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本能与审美的关系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黄桂玲

摘要:本文认为人的审美活动申有许多方面是和本能有关的,阐释了本能和欲望的不同,人体美的欣赏和装饰欲望与审荚的关系。认为人体荚已经为人类社会赋予了过多的社会性因素:生产力的发展史构成了人类装饰的內容和形式的本质,构成了人类本质力量发展的历史。人类对装饰物的选择和加工受社会生活的影响极大。

关键词:本能;审关;审蔓活动;人体荚;装饰欲望

本能的本来含义是指人类先天具有的能力和倾向,就其本身看不是人性,而是动物性。但是,这种表现在人身上的动物性和兽性又有不同。一方面,人的本能的生理基础是按照如何适应文明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形成的,如人的饮食、体质、生殖功能等都和动物有了质的不同;另一方面,受本能影响的行为,在社会中以社会的形式表现出来,如人的生存欲望意味着在社会中以人应有的方式生存,而不仅仅是活着。因此,这里作为人性来考察的是作为人性的本能,而不是单纯的动物性。

人受本能影响这一点是和动物相同的。恩格斯就说过:“人来源于生物界这一事实已经决定人永远不能完全摆脱兽性。”叫旦是,人类社会不同于动物种群,人类要受社会性这一客观的规律和规定制约。人类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所建立起来的社会文明使人与人的关系越来越全面和复杂,人性也相应地具有越来越全面和复杂的结构和内容。因此,人的本能在人性系统中占有的地位和所起的作用是越来越小了,文明的发展已经使人类受那些遗传得来的本能的支配越来越小,使遗传得来的本能也越来越受理智的指导。

人们通常不区别欲望和本能,认为那些深藏于内心的欲望也是本能,或者把久而久之的习惯叫做本能,这是错误的。本能是天生的,而欲望的形式、目标是在社会生活中产生的,但是欲望包含本能。欲望可以区分为一般的欲望和本能的欲望。一般的欲望。如,生存的需要、社交的需要,以及追求安全、舒适、荣誉、幸福等,这些欲望和一个人生活的社会环境联系在一起,属于人性的社会性方面。本能的欲望是指一般不依赖社会环境而产生的欲望,如食欲、性欲等。这种欲望是我们常常称作本能的。

在人的活动中区分本能和欲望、自然需要和社会需要非常重要。在文艺和美学研究中,容易把本能和欲望混为一谈,因为艺术在对人的内心、感性、本能等所谓的“内在”方面的考察方面,是别的知识门类无法相比的。在这些考察中,常常把依靠体验得到的感受或人的活动的非理性、下意识的方面都看作或归结为本能。如,弗洛伊德就得出了这个错误结论。他以自己的医疗和精神分析案例为依据,正确地指出了人的心理中无意识领域的存在,但他把人的心理内容归结为主要是无意识,而无意识的主要因素是性本能,从而把几乎所有的人类活动和本能联系起来,从而把艺术活动变成表现人类本能的最重要的方式。相反的观点,说人将越来越不受本能、欲望的支配,人的行动只从理智出发,审美活动都是并且应该是时代精神的反映,是人们对社会运动、社会文化的反映,把审美活动的动力全部归结为心灵之外的世界的影响,也不符合人类审美活动的事实。

本能和欲望往往成为审美经验的源泉和审美创造的动力。这些欲望,有些是与当时的文化和道德习俗相违背的,如性爱的表达方式,或不正当、不正常、有违常理的情欲,不可能自由地获得或无节制地活动,社会必须对它加以限制和疏导,这些本能欲望受到压抑,深埋心底。成为潜意识,在梦境、想象中得以表现。艺术家则通过社会容许的艺术形式,予以宜泄:或者相反,在艺术中掩盖、贬斥、反思自己的本能欲望,以获得对社会有益或得到社会道德习俗承认、理解和赞许,这些本能欲望以艺术想象的形式进入审美的世界,观赏和创造的满足、愉快只是与自己的幻想世界发生关系。现实中的匮乏可以在想象中得到,现实中的束缚可以在想象中解脱。人性就这样得到表现和张扬。

