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二胡演奏艺术中的弓法初探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宁文婷

摘要:笔者通过多年的二胡演奏和教学,认知到正确地处理好引位与压力的关系及弓法与演奏的关系将对二胡的演奏有着一定的规范作用。

关键词:二胡;弓位;压力;弓法

作为弓弦乐器的二胡,它的各种技巧都在演奏中不断地完善与成熟着。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在广大民音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无论是二胡演奏技巧、演奏风格和演奏曲目都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与提高,在二胡的演奏技巧中,不仅包括姿势、持琴、弓法、指法、拉弓、推弓、跳弓、连弓、颤弓、拋弓、击弓、顿弓、强与弱、及弓子转换、演奏弓法、顺连法、及拉弓与推弓的起奏与变换问题。可以这样说,二胡演奏其实就是一种弓子艺术,对于演奏者来说研究和探讨二胡的弓子艺术是十分必要的。弓法是各种演奏技术的总和,不善于运用或不能正确运用弓法都会歪曲作品的思想性与个性。所以应当慎重地,自觉地对待弓法的运用,熟谙弓法的特点及其不同的演奏法。许多演奏者在解释采用这种或那种弓法是否便于演奏时,通常以自己的习惯,个人的趣味和熟悉的演奏方法为依据。这样做有两层意思:一,弓法的性质和力度完全符合作曲者的意图。二,只要掌握了弓子,就无需浪费过分的精力。

一、弓位与压力的关系

众所周知,一般的演奏者由于没有受过规范的学习并非都能正确地运用弓子,并有意识地利用它。因此,在如何运用弓子的这一原理之前,应当先想一想如何运用弓位和压力。因为这两者因素不仅和弓子方向强弱关系的运用紧紧相连。而且有时演奏的成败还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在演奏过程中,弱奏的艺术效果,特别是pp奏这种色调往往明显受到破坏,这首先应该注意这种色调的弓法与演奏方法。第一,在奏pp时,为了使音明亮,通常应让弓毛紧贴琴弦。第-在奏pp时,应当使用非常慢的动作的功法,因为厚实的音,只有用不长的弓段才能获得最小的音量,pp的色调是表达不出来的。如刘天华先生的二胡曲<独弦操)第五十五小节到第五十八小节结束句,从五十四小节后,渐慢渐弱至五十六小节第一拍,从第二拍“

”开始才渐慢渐弱,时值延长一倍,声音暗淡,飘渺。这就成了pp的正确运弓特点,也符合较高的艺术要求。它的演奏给人一种异常安静的感觉。第三,既然用不同的手段拉出来的音在特点上、音色上全不一样,那么时值不长的pp最适合于二胡的左半弓来拉。所以在演奏记号p时,应当遵循pp的基本原则。但应当注意在p的音流中,并不像pp那样极其安静,只不过是安静而已。所以演奏口所用的弓长不是最小的,可以比pp略为大些。有时候在曲子里也会遇到ppp三个弱记号或三个以上的弱记号。它和饱满的弱音有所不同,是一种轻微的声音,即在琴弦上没有弱毫的压力,而仅借弓子本身的重量作用与琴弦运弓极其缓慢。要表现这种PPP是极其困难的,需要高度的控制弓子的弓长和弓位压力,从而使这些音不断地弱化,从而达到完美的艺术效果,

以此推断,在演奏时值不长的mr"时,应采取比p较长的弓段,但不应是像演奏f那样。因此不能把m_f看成是强音,而它是从p里发出来的一种较突出的音响。mf是色彩浓淡的一种表现,这才是它的重要特性。接下来在演奏强记号f时,应是一种充沛有力的色调,因而要加大弓子的压力,采用最大长度的弓长。遵循的原则是;弓子在弦上的压力愈大,运弓的速度愈快。运弓的快慢与弓子的压力成正比。因此演奏强记号f不应发出最大的音量。而奏玨时却与之相反,必须发出最大的音量。同时在强记长任整个过程中,开始采用的弓子压力不应该逐渐弱化,例如。二胡演奏家陈耀星的二胡独奏曲(战马奔腾)开始的

………乐曲一开始。二胡就用中弓拉出一句类似进军号令的音型而后以进行曲的速度,坚定有力地奏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变奏乐句。再经过八小节的快速十六分音符及最后四小节的马斯长鸣,一下子就把我们带人了紧张激动扣人心弦的战斗场面,可见,弓子对弦的压力愈大,运弓的速度愈快,这是一条原则。

二、弓法与演奏的关系

在演奏中,弓位的启奏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一个良好的起弓,一个正确的弓位可以说是一个成功演奏的一半。为此运弓的起点总是从弓子的第一部分开始,并且完全取决于乐曲的特性、速度、色调、运弓的长短及旋律和声的音乐描绘的意义。实践证明,成功的演奏往往是从中弓开始。用弓应遵循这样的原则;色调愈浓与安静,而起头的弓位比随后的弓位愈短促。起点应与弓根愈远,

在二胡演奏中,一般的乐句基本上都用推弓结束。但有的乐句可根据其结构用拉弓或推弓。所以在演奏过程中,弓法常常需要调解,但调解需用以下方法,这实质上也是一种演奏技术。一种办法;可以用一弓的两次运动;也就是一弓奏出两个连续性的音符,而这两个音符的时值在多数情况下是相等的,例如或等。上弓和下弓的奏法都一样。因此,在调解时,必须考虑到乐曲的特点,在运弓时不致影响演奏的效果。用跳弓演奏节奏均匀的音符时。有的地方弓子的方向与强弱拍不符,这时立即进行调解,对于另一种音型结构,调节的方法最好采用重复运弓的形式:一种情况是离弦重复运弓,另一种情况是不离弦重复运弓。但如果这两种调节均达不到理想的效果,就应该用数出来的弓法去解决。虽然弓法是可以调节的,但实践证明,有时还必须改变作曲标记出来的弓法。但改变原作的弓法,则需要非常慎重。上面说到弓子离弦演奏,但有时弓子离弦重复演奏不仅没有破坏艺术表现,相反丰富了艺术表现;这样做好像是在“呼吸”,仿佛是歌唱家在换气一样。但这时必须注意弓子不要过早离弦,也就是说,当弓子在离弦之前,要把最后那个音符的时值拉足,

