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混帐”源流考略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包 朗

摘要:混帐,最初并非贬义。它由“模糊”、“糊涂”义向国骂的转变过程,既是词义程度不断加深的过程,也是民族文化心理积淀的反映。

关键词:混帐;糊涂;国骂

“混帐”,亦作“混账”,是中国的国骂之一,“谓人言行无礼无耻。”然考其源,混帐最初并非贬义。

“混帐(账)”作为一个完整的书面语始见于明代典籍。戚继光《纪效新书》卷四:“凡军中惟有号令一向都被混帐惯了,是以赏也不惑,罚也不畏。我今在军中再无一句虚言与你说,凡出口就是军令,就说的差了,宁任差到底,决不改还。”高攀龙(高于遗书)卷四:“学者痛自参究,自家做个人,如何容他这等不明不白不干不净,混帐过了一生,如何是好!”冯从吾《少墟集》卷十二:“如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都是混帐两可摸棱话。在人心道心上都说得必如易。”)胡居仁《易像钞》卷十六:“认得太祖公的人,其于宗支图,条条款款决然画得分明,决然不会混帐也。”综合看来,”混帐”在明代当作“模糊”、“湖涂”解。

‘混帐”作“湖涂”、“模糊”讲,大概是源于蒙古的风俗。据民间传闻,古代蒙古族男子成年后,就要出去找对象。由于蒙古人住的是帐篷,要找对象必须串别人的帐篷,蒙古人把这种婚俗叫“混帐”,意即模糊了帐篷之间的界限。至今,在甘肃、青海、内蒙古尤其是甘肃的天水、武威、张掖等地区民间口语中,“混帳”一词的使用频率仍很高。这或许就是“混帐”这一习俗曾在这些地方广泛流行过的历史印痕,因为这些地方在元、清两代曾是蒙古生活、征战及与他族交往的主要地域,长时期的活动在语言上有留存是可能的。

从语源上说,“混帐”作为“模糊帐篷”是有根据的。《说文):“混,丰流也(笔者按盛大的水流)”。”<汉语大词典)“混沌”条注“古代传说中指世界开辟前元气未分,模糊一团的状态。”m

“帐篷”最初名为“次”,(说文)中“次”的古文象帐篷形状,(说文)有“帐”无“账”,<旧五代史,周书,世宗纪二)中虽有“每年造僧账两本,其一本奏闻,一本申祠部”之句,IQ“账”字似乎已出现,然(广韵)没收“账”字。<旧五代史)修于宋太祖开宝五年至六年间(972-973),惜自欧阳修<五代史记)刊行后渐废,元明以下,传本几至湮没,清邵晋涵等从(永乐大典》中辑录旧文,井补以(册府元龟)等书百余种,照原篇目编排成书,然其本来面目,已无法完全恢复,辑本字句也有窜改之处;<广韵)修于宋真宗祥符元年(1008),晚于(旧五代史),却没收“账”字,宋代可能没有“账”字。不管怎么说“账”字晚出是一定的,因为清人的作品中也只有“混帐”一词(见下文),这或许是,混账”多写作“混帐”的原因。“帐”,(说文)云:“帐,张也。”指张在床上的帷帐。由“帷帐”指向“帐篷”,语义上有联系,不过指称的范围扩大了。(史记,袁盎晁错列传):“乃以刀决张”,南朝宋裴驷集解“张,音帐。”唐,司马贞索隐:“帐,军幕也。”语言是发展的,书面语往往滞后于口语。蒙古人的口语历经数年才为书面语所接纳。(纪效新书)作为一种口语性很强的兵书,“混帐”一词的较晚使用正体现了口语与书面语的关系。

