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论兴国山歌的歌词美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郭晓莺

“潋江流水波连波,兴国老表爱唱歌,山歌好比山泉水,源源不断汇成河。”清新甜美、激情动人的兴国山歌,常常给人以美的享受,令人陶醉,而它的美就在于它的“意、情、趣、韵”。

一、意

意是中国古典诗词或音乐文学的美学传统,白居易曾有“练字不如炼意”之说,王夫之亦认为:“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鸟合。”((姜斋诗话))袁枚更主张要崇意,认为:“意似主人,辞如奴婢,主弱奴强,呼之不主,穿贯无绳,散钱委地。开千枝花,一本所系。‘兴国山歌通过鲜明生动的形象和感情的抒发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它的意思。

有歌颂母爱的,如(十月怀胎)中的“正月怀胎如露水,露水滴落莲叶心,恰似水上浮萍草,唔晓生根唔生根,十月怀胎娘辛苦,多年哺育蛮艰辛;左边燥格孩儿睡,右边湿格母安身。一日吃娘三次奶,三日吃娘九次桨;点点吃娘心头血。有曾年老面皮黄。”通过露水、莲叶、浮萍来描写母亲从怀孕到扶养小孩长大成人的艰辛,以此来告诉世人要孝敬父母,报效双亲。

有描写战斗历程的。如(一九二九年的红军)通过描写一月至十二月红军每月的战斗历程,完整地记录了1929年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陈毅同志领导下,转战赣南闽西的战斗历程。

有告戒戒赌歌。如赌博场中行好人,父子赢输都要清;饿虎恶狼在一起,你死我活不饶情;赌博最怕赌上瘾,日日夜夜鬼迷心;百钱输掉九十九,留下一个还想赢;百万家财都赌净,借到时银子想扳本;越赌越输越红眼,卖掉田土起恶心;这些字字句句表达的都是告诉世人,不能去赌,越赌只会越输。

二、情

情,作为艺术创造的推动力,伴随着丰富的想像能完成艺术的构思与表现,它能激起艺术家的创作激情,发挥它的动力功能,并能通过情感发挥提炼、结构、移人情感等作用,在千姿百态的物化形象中,注人情的魂灵,从而展现丰富多彩的艺术生命。兴国山歌歌词既蕴涵感情,也抒发着感情,这种情就象平湖上荡起的阵阵涟漪,它把对生活的喜、怒、衰、乐通过词展现出来了,例:

《十送红军):“一送里格红军,介支个下了山,秋风里格细雨,介支个缠绵绵,山上里格十送红军山上里格野鹿,声声哀号,树树里个梧桐,叶呀叶落光,问一声亲人红军,阿……几时里格人马介支个再回山/女)五送里格红军介支个过了坡鸿雁里格阵阵介支个空中过鸿雁里格能够捎书信鸿雁里格飞到天涯海角千言万语嘱咐红军啊捎信里格多保”……,通过一送、二送、三送直到十送,秋风、鸿雁、细雨景物描写,黄莲与笑脸的对比描写,苞古种子的金灿灿与革命事业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的暗喻,把当年红军离开中央苏区时,阿妹对红军哥哥依依不舍的情感及对革命事业的坚定信念和对爱情的无限坚贞,表现出来了。血肉之情、望红台和一声朝也盼来晚也想,可以想象红军离别时一步三回头的场景,一幅军民渔水情的画面淋漓尽致的展现在我们面前。

再如(藤树歌》:哥系山中长年树。妹系山中百年藤;树死藤生缠到死,树生藤死死也缠,生爱缠来死爱缠,生死都在郎身边。哥系死了变大树,妹变葛藤又来缠。整首歌把男女之间的坚贞爱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惟妙惟肖,一个缠字,声情并茂,将生死不渝的爱情,写到了极致,这比“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之类的话要生动得多,形象得多,也真挚得多。

又如:想你想你真想你。请个画匠来画你;把你画在眼珠上,看在哪里都有你,一种思念之情,思念之真,思念之切,直言不讳的表达出来了。

三、趣

民歌中的趣,主要通过语言上的幽默感、喜剧性情节,从而产生致笑的因素,兴国山歌的室外乐,主要是人们在田间劳作、休闲、娱乐时所创,有其幽默性、趣味性,尤其是在杂歌中体现较多。如:竹笋越老越脱衣,棉花老来笑嘻嘻;蒲杓老哩破肚卖,包粟白须转乌须。歌中用拟人的手法把竹笋的自然破出形象地比喻成脱衣,具有其趣味性;把棉花长得成熟后大大的、雪白的形象地比喻成微笑的脸庞。