在实际演奏中通常有这种情形,开始的那一弓有人一下子拉到了左半弓去,然后只好用左半弓演奏以下的旋律,由于这个原因,连线下面本应该用右半弓演奏某些单独存在的音符就会发出较为突出的音响,音就好像挤出来一样。在乐谱中常能见到这样的音型,在强拍或次强拍上。音符的时值比弱拍短。在这种情况下,通常要求用左半弓演奏强拍里的短音符。根据音型结构特点,如果这种时值较短的音符轮不到左半弓,那么在这个音符上应当强行换弓。所以说,灵活运弓是决定二胡发音优势和表达乐曲情绪最基本要素。二胡运弓要求;音应均匀丰满、纯正无杂、轻拉不散、重拉不噪。但是演奏者的舒适和安宁感显然会受到呼吸方法的影响。有迹象表明演奏者在演奏中的呼吸如果此时是正常状态的,则效果远比另一个呼吸不规则者为佳。因此我们必须懂得顺连法、弓法、弓速及弓形的转换等一系列的问题和弓弦接触点的相互关系,显然在一弓的整个过程中,演奏者必须随时减少或增加弓的自重,有时甚至在相同的力度中。

在慢的控制性动作中,有时会有生理上的作用,相反两侧肌肉群持续的彼此相对的收缩,同时给予弓子以起动的牵引力。因此在延续的弓法中慢慢地持弓要比快地持弓更要牢固。在慢慢地持弓中,如持弓不够牢固,音色会变的模糊不

清。因此在慢慢地持弓中,弓杆不能象在快弓中那样用力的去沉人弦中,演奏者要想到在拖一个相反方向虚构的与慢的运弓动作相对抗的力量。当弓运行较快时,演奏者的弓可以沉人弦中去增加弓子与弦的摩擦力。这一原理可以用汽车的例子来说明;速度越大,车轮与道路之间的摩擦力就越小(若牵引的速度太大,汽车将失去控制),一个较重的汽车或货车能增加附着力与稳定性。用弓也是一样,无论是用平均的弓法或象形弓法去演奏漂亮的持运弓法的能力,在弓弦器乐演奏史上均是一个很高的艺术愿望,据说,训练一个单项运弓能延续到十五分钟!甚至“一分钟一弓”,也是一种能够测验出演奏者们完美运弓能力的练习,所以说勤奋持久的弓法对音质的改进常常会达到惊人的程度。

要表演一个技巧性动作通常需要三个阶段的连续性运动,它们分别为;预备阶段;运动阶段:随后完成或复原阶段。预备阶段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运动质量的先导在这一技巧的预备部分将对后随动作起着有利或不利的作用。动作不要突然开始,演奏者应以预备动作去克服惰性的办法代替之。由于缺乏预备的原因,在开始时会发出匆忙的与不平衡的声音。预备动作的性质取决于自然感觉及运弓速度:这种自然感觉在文雅的音乐中它将是平静的;在雄壮狂欢的音乐中它又需是轻快活泼的。体育运动中著名的“随后完成动作”也可用于弓子的演奏中。当运弓结束时,应避免突然的不必要的停止。“随后完成动作”要平稳持续地进行,便于在内部力量积累起来的时候使积累起来的力量逐渐缓慢下来。所以说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说是下一个动作的先驱,应平和的融合于下一个动作之中。驾驶汽车时,停车后再走,则需要更多的汽油。在弓子演奏中同属一理。

内在力量的积累是动作敏捷的直接原因。所以不平穩的运弓可以用弯曲和有序的动作来校正,在理想的顺序动作中,上臂通过一个非常慢的旋转动作来改变方向(像一个球在转动)。与此同时,运完前面未了的一弓,手指与弓继而在前臂已经改变方向之后运完了这一弓。因此演奏者仅仅通过听觉去控制它,动作技巧不能代替听觉。所以说弓弦乐器最重要的特征是,它们能在一个宽广的范围中,用惟妙细微的变化及多种音色去歌唱。它的流畅如歌是没有另外的乐器所能超越的。掌握好各种弓法技巧这一无止境的琢磨之后,演奏者即能演奏出富于表情并能运用弓法力度转换来变化多种音色。尤其是长弓,必须进行无止境的琢磨,请不要忘记,方法正确,技术上才能挥弓自如,才能有理想的音色。在演奏运弓技术上哪怕丝毫有点不过关,要想达到高水平是不可能的,要牢记;运弓全部活动的目的是用最省的方法去获得最大的效果。

三总结

由此可见,我们应该正确领会弓法技术的含义,必须懂得,技术手段都具有一定的者义和内容。并且是与音乐内容相互联系的,不正确的运弓会导致音乐个性的变裂。因此,我以为弓法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弓法是可以运用在具有纯技术高超的结构上。如果一个乐句的结构和音乐特性适合将普通的奏法变成高技巧的奏法的话,那么不仅不应该回避,而应努力去做,运弓的手法愈自然,演奏的声音便愈宏亮、流畅优美,从而达到高级艺术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