。

赫伯·毕晓普(Heber R. Bishop)是美国商人,也是少数对中国玉石非常感兴趣的收藏家,为了收藏中国玉石,他的足迹遍及欧洲大陆的主要城市,也曾到过中国。

毕晓普对玉石的兴趣和收藏,可谓生逢其时,遇上了中国近代两次鸦片战争之后的“难得机会”,两次鸦片战争之后的时段,大量被掠夺的中国艺术品散落世界各地,掠夺者也想将这些艺术品易手换成货币。19世纪80年代,毕晓普已经拥有了数量巨大的中国玉石珍藏。1902年12月他去世之前将所有的玉石珍藏捐赠给大都会博物馆。查找大都会博物馆的出版记录,该馆出版的一本《毕晓普的玉石收藏》(Herber R. Bishop Collection of Jade and other Hard Stones),其中的目录编号正好至1000号。但根据专家们的说法,毕晓普实际收藏玉石的数量其实更多。

在2013年纽约佳士得春季亚洲艺术品拍卖会上,我发现预展中有一件标明毕晓普收藏过的玉器,当即询问佳士得亚洲部经理:毕晓普不是将所有的藏品都捐赠了吗?经理回答说:“毕晓普即将离世之时,藏品的确是全部捐赠了,但此前,他偶尔会将自己的藏品赠送给晚辈,所以除博物馆以外,还是有机会见到毕晓普的藏品。”

百货业主奥特曼

奥特曼(Benjamin Altman)是大都会博物馆最重要的捐赠人之一,他曾经收藏的伦勃朗、维米尔、提香等大师之作,都是大都会博物馆的亮点。中国鼻烟壶,只是他众多藏品之中并不太引人注目的偏门别类。但站在鼻烟壶收藏的角度来看,也是很重要的藏品。

奥特曼1840年出生于纽约一个犹太人家庭,25岁时创办了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百货公司,公司总部后来搬到曼哈顿第五大道34~35街之间,该大楼现在成为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院大楼,位于帝国大厦斜对面。1876年,其百货公司在纽约市的规模排行第二。

奥特曼1913年10月7日在纽约去世,他没有结婚,没有子女,最终他将当时价值3500万美元的家产捐献给社会,并将50幅油画、429件中国陶瓷,以及各种杂项共计超过1000件藏品捐赠给大都会博物馆,当时这批艺术品的估价约为2000万美元,到2006年,其价值已经超过4亿美元。

这些收藏品之中,包括伦勃朗作品至少6件,其中有那张著名的自画像;哈尔斯作品两件、委拉斯凯兹作品3件、丢勒作品1件,提香作品2件、凡戴克作品2件、波提彻利作品1件、柯罗作品3件,等等。有评论家指出,他的收藏比华尔街创始人摩根的还要好。

奥特曼的捐赠品之中包括很多中国鼻烟壶,今次展览就展出了33件。

企业家康沃斯和他的捐赠

今次展出康沃斯(Edmund C. Converse)捐赠的鼻烟壶27件。康沃斯1849年出生在波士顿,后在宾州的家族公司国家管道(National Tube Works)工作,康沃斯拥有管道方面的几项发明专利,由于管道在煤气和供水方面的大量使用,为他带来了巨大的财富。1889年,康沃斯成为公司的总经理,一年后成为总裁。后来,他和摩根一起,组建新的国家管道公司。1901年,当美国钢铁公司成立之后,康沃斯退出制造业,转向金融业。1903年开始,康沃斯先后担任自由国家银行、银行信托集团、阿斯特信托公司等机构的总裁。康沃斯有过两次婚姻,育有两个孩子。

作为多家大企业的负责人,丰富的财力是他收藏艺术品的强大后盾。康沃斯生前收藏了大量的中国瓷器、玉石和鼻烟壶。1921年康沃斯去世后,他的收藏品捐赠给大都会博物馆。

莱斯特曼和摩根收藏的

欧洲鼻烟盒

值得注意的是,右边展柜最下面一排4件藏品都不是中国产的鼻烟壶,而是西方制作的鼻烟盒。这是策展人的精心安排,4件小小的藏品,其中3件产自法国,1件产自德国,年代与中国鼻烟壶相仿,这些西方的鼻烟盛具提供了中国鼻烟壶来源的实物线索。

这4个鼻烟盒的收藏家可不简单,两件来自莱斯特曼夫妇,两件来自摩根,两人各有一方一圆两件展品。莱斯特曼夫妇和摩根都是大都会博物馆重量级的董事会成员,莱斯特曼夫妇分别担任过大都会博物馆的董事(trustee),摩根除了当过董事,还当过大都会博物馆的主席(president)。

鼻烟壶:

清代皇帝推宠的赏玩珍品

鼻烟和鼻烟壶并不源自中国,但从西方传入中国之后,很快就被发扬光大,几乎成了中国独有的工艺品。

鼻烟传入中国后,中国人先是利用传统药瓶盛放鼻烟,在此基础上利用多种材质和制作工艺来完善鼻烟的盛具。在使用的过程中发现,这种口小腹大的瓶子存放鼻烟更有好处,能够保证鼻烟长期使用也不会变质,且携带方便,瓶子样式具有中国传统的美感,因此受到从皇帝到民众的喜爱。

在中国的清代,上自皇帝下至百姓,吸闻鼻烟甚是风行。他们使用的鼻烟壶往往搜集珍贵的材料,由技艺精湛的工匠为他们设计、制造。国际上有的收藏家认为:鼻烟壶是集中国工艺美术之大成的袖珍艺术。

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伯达先生出版过《珍玩雕刻 鼻烟壶》一书(台湾幼狮文化事业公司1993年出版),杨伯达先生根据《清档》等历史文献考证指出:“内廷最早的鼻烟壶应是有内廷玻璃厂用各色玻璃烧造的,康熙帝非常喜爱,佩系腰间频频使用,有时解下赏赐勋臣。康熙时,内廷玻璃厂已烧造了‘套料鼻烟壶……御用珐琅鼻烟壶是由养心殿造办处珐琅作绘烧制成的。”

展览起因:

国际中国鼻烟壶协会2013年年会

国际中国鼻烟壶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hinese Snuff Bottle Society)成立于1968年,原名美国中国鼻烟壶协会,是全球第一个成立的专注于鼻烟壶收藏和研究的协会,在该会1974年举办的伦敦大会上,理事会决定为协会建立国际身份,从美国走向了国际,并将协会改名为国际中国鼻烟壶协会,从而吸纳世界各地的会员,举办国际化的会员大会。

2013年11月5~9日,国际中国鼻烟壶协会第45届年会在纽约华尔道夫饭店举行,纽约迎来了全球中国鼻烟壶研究的专家、学者和收藏家,同期举办了一系列活动。

大都会博物馆正是为了响应国际中国鼻烟壶协会年会而举办了这次鼻烟壶特展,为此,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部邀请出席大会的中国鼻烟壶专家和收藏家前来参观本次鼻烟壶展览。

责编 李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