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浅议一枚异年号合背新疆红钱

2014-09-30 08:00:26 收藏 2013年12期

张建功

泉友姜峰先生藏有一枚珍稀的异年号合背新疆红钱,正面为“光绪通宝”,背面为“道光通宝”,直径26.2毫米,厚1.2毫米,重3.9克(图1)。该钱始见于20世纪90年代,是从一位维族农民出售的一串红钱中选得。其粗犷质朴,从文字气息到形制工艺均具备了新疆红钱的特征。黑红色包浆,锈色柔和沉着,声音深厚纯正。从磨损程度看,外缘圆滑,给人以熟旧的感觉,应是参与流通的钱币。后经几位资深泉友鉴定,均认为绝非赝品。

对泉友这枚稀见的红钱,笔者作了拍照,留取数据,并动员泉友公开发表,以供广大红钱爱好者鉴赏。笔者现依多年收藏与研究钱币的心得,就此年号不同的合背红钱谈一些看法。

所谓合背钱与合面钱,在中国古钱币中是一种特殊钱币,就是一枚钱币的两面钱文完全相同者,且只有正面钱文,谓之“合背钱”。有时一面的钱文还会出现倒书、横书等现象。亦有正背面钱文年号不同者,被称为“异年号合背钱”。而合面钱则是将正面钱文铸合在一起,只有背文或无文,与合背钱正好反之,故名之。此皆系错范,当为铸钱时由于工匠失察,误置正背所致。

有关新疆红钱中的合背、合面钱,此前笔者有所闻,但仅见于图录,未见实物。经查阅诸钱谱及钱刊资料,发现有以下数品:一、杜坚毅、顾佩玉《新疆红钱大全图说》中所列合背、合面钱仅区区6枚,编号D3-42乌什局铸“乾隆通宝”合背钱(图2);D12-82阿克苏局铸“道光通宝”合背钱(图3);D12-83阿克苏局铸道光通宝满维文“阿克苏”汉文“八年十”合面钱(图4);D28-39迪化宝新局铸“光绪通宝”合背钱(图5);D27-129库车局光绪通宝合面“新十”右逆文钱(图6);D27-142库车局铸光绪通宝“新十”合面钱(图7)。

二、陈达农《古钱学入门》一书中收录1枚满维文“叶尔羌”合面钱(图8)。

三、朱卓鹏、朱圣弢《新疆红钱》图录中亦有1枚合面钱,为马定祥赠拓,是由阿克苏局铸嘉庆通宝,满维文“阿克苏”合面钱(图9)。

四、《新疆钱币》2000年第3期刊有1枚库车所铸光绪通宝,满维文“库车”汉文“库十”合面钱。

上述计有合背钱3枚,合面钱5枚。此外,有些钱币藏家手中还有一些合背、合面红钱,虽然难以统计,但数量不会有很多。这枚“光绪通宝”“道光通宝”(倒书)异年号合背钱,诸钱谱均未见其踪影,可见存世极少,属于珍稀红钱品种。

从这枚异年号合背红钱实物看,钱文尽管不是特别清晰,但从此合背钱的形制及两面文字写法上可以看出系用新疆库车局同一时期的“光绪通宝”“道光通宝”背满文“宝库”汉文“新十”钱的模具所铸。关于库车局铸此两种年号“新十”钱铸期,一般认为:库车局道光钱并非铸于道光朝,而是光绪年间的补铸钱。光绪十二年(1886年)七月,新疆省局“迪化宝新局”建成,亦称“库车宝新局”,省局成立后铸钱一时不敷市用而由库车局代铸。此时一并补铸了道光、同治年号的“新十”钱,所谓“库车宝新局”之称正是源出于此。然而,库车局于同年冬裁撤,光绪宝库“新十”钱仅铸造了几个月。

如将这枚异年号合背红钱与笔者藏品中的库车局所铸“光绪通宝”“道光通宝”背满文“宝库”汉文“新十”钱(图10、11)进行比对,发现其大小、轻重等和普通的库车局同一时期铸钱基本一致,文字风格、神韵酷似。尤其是“通”字为简头“通”;“宝”字丰满,为小鱼尾足宝;光绪的“光”字左撇较长,道光的“光”字左撇较短,可谓如出一辙。

光绪十一年,库车局除了奉命大量铸本朝“光绪通宝”外,还要增补前朝乾隆、道光、同治通宝钱,钱面四种年号的固定格式来回轮换。现今见到的光绪钱版别较多,而合背钱极少。光绪时期,新疆铸币机构中库车局铸行最为混乱,主要原因是自同治年间起阿古柏叛乱,新疆的经济受到较大的破坏,全疆十多年停铸钱币,使得设备老化损伤,技术工匠流散,种种因素致使铸钱水平下降。而战后新疆建省,百废待兴,货币需求量大增,政府以扩大铸币量来弥补财政开支,造成钱制大小出错,轻重倒置,钱法更加混乱,势必多劣钱恶币。在这种情况,铸钱增加了“错范”的几率,出现合背、合面钱也在情理之中。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这枚异年号合背红钱应为库车局误铸、漏检之物。因其仅在南疆地区发现,且数量极少,因而是研究清代新疆钱法混乱状况的重要实物资料,其学术价值、收藏价值是一般红钱所无法企及的。 责编 陶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