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云肩:剪一片云彩肩上戴

2014-02-20 07:23:30 《艺术品鉴》 2014年1期

杏子

在宫廷名画《雍正行乐图》册里,有这样一位美人:她手执碧罗团扇、身穿山甲,亭亭而立,尽是端庄优雅姿态。仔细看她,领口处围绕着一圈形如柳叶的衣饰,衬托了肩部和面容,又平添了几许生动之色。无独有偶,在《燕寝怡情图》册里,有一位后花园听琵琶的美人,她领口处有相似的衣饰,甚至还要“花哨”一些,多了叠层,上层形如柳叶,下层形如云纹。稍加联想,这衣饰倒与今人的“披风”类似了,它是何物呢?

正如两位美人所着,这衣饰常围绕颈部呈放射或旋转结构,以彩锦绣制而成,晔如雨后云霞映日,晴空散彩虹。古时女子戴上它,生动婉转,顾盼有情,恰似一朵轻云刚出岫,正谙合了它美丽的名字:云肩。

原来这云肩不是别物,正是古代传统服饰中修饰肩部和颈部的一种女红艺术品。它从早期神仙服饰发展而来,起源于秦汉,到明清繁盛起来直至民国,是青年妇女、尤其新嫁娘不可或缺的装饰衣物。

不过,在早期,云肩的实用功能大于装饰意义。李渔在《闲情偶寄》中曾这样描述:“云肩以护衣领,不使沾油。”古时妇女梳低垂的发髻,担心衣物肩部被发髻的油腻沾污,所以在肩部戴云肩。这一功能与儿童的“围嘴”很是相似。想来,油腻腻的也并不美丽。只是在后来,人们的审美意识增强,不仅用云肩遮挡污渍,还萌生了打扮的深层次需求。《清稗类钞·服饰》记载:“云肩,妇女蔽诸肩际以为饰者。元之舞女始用之,明则以为妇人礼服之饰。本朝汉族新婚时,亦用之。”能与舞裙的飘飘、礼服的优雅、嫁衣的红艳相比肩,想来云肩已从单纯的“遮污布”晋升为美丽的衣饰。如此既保留了实用功能,又满足了精神需求,云肩越来越完美了。

审美意义上的云肩造型多样化:有四方、八方等不同量的“云子”。四方云子叫四合如意式,谐音“四方如意”、事事顺心(“四”与“事”谐音);八方云子,是对一年之中八个节日的祝福(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阳、腊八);也有条带状、柳叶式、荷花式的;还有结线的璎珞形,周围缀以彩色的长吊穗或垂下排须,好像一个圆形的天穹罩在肩上;而最讨喜的当属“如意头”,有“事事称心、事事如意”的意思,着在身上,还有“一生如意”的内含隐喻(“生”与“身”谐音)。

不同数量的云子散在颈部,像诗、像云、像彩虹。每片云子还绣着图腾,可谓“云肩必有图腾,图腾必有意蕴,意蕴必含吉祥”。云肩图腾题材很丰富,既有寄予四季平安的花草虫鱼,又有祈福日常生活的田园山水,还有寄托信念的神仙吉祥符号等等。待云肩出现在汉族民间的婚嫁中后,云子的图腾中,又多了“早生贵子”“连生贵子”“麒麟送子”的祝颂。

云肩在层次上有单圈、双层圈、多层圈的区分,最多的有四至五圈,而且每圈有不同形态与色彩的变化,最多的达六十六片,取“六六大顺”的圆满之意。而裁剪布局则讲究层次的丰富,片与片之间有大小的渐变、长短的穿插、色彩的变幻;装饰刺绣手法有片绣、珠绣、盘金、串珠、平针与打籽绣等多种技巧,使云肩充满声色情调。据载慈禧太后的云肩就有3500颗珍珠串连而成,通体云霞灿烂。

有的云肩还有别样的小心思。民间新嫁娘的云肩会在吊穗上缀以银铃,走动时,吊穗飘动,银铃也有节奏地响起来。丁丁当当的音乐,鼓荡着新婚的喜悦,连空气里也要流动起生活的甜蜜来。也有人就此称云肩为“走动的艺术”。

造型多样的寓意、生活气息的图腾和满是想象力的装饰,是这样富有浪漫色彩,又有文化上的诗情画意。云肩,这民间生活中原本很常见的衣饰,俨然成了表达生活祝愿和美好祈盼的艺术载体。

沈从文先生说:“云肩最早见于敦煌隋画的观音形象。”这指的是在隋唐五代的石刻中,有一些宗教人物服飾出现了云肩的雏形——四合如意云肩,其呈散的云子形状肇始了云肩的最初模样和飘逸气质。

不过,正如每一件艺术品都有其源头,云肩的形成历史也可以再往上追溯。秦代妇女所着的“披帛”和晋代妇女所着的“帔子”,常被称作云肩的最早原形,而后又在漫长的时代洗礼中,催生和演变成了更加符合社会需求的云肩。

披帛,是以一块纱或布帛围脖子一周的衣饰,类似于现代的围巾;而帔子也是一种围系在脖子上或肩上的装饰品,接近于后世的比甲。宋·高承《事物纪原·帔》曾记载;“《实录》曰,三代无帔说,秦有披帛,以缣帛为之,汉即以罗,晋永嘉中制绛晕帔子。”

