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杜舍克钢琴奏鸣曲探析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潘 屹 唐小木

摘要:本文以杜舍克钢琴奏鸣曲为视角,从作品主题的创作特点、音乐发展形式、和声等方面对杜舍克的钢琴奏鸣曲进行了分析与研究,揭示其在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过渡时期对钢琴音乐作出的通常被人忽视的贡献。

关键词:杜舍克;钢琴奏鸣曲;主题;特色

杜舍克Johann Ladislaus Dusik(1760-1812)是一位处于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过渡时期的天才作曲家,他的作品在许多方面都拥有其独特的品质及某种创新性,而这些是同时代众多优秀作曲家所不具备的。本文将以杜舍克的钢琴奏鸣曲为视角来探索。

20世纪60年代,人们发现一份新的完整版的杜舍克钢琴奏鸣曲1,这份布拉格版的奏鸣曲共有29个作品,外加Op,20小奏鸣曲和OP,16旋律练习曲。一共有39个两个、三个或四个乐章的作品。根据作品编号可知,实际作品数量可能更多,很显然,许多作品都已经遗失了。

Op,20共有六首小奏鸣曲,都是两个乐章的作品,OP,16旋律练习曲(非常像是三乐章的四首加长版的小奏鸣曲)是早期创作的,同真正奏鸣曲的区别在于广度和意图不同。这些小奏鸣曲不如著名的Op,36克莱门蒂奏鸣曲那么富有创造力和结构严密,然而,它们却有着克莱门蒂所没有的可爱内在细节。如OP,]6的四首小奏鸣曲更加突出,这是因为其主题旋律更加吸引人。

例1,OP,16,No,10,第1主题

在篇幅更长的可以称之为“奏鸣曲”的作品中,共有16首两个乐章的,10首三个乐章和3首四乐章的大调奏鸣曲。这种富于变化的安排更像贝多芬或海顿而不是莫扎特的作曲风格,

与海顿的钢琴奏鸣曲不同,从一开始杜舍克就创作出跟莫扎特中期的奏鸣曲或海顿晚期的三重奏类似的内容丰富的第一乐章,但是设有贝多芬的那样充满动力和富于逻辑。第一乐章的结构通常是固定的,主题和连接材料的呈示、发展与再现也按照类似的方式处理。

内容丰富的第一主题总是出现两次,第二次的出现时带有一个变调的伴奏:如同辅旋律,通常是对称的。

例2:Op,!o,No,3,E大调,第1主旋律

通常会发现,杜舍克早期的奏鸣曲,再现部被极大地缩短了,这也许意味着他认为再现部的长度不太重要。就像海顿经常采用的技巧一样,出于形式上的需要,第二主题恰好出现在第一主题后面的时候;或者是当第二主旋律同时被缩短和更改的时候。再现部就明显变小了。

杜舍克奏鸣曲的另一个显著特征,则是音乐发展的动力性。不同长度音符的延续,给人一种动力发展的感觉,例如,一个段落以8个8分音符为一组,接下来的段落是有8个八分音符的三连音,再接下来的段落是8个连续的16分音符。因此,他有时没有运用维也纳古典乐派喜爱的平衡状态,而将起初平静的主題模式进行变化,使主题变得更加密集:展开部中各个材料的联合和对位,让音乐变化更加频繁,不同调性的转变使音域更加广阔。

在早期作品中,杜舍克同早期的海顿及他的好朋友克萊门蒂一样,非常讨厌速度缓慢的乐章。这种富于表现力和充满生气标志着杜舍克是早期的浪漫主义作曲家,此时舒伯特还未出生,而贝多芬依然钟情于维也纳古典主义。

因此在奏鸣曲中的慢速第二乐章在杜舍克手中成为简单的三声部,或由大调和小调组成的三声部。Op,45之3的快速小广板是一个特别好的例子,这里大调和小调声部的旋律关系最后都回到大调上,让人想起海顿的交响乐乐章。那时候杜舍克正居住在英格兰,和海顿常有往来。

对第三或第四乐章来说,杜舍克常使用回旋曲或诙谐曲。虽然杜舍克奏鸣曲中只有三个诙谐曲乐章,但是它们在评判杜舍克的作品时显得极为重要。所有的三个诙谐曲乐章都有作曲家式的沉思和忧郁的风格。如Op,70在E大调缓慢乐章结束之后,便是迷人的诙谐曲乐章。它以升F小调开始,在第一段落的过程中变调至降A大调,第二段则平滑而优雅地转到降D大调。

