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中国民营美术馆的未来

2014-02-20 07:23:30 《艺术品鉴》 2014年1期

对于一座城市来说,拥有一个好的美术馆有着太大的魔力:它们甚至可以成为城市的新地标、促进这个城市人文发展,更能开展公共文化服务,让公众从艺术教育中受惠。

上世纪80年代,西班牙传统工业城市比尔堡因为工业衰退和经济的重创而一蹶不振。如今,这座城市因为成立于1997年的古根海姆美术馆吸引了众多游客和投资者,也因此成为了家喻户晓的艺术城市——这就是一座美术馆救活一座城市的“堡效应”。

从1928年所罗门·古根海姆开始收集第一批艺术品开始,到数十年后成为世界知名的美术馆品牌,古根海姆美术馆在不断地投入时间和精力收集和品鉴艺术品,建立了和世界各地艺术家的良好网络关系。更重要的是,古根海姆美术馆通过各种创新的方式,解决了资金难题。

如果从1991年炎黄艺术馆的成立开始计算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发展历程,至今有二十多年时间,上世纪90年代,继炎黄艺术馆之后的成都上河美术馆、沈阳东宇美术馆、天津泰达美术馆,这批由中国地产经济孕育的产儿构成了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历史上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进入2000年后的十年内,以今日美術馆为代表的第二波民营美术馆热潮拓宽了对“美术馆”的认知,致力于打造真正意义上的美术馆“系统”。犀锐艺术中心、上海多伦美术馆、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南京四方美术馆以及外资引领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先后成立。

下一个十年,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发展将面临怎样的前途?如何促进民营美术馆的进一步发展?这不仅需要政府出台相应措施支持民营美术馆发展,协助解决资金难题,同时面对目前鱼龙混杂的市场环境, 民营美术馆也亟需行业自律以及政府参与监管整治。

尽快界定身份,完善准入门槛

在四川省文化厅厅长郑晓幸看来,如今已经不是政府能决定一个地区需要多少美术馆,而是民间人士和收藏者的热情倒逼政府,政府被推着走,去做进一步的政策完善。

首先,要完善的就是准入门槛问题。民营美术馆作为公益性非营利组织,理应选择注册为非营利组织,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据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大多数美术馆因注册非营利组织的门槛过高,而且工商注册对“美术馆”三个字没有限制,几乎所有民营美术馆都是以“美术馆公司”的方式注册。

这就导致两个弊端,第一,真正登记在册的民营美术馆少之又少,不少实实在在推广美术文化的民办博物馆因为注册为企业,政府将不再给予其免税的政策优惠。第二,由于注册为企业,一些名为“美术馆”的机构,在经营不善的情况下,便随意变更其机构功能,甚至会只做一次展览就变成一个“旅游纪念品门市部”。

改变这一情况的当务之急是加快设立非营利组织的立法步伐,建立统一、明确的相关法律体系,放宽对非营利组织的登记注册制度,从而优化当前美术馆的制度空间。

各地扶持政策应更详细、补贴更到位

在“2013首届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中,众多馆长提出了需要加强政策支持,在税收、融资、用地等方面为民营美术馆争取优惠政策,扩大优惠税种,税收优惠对象,享受捐赠税收的扣除等优惠的范围和捐赠的渠道的需求。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西安地方官员看来,政府财政有限,兴办、扶持公立美术馆已经勉强,对民营博物馆的支持也只能限于在税费减免方面以及给予少量扶持资金。

即使在很多地方有扶持资金,但多位馆主表示,申请比较麻烦,而且落实下来比较慢。一位西安的馆主表示,“要真正有实效,还需要更详细的政策和更到位的补贴。”

他建议,政府的扶持政策应该更贴心、更详尽,诸如在民办美术馆的馆舍建设、公益活动方面给予资金支持,同时给予一定的门票补贴。政府可以以优惠租赁的方式提供空置房和旧物业,为民办美术馆“补血”。