那么,“混帐”又怎么由“模糊帐篷”变为骂人话呢?众所周知,元、清为异族统治华夏,汉人对于他们的统治是有抵触情绪。虽然元朝统治时期较短,但由于一方面深受“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的支配,另一方面,残存着对蒙古人的仇视心理,明朝人还是将本无所谓褒贬的“混帐”加上了感情色彩,只不过程度还不是很深。(警世通言)中“混帐”作“敷衍”或“胡乱做事”讲就是这种反映,例如第十五卷<金令史美婢酬秀童》:“然虽如此,其权出在吏房。但平日与吏房相厚的,送些东道,他便混帐开上去,那里管新参、役满、家道殷实不殷实?这叫做官清私暗。””第二十二卷(宋小官团圆破毡笠):“老爷优待他忒过分了,与他同坐同食。舟中还可混帐,到陆路中火歇宿,老爷也要存个体面。”第三十二卷(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我们行户人家,吃客穿客,前门送旧,后门迎新,门庭闹如火,钱帛堆成垛。自从那李甲在此,混帐一年有馀,莫说新客,连旧主顾都断了,分明接了个钟馗老,连小鬼也没得上门。”,模糊义还尚存。同时,<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中已含“无赖”之义。

然到了(二刻拍案惊奇)“糊涂”、‘无赖”之意就突显了,且语气也稍稍加重。如卷二十八(程朝奉单遇无头妇王通判双雪不明冤):“而今总是混帐的世界。我们又不是甚么阀阅人家,就守着清白也投人来替你造牌坊,落得和同了些。卷三十三<杨抽马甘请杖富家郎浪受惊):“众官尽叹伏少师有此等度量,却是少师是晓得过去未来事的,这句话必非混帐之语。”

上举各例可看出,尽管带上了感情色彩,但在明人作品中,“混帐”还依稀残留着“模糊”或“糊涂”意。

到了清人作品,它成为国骂的特征就明显了,表现是“混帐”不仅单用来骂人,而且和被骂的对象乃至其他国骂结合起来骂人,被骂的人在语句中也出现了,“王八羔子、婆娘”等皆为被骂对象的等同语。下面略举几例。

(聊斋志异)卷十一(司札吏):“牛首山一僧,自名铁汉。又名铁屎,有诗四十首,见者无不绝倒,自镂印章二:一日:,混帐行子。一日‘老实泼皮。秀水王司直梓其诗,名曰:<牛山四十屁)。款云:‘混帐行子,老实泼皮放。不必读其诗。标名已足解颐。信D2(红楼梦)32回:“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r,3Do回:“若不是那样的参回来,只怕叫那些混帐东西把老爷的性命都坑了呢!叩,p7‘回:“道士混帐,如何吓我!”,,sp0回:“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谁叫你来多嘴多舌的!”[13]I~112回:“里头快把这些混帐的婆子赶了出来罢,快关腰门!”,1习007回:‘你们这一起没良心的混帐忘八崽于!”凹0s

到了近代,混帐和其它国骂结合的例子就更多了。可以说,这一时期是混帐成为国骂的成熟期。

(官场现形记)第一回(望成名学究训顽儿讲制艺乡绅勖后进):“混帐东西!我今儿一番好意,拿好话教导与你,你倒教训起我来了!叩‘第十二回(设陷阱借刀杀人割靴腰隔船吃醋):“把这些混帐王A,蛋一齐送到县里去!”叫真真6

<孽海花)第十八回v游草地商量请客单借花园开设谈瀛会):“混帐东西!金大人来了!还敢胡说!给我滚出去!””

可以看出,时间越靠近近代,混帐作为骨词特征就越明显。元、清两朝同为异族统治,缘何混帐在明朝骂人的程度轻,在清朝程度就加重了呢7其实也不难理解,元朝时“混帐”凝结为一个词还不久,再则蒙古人北逃了,多提“混帐”也无益。清朝则不然,人关之后实行了严苛的民族政策,民族矛盾尖锐,骂无可出。汉人就借维持“礼制”之名,行骂人之实。“混帐”正好填缺。

随着语言的发展,混帐语义逐渐加重,日久天长就演变成了今天的国骂之一了。只不过,各地的发音和书写形式稍微有点变化。除写作“混账”外,混帐亦可写作“浑帐”,原因是“混”、“浑”古音皆为匣母文韵,ClQ“混”、“浑”音近义通。“浑”,<说文):“浑,混流声也”,Io'P--~<汉语大词典)“浑”条下说用同“混”。[I]15151i浑帐”条注“詈词,谓言行无理无耻”,rlTzm与“混帐”条释义同。今“浑然”、“混然”义亦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