披帛和帔子在唐代,因皇室推崇被广泛用在生活里。五代后唐时期马缟《中华古今注》记载:“开元中,诏令二十七世妇……等寻常宴参侍令披画披帛,至今然矣。”唐代的披帛很流行,式样也有变化,在胸前结一绶带成为常式,众多的唐三彩和壁画中,都能看到肥美的女性,胸前有这一别致的设计。而帔子也被定以特殊的场合才能穿着。在《事物原始》中记载:“唐制,士庶女子室搭披帛,出嫁披帔子,以别出处之义。”帔子从功能角度看,已跃为单纯的服饰装饰品,为出嫁新娘不可少。

随后,在隋唐敦煌壁画的观音形象上,就出现了沈从文所指的云肩雏形——四合如意形云肩。这云肩多出现在当时的神仙形象上来表现飘逸仙化的动作。或许是这“仙气”太过浓重,普通百姓不敢染指,所以,云肩并未因此雏形而大量出现,也仅舞女乐彾借鉴其呈现柔美仙化的舞姿。前蜀国石棺座浮雕乐部中就有两位坐姿妇女着四合如意形云肩。

宋代沿袭了唐代的披帛和帔子,尤其是唐制规定的穿戴场合。而到了明代,随着市民阶级的产生,审美意识的增强,帔子终于有了大演变。一方面发展为霞帔,成为官方贵族阶级礼服上的装饰,并形成定制。《续文献通考·王礼八》记载:“命妇冠服,洪武四年定,一品衣金绣文霞帔,二品衣金绣云肩大杂花霞帔……八品、九品衣大红素罗霞帔”;一方面就演化为民间女子穿着的云肩形式了。名画《百美图》描绘的就是明代妇女披云肩的形态,形制与现在尚存的传世品比较接近了。

明清时期,云肩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形制多样化,穿着人群也拓展了。不仅民间百姓穿戴,连妃子和公主等皇家宗室也频频垂青于它。施耐庵《水浒传》八十回就曾写到一位威武的女将——辽国天寿公主。只见她的穿着是这样的:“金凤钗对插青丝,红抹额乱铺珠翠,云肩巧衬锦裙,绣袄深笼银甲”,是何等的奢华与精良。民间百姓,也不分成人、儿童,伶人还是贵妇,都以着云肩为美。云肩甚至还成为女性礼仪服饰的象征,在婚礼、宴会或者祭祀等重要礼仪场合中锦上添花。

在近代,由于人们服饰发生的变化和西方文化的冲击,使得传统服饰日渐式微,云肩也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不过,在某些特定礼仪场合,比方婚礼,还有一些民间艺术形式中,像刺绣、年画、戏曲服装,还能看到云肩的身影。而那些有幸传世的云肩精品,在有心人看来无疑是又一件民间艺术珍品,值得珍藏和永传。

云肩,虽从历史的深处走来,但却在某些方面有贴近现代的亲切感。这在其他传统服饰,倒并不常见。

往小了说,是云肩的立体剪裁和对称结构。与其他宽袖大袍比起来,云肩熨帖合身。其他服饰是T形的平面剪裁,穿起来不贴身;而云肩则有形状大小渐变的层级,制衣时据人的身材大小、胖瘦、年龄等调整纹样和造型,再搭配恰到好处的色彩对比和细致的边沿装饰,是中国传统服饰中少有的立体形态。云肩的云子和图案,呈对称和均衡,给人安稳和静美之感,恰恰与中国女子的静好气质相契合,有锦上添花之妙。

往大了说,是云肩的穿衣理念。云肩的图案是形象地再现自然界的某种生物,寄予个人情感好恶、夙愿追求,含蓄又直接。穿在身上,不仅给观者以视觉冲击力,而且有画龙点睛的提神之效。如果用一种时髦的现代论调,这是来源于自然和生活的“仿生艺术理念”,当今时尚界几乎奉之为圭臬。再者中国传统文化讲究“天人合一”,将云肩展开,从平面上看,外围是统一的圆形,内部细节则组成方形,象征天圆地方;而云肩穿在身上,层层叠叠的流泻下来,恰似古代佛塔的缩影,配上所绣的花卉和人物,好似和大自然融合了一般,又很好地诠释了“天人合一”的哲学内涵,这几乎是时尚圈穿衣的最高境界了。

云肩,体现出的现代人文意识,以及传统文化意象在表现人与自然的关系及文化內涵方面富有的诗意,耐人寻味。这恰好为时尚界提供了丰富的设计资源和深厚的文化积累。尤其近几年,国内刮起了汉服风,不少时尚人士都曾演绎这种汉服风格。而云肩似乎是汉服中的点睛之笔,给予了时尚新的灵感。一些现代设计师们试图将这古老的绣品赋予新的意蕴,来引领新的潮流。在现代的披肩、披领和立领的旗袍颈部都能隐约看到类似云肩的装饰和云纹,不少大明星还对这种服饰顶礼膜拜。

与此同时,云肩作为传统刺绣工艺与社会情态完美融合的民间艺术品,越来越被众人所关注。其独特的创意、浪漫的情怀、深厚的底蕴、精美的绣工,尤其为收藏家们所推崇。不少爱美的女性都将云肩收藏作为一种新的时尚,更有人将其略加表框或修饰作为馈赠亲友及国际友人的佳礼。常说物以稀为贵,随着对云肩的进一步了解,云肩在市场上也将得到更大的认可和价值的快速增长。

作为一种古老的绣品,云肩之于中国女性传统服饰,恰似眉间的痣一点,小则虽小,但却风情无限。而更引人入胜的是,云肩透过女性肩头所折射出的身体与社会的表情,传递着中国服饰文化“天人合一”的价值理念,以及民间生活中最平实又殷切的祝福。虽在物质形态上,它在岁月的长河里隐遁了,但在精神形态上,它必将有着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