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宣德炉悬案不再悬

2014-02-20 07:23:30 《艺术品鉴》 2014年1期

沈煜中

炉,为古时烧炭、焚香之器。宋代之前焚香时多用陶、青铜、瓷炉,明宣德年间宫廷铸造一种焚香之炉——宣德炉,通常用于陵墓、寺庙及权势之家烧香、拜佛、祭祖神。

宣德本朝所铸的鼎彝,由于其精美绝伦而数量稀少,后世不断地仿制,成为特定的铸铜工艺品门类,被约定俗成称为“宣德炉”。

遗憾的是,宣德炉没有标准器,回顾一下历史文献,宣德三年曾批量铸炉这一说并没有被可靠的历史文献所记载。宣德三年的铜炉,有两种传说:一是宫内佛殿失火,金银铜像都被熔成液体,于是皇帝命令将其铸成铜炉;二是宣德皇帝收到进贡铜39000斤,于是责成吕震和吴邦佐,参照宋代瓷器款式及《考古图》和《博古图录》,铸造出3000件(一说为5000件)香炉。

说法一普遍被认为是明末文人杜撰,说法二却被大多数人所接受。

说法二的最初出典为《宣德彝器图谱》。尽管此书带有1428年的序,它的真实性却有待商议。早在1936年,法国汉学家Paul Pelliot便详细论证了《宣德彝器图谱》是后世的伪作。根据Pelliot的考证,最早提及此书的是清乾隆时期的杭世骏,他在1776年发表的一系列短文中提到了《宣德彝器谱》一书。同时期,《四库全书》的编委也见到了和杭世骏所述书名略不同的《宣德鼎彝谱》的文稿。该书分为8章,带有1428年的序。到了19世纪该书被扩充到20章。在1928年,该书最终定名为《宣德彝器图谱》,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版本。尽管该书声称宣器器形仿自宋代的《考古图》和《博古图录》,然而从传世的实物看,很少器物类似《考古图》和《博古图录》所载。

而且,明史中从未提及宣德三年铸炉这一说。种种迹象表明,《宣德彝器图谱》可能是晚明的伪作。真正宣德三年的炉已成了一个谜、一个悬案。

2012年,笔者见到一件铜器残件,打眼一瞧,精神为之一振,这不是传说中的大明宣德炉吗?

此件藏品是1965年在江苏农村大搞平坟改田运动中,从一个明朝墓中出土的,同时还出土了一个青花碗残件。

从这件老坑“大明宣德年制”款字来看,与台北故宫真品宣德瓷器雷同。从铸造方法来分析,采用分铸法铸造,即先将双耳铸造成功,再插入陶范中合铸而成。从锈蚀程度来看,支针、垫饼一目了然。炉内底部铸有双龙戏火珠:从龙纹来分析,虽经几百年的锈蚀,龙纹铸造清晰,线条流畅;龙头形象凶猛,双龙均为五爪龙;其中一条龙纹有宋代遗风,似走兽光头龙。双龙戏珠中间方框内铸有“大明宣德年制”晋唐小楷宣德官款。炉外底部四方阴框内铸有“内坛郊社”晋唐小楷阳文款识,“内坛郊社”原本是宫廷在北京天坛祭天的供器。从器型来看,古朴端庄,表面无纹饰;腹部下悬类似宋朝胆瓶,有朴素无华之美。

笔者上手把玩良久,综合上述几点,可断定此件藏品应是宣德本朝铸造的真正的“宣德炉”,可以作为“宣德炉”的标准器来看。

如何使金融、科技、互联网与艺术品市场更加紧密结合,产生出更大的助推效果,这是一个很紧迫的问题。

我们要求商户自己对商品负责,吃不准的物件儿,就标上一个“非卖品”或“展品”的字样。这个擦边球打来打去,竟然打出了一个让世界都为之瞩目的北京古玩城。

一位从西藏来北京做天珠生意的藏民一脸虔诚地说:“早年,在美国发生了一场空难,全飞机的人都死了,只生还了一个,因为那个人佩戴着天珠。”

海外回流的“清雍正 青花缠枝花卉如意耳抱月瓶”600万元起拍,经过多位买家数十轮紧追不放的激烈竞价,最终以1161.5万元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