人的审美活动中确有许多方面是和本能有关的。古今艺术史或日常生活中的例子是很多的。下面以人们对人体美的欣赏和人类的装饰本能为例,分析一下人的本能和审美活动的关系。

一,人体美中的本能因素

人们对人体美的欣赏部分来自本能,大家知道,动物和人类都有第二性征。这些第二性征往往异常发达,成为吸引异性的主要特点。动物的第二性征,大多表现在雄性身上,如强健的体格、艳丽的羽毛、茂盛的毛发等。但是,这些第二性征不是为生存斗争而产生的,考茨基在(唯物主义历史观)中讲到这一点时说:

“第二性征甚至往往显得很不适合生存斗争的目的。譬如许多种雄鸟的鲜艳的颜色就是这样。这种鲜艳的颜色必然使他们很难把身体隐藏起来。”r2)

对此,考茨基引用了达尔文的“性选择”的解释。一方面是雄性要为雌性而争斗,需要有一些威猛的外表,“另一方面,雄性也试图引诱雌性。它们试图以奇异的颜色、体态和声音来引起雌性的注意。然后再以自己的美引起雌性的快感,从而赢得雌性的宠爱。由于雌性对最美丽的雄性格外钟爱,结果这种最美丽的就最先得到繁殖。因此,好多雄性动物的美,乃是性的淘汰的产物。”13I

这些习好,在动物诚然是本能,但是这种本能的表现肯定是能为动物看到、欣赏到的,并以极其简单的“意识”进入动物的“思维“。如果,动物没有这种“审美”的活动,动物的“美”就不会得到承认和遗传,这种现象在人类身上仍然存在。如男人的胡须、发达的肌肉、高大的身材,女性如健美的乳房、细腻的皮肤、灵巧的五官等仍是人体美的主要特征。

但是,动物的美和人体的美的不同也是十分明显的,动物的美只服务于十分狭隘的目的,如生存斗争、性选择等。而人体的美已经为人类社会赋予了过多的社会性因素。如,战争需要健壮、魁梧的男人,社会给予军人的尊敬和荣誉往往左右了女性对男子选择的标准。自然的人体也会因社会等级、集团的划分而有不同意义,并且人体美的不同含义甚至会成为思想政治斗争的信号。如17世纪以来,欧洲人认为身材颀长是美的。因为这是贵族血统的象征,但是到19世纪,贵族的地位已经动摇,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逐渐在进步思想家中间传播。接受了民主主义思想的俄国进步思想家车尔尼雪夫斯基,在对人体美的阐述上就显示了人民大众的审美观和统治阶级审美观的对立:

“他把农家美女和上流社会的美人加以对比:农家女的特征是面色鲜嫩红润、体格强壮、结实、均衡,不胖也不瘦,这永远是生活富足而又经常地、认真地、但并不过度的劳动的结果。而上流社会的美人的特征则是手足纤细,弱不禁风,小耳朵、偏头痛、苍白、慵倦、萎顿、病态,这些都是脱离劳动,无所事事,穷奢极欲,百无聊赖。寻求‘强烈的感觉、激动、热情,的寄生虫生活的标志。”

车尔尼雪夫斯基对农家女和贵族美人的对比,肯定了当时农民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追求,否定和藐视上流生活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追求,把人体美的问题和阶级关系联系起来,揭示了人体美所蕴含的深广的社会矛盾。表现出鲜明的革命民

主主义立场。

但是,不管人类对人体美的欣赏有多少社会性因素,甚至这种社会性因素会暂时压倒自然性因素,人们对人体美的欣赏终究要受到本能的影响。人们天生需要、渴望完美、健康的身体。没有人会喜欢丑陋、不健全的人体。古希腊雕像之所以成为人类美术史上的不可超越的典范,就是因为希腊人向埃及入学习雕刻,又摒弃了埃及雕像的呆板和僵化,走向生动的自然主义,为人类审美提供了人体美的典范,满足了人类对自身发展的愿望。