例30p,70,诙谐曲乐章

特别的是,杜舍克又用E大调写出该乐章的三声中部(缓慢乐章的调子),头尾呼应。

0p,77诙谐曲乐章的三声中部需要特别提及。其中独特节奏的使用,如切分音,重拍位置的有趣移动,丰富的和声和持续音等对后世的作曲家有着相当的启示作用。勃拉姆斯比杜舍克要晚上50年,其歌曲和钢琴曲作品都有类似的创作方式,即使是勃拉姆斯最典型的不同节奏型的共置hemiola(黑米奥拉比例,2对3的节奏)也曾是杜舍克使用过的,

音乐学者(特别是新版书的发表者)对杜舍克作为几乎所有浪漫主义作曲家的创作和风格的先驱强调的不够,

例4 Op,77,第二乐章。诙谐曲一三声中部

s\开始2,声邯

在奏鸣曲的回旋曲乐章,杜舍克的音乐人格清晰地体现在这些乐章之中。在这里,他似乎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时间可以挥霍,承接非常轻松和缓,就像在玩旋转木马。他允许音型掠过。带有意想不到且总是新奇、富于奇思妙想的音乐结尾。

例5,Op,45 No,3的结尾部分

在大奏鸣曲0p,75的回旋曲乐章中,两个插部都是ABA三段式,0p,44的回旋曲乐章,长度为391小节,主部是单旋律。只在第1插段有新旋律的出现,除了一个13小节的尾声,其余部分都只使用了主旋律。

例60P,44回旋曲主部旋律

虽然该旋律单调无变化,缺乏轮廓(许多切分音、降低的顺序进行、非决定性的节奏音型)。但是它依然成功地表现出一种忧郁的情绪,带来前所未有的吸引力,因此,杜舍克似乎找到了一种新的音乐表达方式,尽管开头部分给人留下漫无目的的印象,但是它能够提供天才般的艺术享受,造成一种时间上永恒,空间范围极为宽广的感觉,在杜舍克逝世15年以后,舒伯特创作出此类回旋曲的曲式,如Op,78奏鸣曲第四乐章c大调回旋曲。

现在,我们把目光投向杜舍克奏鸣曲和声的与众不同之处,在大调三和弦进入之前,杜舍克偏好使用减七和弦。通常在主题及第二主题的重要之处使用。

例7 0p,31 No,2,第一乐章,46-49小节

另外,杜舍克经常使用的一个技巧是级进上行低音,然而维也纳古典乐派中更为常见的是下行级进低音。

例9 OD。39 No,1,第二乐章25-32小节

例10揭示出另外一种写作技巧,即阶梯状排列的分解和弦。这是巴洛克音乐的一种著名的技巧,古典主义时期继续发展使用这种技巧。此后,该技巧在浪漫主义音乐时期,特别是在舒曼的作品中,占据着重要的额地位,杜舍克是连接古典主义和早期浪漫主义的桥梁,因此他也常用这一技术。

虽然杜舍克被誉为拥有“会唱歌的”手指的著名的钢琴家,但是他还是非常重视在作曲时使用聪明迷人的变调和活泼明快的钢琴家般的音型。总体而言。在他所处的时代,他的钢琴曲作品是洪亮而紧凑的。他使用被广泛运用的分解和弦以及双手同时使用旋律和伴奏的反复演奏。最后,如同新版作品的发表者,他通过天才般地交替使用手,创造出“三手联奏”,演奏出三个层次神奇效果。

杜舍克喜爱使用大量的感情色彩符号,如踏板使用说明。有许多动态说明,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感情色彩符号也经常出现,表明杜舍克是如何演奏的。主要是表示渴望、悲伤以及激情的符号。oanguendo,con duolo,con~ilore,dolce cmesto,confuoco,COIl anima,morendo,perdendosi,)o还有大量的表示节奏的符号,通常用来表示某种犹豫不决:如,“Tempodj Minuetto,Scherzo quasi Allegro',或"Andanfino ms,Moderatoe con espressione"o

当代演奏家或听众对杜舍克作品的评判必然是主观性的。即便有可能做出片面的、主观的评论,我还是想就杜舍克的奏鸣曲在今天看来仍然相当重要的主要原因谈一下我个人的观点。毫无疑问,杜舍克是一位浪漫主义作曲家,他试图创作出有个性的音乐作品,营造一种特别的氛围。在音乐表达中表现真实的个性,这种个性是非常宝贵的品质,足以证明他的奏鸣曲的价值,并且同样为演奏者和听众带来了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