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古玩市场的回归路

2014-02-20 07:23:30 艺术品鉴 2014年1期

田野

在北京东三环的潘家园,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上书“北京古玩城”几个苍劲的大字特别醒目。在这里,我们有幸采访了北京古玩城的创始人——宋建文。

聊北京古玩城的昨天,谈中国古玩收藏市场的明天。身兼全国工商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会长、中国古玩研究院院长的宋建文先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中国古玩市场在改革开放中不同寻常的发展历程。

:20年来,在很多媒体的报道中,您有“中国古玩市场第一人”的美誉。您是如何跟古玩结缘的?

宋建文:上个世纪80年代末,我在东城区工商局任个体科长。当时鼓楼与钟楼之间有个市场,刚开业时以小吃经营户为主,到了80年代后期,市场里就有卖古玩字画的了,这些卖古玩字画的商户的照批不批?照上的经营范围怎么写?现在听来根本不是问题,可在当时却把我和工商局的同事们难住了。当时的个体户经营范围还有许多难以逾越的禁区,只有副食、烟酒、小吃、冰棍、小百货几类固定字样,批古玩字画没有政策依据,批小百货又有点儿牵强附会名不副实。思索再三,才想出了“新旧工艺品”这个个体营业执照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词汇。这算是我和古玩的第一次结缘。

:前几年古玩市场竞争比较激烈,现在似乎比较萧条,是否有什么变化规律?请您解读一下。

宋建文:2007年左右,古玩市场竞争还不太激烈。2009~2010年,古玩市场竞争特别激烈。大家都在争商户降租金。同时还举办各种活动多种手段进行竞争和促销。但最近几年,买卖不太好做,好东西也越来越少。

其实,市场也没有什么规律,只不过最近几年,真货越来越少,吃亏上当的人比较多。据我了解,很多专业人士,根本不去古玩市场,他们主要去拍卖会竞拍。

目前在市场上,真正能称得起是古玩古董的,连10%都不到。我发现在很多地方,老古董卖得不好,新的复制品卖得很好。我们的市场正在逐渐地向非古玩化市场发展的方向,所以我们要开辟非古玩化市场。目前,古玩城地产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很多人,通过以文化产业拿地,得到优惠政策,然后再发展其他产业。

:如今古玩市场更不好做了,您觉得具体原因是什么?

宋建文:今年的古玩生意确实比去年更不好做了,甚至有很多都是一年四季不开张的商户,其中原因主要有几个方面:1.商户的期望值过高;2.买家的购买力下降。但为什么市场萧条商户还能生存呢?我发现商户之间的买卖占市场的50%以上,很多古玩都是在商户之间内部消化,所以大家都有生存空间。而且,在古玩城,一些老的商户都是从小户起家的,而经营面积超过100~200平方米的,甚至面积更大的,都是有外来资金的,或者在外面有企业的。

:能聊聊潘家园“北京古玩城”是如何发展的吗?

宋建文:古玩城的前身叫“北京民间艺术品旧货市场”。1991年冬天我到任时,这里仅有几十间铁皮房子。当时,文物市场一直被“禁限”。国家有关部门早在1960年印发的文件规定:以1949年为主要标准线,凡在此前制作、生产或出版的具有一定历史、科学和文化艺术价值的文物、图书,原则上一律禁止出口。

北京是六朝古都,许多人都有几件年代比较久远的家传之物。这样,在北京的红桥、后海、鼓楼等自发形成了未经有关部门批准经营旧货古玩的摊群。工商部门开始均按文物部门原有规定进行查抄罚没,结果却是“屡禁不止”。

1992年以前,国营文物商店几乎对所有古玩旧货“三统一”,即统一收购、统一定价和统一销售。当时北京的旧货市场也只能在中央与地方两级文物主管部门的不同看法中踩着钢丝走。古董、文物能否买卖一直是争论不休的问题,为了使部分文物有可能走向市场,有关部门不得不给它穿上“民间艺术品旧货”的外衣。各地有各地的高招。1992年,国家开始允许各地经营旧货市场。北京民间艺术品旧货市场也成了国内首个文物可以在民间流通的市场,实现了我国多年奉行的不允许民间进行文物旧货交易的文物专营体制的重大突破。

:北京古玩城在当初的发展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

宋建文:当时,在关键的个人买卖文物的规定上一直是模棱两可,法律不允许,一些主管部门支持,而另一些主管部门反对。我们也一直在制度和管理的夹缝里生存,光是给文物市场起个说得过去的名字就煞費苦心。北京劲松民间艺术品旧货市场要直接起名“北京文物市场”是不可能的,于是竖起了“北京古玩城”的招牌,再请有关领导亲笔题词后,才“理直气壮”了。

总之,改革开放之后,收藏热推动了文物市场。但是,文物市场当时还没有政策和文件认可。在他分管的这个市场里,当时直接批准古董、文物经营还不行,只能经营“旧货”,用模糊的概念去打“擦边球”。工商所作为执法部门,就要求个体商户在工艺品中的“旧货”买卖中,不要涉及文物古董。对于这个当时的禁区问题,我们要求商户自己对商品负责,吃不准的物件儿,就标上一个“非卖品”或“展品”的字样。这个擦边球打来打去,竟然打出了一个让世界都为之瞩目的北京古玩城,这是我们当初也没有想到的。

:您认为目前我们的古玩收藏市场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宋建文:没有一个很好的鉴定机制,资格的准入标准也很混乱。鉴定是一门技术,研究是一门学问。我们要尊重市场的规律。但整个社会的信用降低,操作的不规范,影响了艺术品的公正性。

:您认为古玩市场将来的趋势如何?

宋建文:两个字——回归。我认为古玩市场最终要回归到原来的概念——越做越小,越做越精,商铺面积不需要很大。古玩收藏必然走向大众化,但是整个古玩市场的再次升温,也许是2~3年以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