二、审美活动中的装饰欲望

人类是喜欢装饰的。格罗塞在<艺术的起源)中详尽对考察了人类的装饰,并得出了以下结论:“原始民族的的画身,主要目的是为美观;它是一种装饰,并非象有些人所说的,是一种原始的衣著。”rn原始人的装饰欲望是天生的吗?考察动物的装饰本能对理解人类的装饰行为是很有启发的,

“蜂鸟的巢和椋鸟(ChlamYdera)的游戏场所都用颜色鲜艳的东西装饰得饶有风趣。这就说明:它们在看到这类东西时必是感到某种喜悦,就我们所能判断的而言,大多数动物对美的兴趣,仅限于异性的吸引。”LQ

从上述材料看。装饰是动物的本能。格罗塞发现原始人的装饰欲望和动物的装饰欲望有相似之处。尽管不能说明人的装饰欲望和动物的装饰欲望是一样的,但是至少说明人的装饰欲望有天生的因素。只要能从动物那里找到类似根源的“人性”,在这里就无须进一步说明动物为什么具有这种属性了,进一步要加以说明是人的类似本能和动物有什么不同,这些不同是怎样产生和发展的。因为把人性的根源追溯到动物并没有全面说明人性。人和动物的质的差别是作为论述的前提出现的。因此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从动物来的这种属性在社会生活中的表现,换句话说,是说明这种屑性的社会性。

仍以装饰为例来说明。从装饰的材料和活动来看。就可以发现动物的装饰和人的装饰的质的差别。从装饰的材料看,动物所使用的材料只是羽毛、树枝或其它天然材料,而人类的装饰材料就不同了,人类对材料的使用涉及对自然的改造。在人类社会中,人类对材料的使用主要有两点不同于动物:

一是人类获得材料和加工材料的方式和手段。人类获得和加工材料手段和方式主要靠不断加工和改进工具系统,工具系统在人的活动和自然界之间起着重要的中介作用。工具系统的沿革历史及其对自然材料加工能力的发展,即生产力的发展史构成了人类装饰的内容和形式的本质,构成了人类本质力量发展的历史,恩格斯在概括摩尔根的社会分期时,勾勒出了人类对自然材料加工的方式、方法、能力的发展史:

“……蒙昧时代是以采集现成的天然物为主的时期:人类的制造品主要是用作这种采集的辅助工具,野蛮时代是学会经营畜牧业和农业的时期,是学会靠人类的活动来增加天然产物生产的方法的时期。文明时代是学会对天然产物进一步加工的时期,是真正的工业和艺术产生的时期,”rn

动物既设有加工工具的沿革,也没有所加工的材料的沿革,也就投有动物的“本质力量”的发展史。而人类就不同。人类的服饰从古代到今天的发展是如此多变,以致描述它的发展的学问成了一个专门的学科。衣著、饰物的生产的发展甚至构成生产力发展的一个重大标志。并引起重大的社会变革。如20世纪以来,人类的对材料的加工能力是前人不可能想象的。尼龙的发现,彻底改变了人类服装加工对自然原料的依赖,从而再次改变了社会生产,特别是农业生产的结构,另外,人造钻石、宝石、水晶,以及光、电技术的发展更是把人类的装饰欲望推到了极致,

二是人类对装饰物的选择和加工受社会生活的影响极大。动物世界没有人类的社会生活,没有等级的差别,没有历史的发展,因此它们的装饰仅限于巢穴,内容和形式都是如此。而人就不同了,自從人类进入阶级社会,劳动有了分工,统治阶级在生活上的穷奢极欲的重要表现就是让广大劳动人民为他们制造大量的奢侈品,衣著、装饰品、建筑(包括那些毫不实用的建筑)的生产成了劳动人民生活上最大的负担。并且,在迄今为止的历史中,工艺、美术、雕塑、建筑等方面的发展,无一不是在为统治阶级制造奢侈品的奴隶式的劳动中创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