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艺术品金融化仍在路上

2014-02-20 07:23:30 《艺术品鉴》 2014年1期

李斌

32幅作品,总价3000万元左右,以单件艺术品为单位,单件艺术品价格范围在68万至135万元间。

这是2013年11月6日,北京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北交所)的交易平台上发售的第一批艺术品。此次艺术品的发售是北交所推动艺术品交易迈出的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步,标志着北交所正式进入艺术品交易市场。

这个时点,距离2011年11月11日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简称“38号文”)刚好两年时间。

曾经疯狂的艺术品“份额”早已偃旗息鼓,国内大部分文交所还陷于清理整顿之中,而此时,国内部分综合型产权交易所凭借自身优势将业务范围不断拓展,已经延伸到文交所涉及的业务范畴之内。

文交所未来的生存空间在哪里?北交所等机构的创新交易模式又能给文交所的运作方式带来哪些启示?

新颖的运作方式

此次北交所发售的32幅作品全部是国画大家刘伯骏的精品。刘伯骏现年92岁,主攻写意花鸟画,1947年毕业于杭州国立艺专,师承潘天寿、吴茀之、林风眠、李可染、诸乐山等教授,与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等为同时代的艺术家。刘伯骏60余年专攻指画,是中国指画继高其佩、潘天寿之后的第三代指画艺术代表人,被称为“当今指画第一人”;也是继中国近代第一代国画家潘天寿、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之后的“第二代花鸟画家”。

通常的情况下,当收藏投资人购买了艺术品之后,基本上是“风险自担”,缺乏艺术品交易后的专业服务和基本保障。他们遇到的常见问题如对所购置的艺术品的存管和保险,增值的可能性,其相关的市场信息,销售变现的渠道、能力和专业性,收藏期间的专业咨询等等。

与常规的艺术品交易模式不同的是,此次在北交所交易的这批艺术品,在北交所的平台完成转让交易后,还将由昆明元盛文化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元盛文交所)整合各类业界专业服务资源,为认购了艺术品的收藏投资人提供各种后续专项增值服务和保障机制:艺术品的存管和保险服务、艺术品增值推广计划的执行、委托在交易所挂牌转让服务、依照服务协议条款约定的委托代销服务、所拥有的艺术品相关的市场咨询等。

“文交所是一个资源整合的平台,文交所做的是增量交易,即在以前的基础上增大交易的范围,实现增量的过程,成为传统艺术品交易模式的延伸和有益补充,与文化艺术行业的任何一个传统角色都没有冲突。”元盛文交所CEO罗嘉元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文交所存在的价值在于它以公开的信息和透明化的制度,构建专业的交易平台,吸引更多人参与到艺术品交易领域中来,促进艺术品投资的大众化。

罗嘉元把文交所看作是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第四方平台。

在他看来,艺术品交易市场不仅包括一级市场的发售功能,也包括二级市场的流通功能。但目前中国艺术品市场上买方和卖方之间的交易缺乏第三方市场平台,比如淘宝就是一个第三方市场,它既不是买方也是不卖方,只提供一个便于买卖双方交易的平台。而文交所作为第四方的市场资源的组织者和管理者,整合了各类优势的专业资源,帮助解决人们在艺术品收藏投资活动中的关键问题,形成一个良好的艺术品售后服务体系提供给艺术品收藏投资人,为大众的艺术鉴赏和收藏投资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

“这是一个多方共赢的新模式,艺术家或转让方可以大批量地发售艺术品;买卖双方在一个公平、公正、公开、规范、高效、低成本的交易平台完成转让交易,投资人在收藏投资期间可分享到自身按需选择的专项服务所带来的好处,同时也大幅度降低了风险;而各类专业服务机构则可充分发挥其专业优势,承担应有的责任,并获得基于服务成果的收益。”罗嘉元表示,元盛文交所希望通过这种新模式,让更多人有机会分享艺术鉴赏和收藏投资带来的好处。

探寻艺术品市场

发展的新方向

罗嘉元对艺术品市场的思考并没有局限在文交所这个领域。在他看来,金融、科技、互联网的发展,对相当多的产业都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也使得这些产业的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是艺术品市场在与金融、科技和互联网的有机融合上,还处在起步阶段。这也就造成了艺术品市场产业结构发展的这十几年中,基本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更甚至于,在艺术品市场看不出产业链的形成。这对一个产业来说,是非常重大的缺陷。”罗嘉元表示。

在他看来,未来艺术品市场要思考两个问题:一是新模式;二是新市场。

“不管是何行业,都要遵循市场规律和经济规律,艺术品市场这个行业也不例外。除了遵循这两个规律外,艺术品市场还要遵循其本身的特定规律。”罗嘉元说,所谓的新趋势、新视角都要在上述基础去发挥、去创新。

那么用什么样的新模式,去推动市场的发展?

罗嘉元认为,从表面上来看,艺术品市场很大,艺术品市场发展很迅速。但是,如果深入探讨,将其定位成一个“产业”,就会发现艺术品市场其实并不是一个大产业,“众所周知,2012年艺术品市场总交易额仅有几百个亿,几百个亿对于一个产业来说,并不是个很大的数字。”

他认为,在这个几百亿的艺术品市场上,作为消费者的藏家在交易中起着主导作用,已经形成了固有模式。这就给交易所提出了一系列的挑战:未来中国艺术品的发展中,新的市场来自何处?新市场的主导人群还是藏家吗?新市场的交易资金还要依赖于藏家群体的逐步发展吗?会不会有更大的、能够增量性的、颠覆性的新市场机会?能不能形成新型的消费群体?

“从市场角度看,新增量的发展需要另外的动力。”罗嘉元表示,这个动力就是金融。

在他看来,不管传统发展中的市场,例如制造业和商业,还是新兴市场,如高科技和互联网,都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促进其快速发展——金融。

“在中国目前的大环境下,没有金融的助推效力,任何一个产业都没办法快速发展。而科技与互联网的相互促进所产生的巨大能量,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如何使金融、科技、互联网与艺术品市场更加紧密结合,产生出更大的助推效果,这是一个很紧迫的问题。”罗嘉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