再如:锁歌当中的:哪个搭得半天桥?哪个上树树不摇?哪个做得倒吊屋?哪个做屋唔怕高?蜘蛛搭得半天桥,蚁公上树树不摇:黄蜂做得倒吊屋,鸦鹊做屋唔怕高。几句话把动物之间的特性描写到了极致,蜘蛛的天工技巧,蚂蚁的灵巧身体,等都表现出来了。

兴国山歌的“趣”字还体现在情歌中,通过男女之间的表白,趣味由然而出,如:

河下鲤鱼似妹身,哥哥打网下狠心:打鱼不到不收网,恋妹不到不甘心。把兴国男子对妹子的眷恋坦率的表白出来了,不迂回宛转,也不隐藏。

四、韵

山歌的词与中国传统诗词同出一辙,歌词与乐曲相互结合,相得益彰。词曲最早都是由民间产生的,是民歌中不受句式束缚的长短句发展而来,夏承焘在他所著的(读词常识)中也认为词是产生于民间,由于词是产生于民间,词的特性决定了词中韵律的要求,因此,山歌的歌词对于韵律是有一定要求的。传统诗词,是严格按照韵律书来押韵的,唐代开始,就有专业的韵书,但作为山歌,其韵与传统诗韵是有所区别的,首先是运用语言的区别,传统韵书中所注明的韵字,在一般的民间各种不同的语言中是不适合的,而兴国山歌的创造者凭借的就是,山歌中能否朗朗上口这种要求来进行韵律的处理,从而无拘无束,妙趣横生。

1、韵在其方言土语,任何一种民歌、戏曲。它总是和其本土方言紧密结合在一起,各自有其独特的语音美,这种语音美是各种民歌生命的基因,没有这种语音美,也就没有这种民歌。而这种特定的语音,又将产生其特定的民歌风格,而这种风格就是其艺术的个性。就是其艺术的存在价值。兴国山歌之所以魅力四射,正是体现在它的“方言土语”的音韵美这一泥土芳香之中,多少文学家、音乐家慕名前来兴国采风,无不被兴国山歌的独特韵味所折服。“韵味”来自哪里呢?恐怕是来自古朴、甜美的客家方言。例如:广为流传的(苏区干部好作风)“苏区干部好作风,自带干粮去办公,日着草鞋分田地,夜走山路访贫农。苏区干部好作风。真心实意为群众。柴米油盐都想到,问寒问暖情意浓,”如吟似唱的兴国山歌向来是以词正音,以字生腔。词逻辑驾驭曲逻辑。其旋律是那么的恍忽,音阶是那么的游离,似有规律,又灵活多变,既是语言的音乐化,又是音乐的语言化。正因为它的旋律这么语言化,是活生生的语音式的滑动,兴国山歌那种神奇的“韵味”,浓郁的泥土芳香就散发出来了。所以说,许多兴国山歌,不用唱,仅用方言来念,它就是一首好听的歌。

2、韵在其反复。民歌语言的反复美,包括了语言艺术美的多种美感形式:形象美、意境美、韵律美、对称美、变化美等。通过反复,使歌词的主题、形象、意境等方面得到渲染,令人荡气回肠,令人遐思冥想。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单字的重音复唱如:敢唱山歌敢逞强,敢打锣子敢接腔;这四个敢字,把演唱者的形象和画面巧妙地层现在世人面前。

短词的重言复唱如:红红绿绿红绿景,黑黑白白黑白分;圆圆缺缺圆缺月,恩恩爱爱恩爱情。通过颜色红、绿、黑、白以及月圆月缺,运用了形象美、对称美,来达达人间爱情的悲欢离合。

变化的重言反复如:柑子好吃树难栽,阿哥想妹口难开,遇到你就掉开面,同路你就面掉开。掉开面与面掉开这种变化反复把阿哥想阿妹这种矛盾的心情形象地勾画出来了。

3、韵在其乎仄,许多兴国是押了韵的,押韵的主要作用是把许多涣散的音联贯起来,成为整体的音调,构成和谐的韵律,使语言和谐动听,使山歌的节奏更鲜明,更具音乐美。好的山歌篇幅较长,背诵时往往唱了上句,下旬会脱口而出,好记好听,唱起来琅琅上口。如上例(苏区干部好作风)中的”风”、“公”、“农”、“众”、“浓”。都是“押脚韵”,所以这类山歌唱来顺口、悦耳,别具音韵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