深圳市文体旅游局文物管理办公室兰主任坦言,虽然目前国家及地方已出台对民办美术馆的扶持政策,但大都比较笼统,实施起来有许多问题。比如,国家对民办美术馆的准入门槛做了相应规定,却没有退出机制,对于如何撤销没做详细规定,这使得经营陷入困境的美术馆进退两难。

建立理事会制度,增强自身造血能力

对于民办美术馆建得起、转不动,缺乏活力的现状,郑晓幸认为,今后政府可以采取采购公共文化服务的形式,给予民办美术馆更多支持,引导好、管理好、规范好。“在国外,有慈善基金、社会捐助、社会赞助等多元化融资渠道,扶持民办美术馆的成长,国内也可以朝这个方向发展。” 郑晓幸说。

目前,一些民营美术馆尝试通过引进基金会、寻找赞助合作、推出延伸服务等渠道支撑美术馆的稳定运营,但尚未形成良性循环的造血模式。

另一方面,兰主任建议,民办美术馆毕竟不同于国有美术馆,不能完全依赖财政,若要发展得好,就必须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对此,深圳当代名家文房四宝博物馆馆长郑国标颇为同意。他认为,民办美术馆自身也要开动脑筋,寻求产业化发展,例如制作相应的衍生产品,获取一些收益,“政府出一些,企业出一些,社会出一些,自己赚一些,民办美术馆才能活下去。”

对于众多民营美术馆馆长面对资金的匮乏,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运营总监薛梅表示,尤伦斯基金会每年投入大量资金维持美术馆经营,其中一些资金来源于艺术品拍卖。并且,尤伦斯夫妇从未中断过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收藏。“此外,尤伦斯有部分场地出租,还有一个商店经营艺术衍生品以及设计品。尤伦斯每周还举办文化活动,门票费及会员费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还有一些其他的特殊项目。”薛梅说。

增强互动 加大民营美术馆对城市的辐射力

目前,民营美术馆对大众的影响力还比较薄弱。上海当代艺术馆馆长龚明光介绍,有一次展览我们捐了1万张门票给教育局,后来我们算过只来了2000个同学。“我们一定要呼吁教师带学生来,要不然以后我们到哪里找观众呢?我们下一代如何培养呢?” 龚明光说。

这个现象值得反思,当越来越多的民营美术馆开放后,观众从哪里来?因此,美术馆应当提高对城市的辐射力。

对此,前今日美术馆馆长谢素贞认为,民营美术馆最大的问题是跟环境之间缺乏互动,应该让民营美术馆活络起来。 “目前民营美术馆最大的问题就是经营不够活络。我们说民营美术馆的定位发展、可延续性经营、学术研究、藏品都是问题,但是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缺少和环境的互动,活络才是民营美术馆生存下去最基础的要求。” 谢素贞说。

同时,利用好日新月异的现代技术,使得艺术品能够更好地展览和传播也是专家们所关注的。“我年轻的儿子经常玩他的手机。所以我们要尝试如何把手机做成展览的空间和一部分,其他新技术也是一样。” 曾担任伦敦当代艺术机构(ICA)馆长的菲利普·多德说。

作为一个现代化的美术馆,其运营必须要和年轻人的接受习惯相通。据了解,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外美术馆和博物馆尝试用在线动画展示和网络互动的方式,让观众在千里之外通过电脑屏幕和手机客户端了解展览情况。

借鉴海外私立美术馆体系健全资金与社会模式

在欧美国家,由于政治经济制度与中国的区别,一般非国家出资经营的美术馆被称为私立美术馆。私立美术馆体系分为赢利和非赢利两种:商业画廊和中介代理机构完全是通过艺术品代理,经营和买卖来获得利润。而非赢利的艺术机构的运营是建立在捐赠和免税制度上。

原今日美术馆馆长张子康认为,中国想要建立国外那样完整的美术馆体系最主要是健全资金模式与社会模式。社会化的监督能够更多地让美术馆发挥作用和力量,你所做的事情是否违背建馆的宗旨,是否具有长远的文化价值和意义,作为艺术殿堂是以艺术为首位还是其他的东西,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受到社会的质疑。随着社会开放程度的提高,美术馆收藏过程等都会逐步透明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