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梦里天色

2014-02-20 07:23:30 《艺术品鉴》 2014年1期

于飞

相传800多年前的一天,北宋的徽宗皇帝做了一个梦,也许是由于日久不堪朝政的重负,又或许是沉迷道教和痴爱艺术而始终不能自拔,总之他在梦中见到了一场雨后初晴的美丽景色,那一抹天空中的幽静之色,让他的心灵得以释放并留恋往返。于是梦醒后,他大笔一挥,给督造瓷器的官员写下旨意:“雨过天晴云破处,者(通:这)般颜色做将来。”徽宗的这道旨意,难倒了无数窑工,一个虚幻的或者说转瞬即逝的颜色别说对于当时,就是现在一样是个难题,谁知道皇帝想要的是哪般颜色,就算是天晴后的颜色也不是一种。无奈,经过不懈努力,汝州的工匠技师最终还是烧造出了那一抹“天青”之色,得到了皇帝的赏识,汝窑之名便由此而生,并一举迈进宫廷,近而逐步将宋代另一名瓷“定窑”瓷器挤出宫廷舞台,最终巩固了自己的霸主地位。

至此,一个“梦”开创了中国瓷器的新篇章,而汝窑也由此成为了以后历朝历代直至今日人们追求的目标。南宋人周煇的《清波杂志》中就曾提到“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什么意思?就是说北宋时汝窑乃专供宫中的器物,烧造过程中掺杂了玛瑙粉末在釉水中,只有被宫中挑拣出的残次品,才可以对外出售,而且过了几十年后,南宋人就已经很难寻觅汝瓷的踪影了。

到了清代汝窑就更加稀少了,乾隆皇帝收藏的汝瓷中不乏口沿虽残,但仍用金子镶裹重新修复的,可见珍贵之极。这个爱写诗的皇帝也曾有诗云:“李唐越器人间无,赵宋官窑晨星看。”可见唐代的越窑和宋代官窑(宋代五大名窑排行分别为汝、官、哥、钧、定,官窑位居第二)已经销声匿迹不可再寻,更何况宋瓷之魁的汝瓷。

可当代人偏不信这个邪,誓要将汝瓷揽入怀中,那么结果如何,只有让自己“吃药”(古玩行行话,称吃药为买了假货,上当受骗)。我就被一个朋友拉去看东西,进入主人家首先见到的都是老货,但唯独年代不远,多是清末民国时的物件儿,收藏价值不高。而随后的故事就戏剧性转变了,主人又拿出一个视如珍宝的盒子,说这才是主角,里面则是八十年代花大价钱购买的汝瓷。得,事情到这儿,我已经不想再看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假货,乾隆皇帝都“晨星看”了,您如何有得。当然,这位仁兄坚持自己的眼力和当年花大价钱购买的主要原因一定是出在了“八十年代”这个数字上,自认为那时社会上对汝窑知之甚少,不可能有人造假,再加上自身并不完善的文物知识,结果只能导致刚愎自用。盒子里的东西也确如我前面所料的一样——拙劣仿品。

其实早在1986年河南宝丰县清凉寺内发现汝窑窑址之后,大量的仿品就应运而生,但由于当时对于汝瓷的特征掌握并不像今天作伪的水平高超,所以这位仁兄的汝窑盘连最基本的芝麻支钉痕也被做成了黄豆大小的样式,让人感觉哭笑不得。明代人高濂“论汝窑”中就说:“汁水莹厚如堆脂然。汁中棕眼若蟹爪,底有芝麻花细小挣(通:支)钉”。说的很清楚,汝窑釉面莹润,像油脂堆积一般,开片纹路如同螃蟹爪子一样,收藏界也称为蟹爪纹,瓷器底部烧造时留下的支钉痕迹为芝麻大小。所以说收藏文物一定要有坚实过硬的知识基础,切不可一知半解,更不能贪心暴富。

当然自认掌握了鉴赏知识和汝窑的基本特征,您一樣不能满世界找汝窑,因为还有个概率学,当今世界统计在册的汝窑也不过那67件,当然随着近年的出土,似乎数字有所上升,但落到您个人手里的机会几乎还是个零。所以在我看来,汝瓷鉴定对于业余收藏爱好者来说不学也罢,因为这门本事最终只会成为屠龙之术,龙都没有了,练会了也瞎掰。

其实我更想提提前面徽宗皇帝的那两句话,这才是值得人们好好品味和收藏的:“暴风骤雨后一定会等到天空放晴,而当你一筹莫展、陷入人生低谷与困境的时候,切莫急躁,静静等待,因为还有一种事物叫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