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跨联前指的大脑模式释义策略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武小莉

摘要:跨联前指是指通过添加必要的语境假设,结合语境中的明说内容对话语中的隐含信息进行推理确认的过程,跨联前指解决的任务之一就是确认后述话语中的前指词(多为有定名词短语)的指称对象。语言学家从诸多领域对有定名词短语和有定性进行研究。以大脑模式和大脑表征理论为基础,时有定名词短语的特征进行分析阐释,是从认知领域对其进行的研究。

关键词:跨联前指;有定名词短语;欠脑模式

1跨联前指和有定性

1.1定义

跨聯(bridging)一词是由心理语言学家H.H.Clark于1977年首次提出并使用,他把这种语言现象定名为跨联指称(bridging reference),指话语中的指称词指代不明显,需要对话语中的明说内容进行跨联推理(ddging inference)的语言现象。跨联前指(bddZjng anaphora)是间接前指中的一种典型情况。具体指通过添加必要的语境假设,根据前述话语中的明说内容对后述话语中隐含的指称对象进行确认的过程。从句法形式看,后述话语中的前指词通常为有定名词短语(由定冠词出c引导的名词短语)。

有定名词短语活跃于人们的日常语言交际过程中。对其特性即有定性(deftnitenes)的研究层出不穷,与之相关的理论如Clark&Haviland(1974,1977)新信息一已知信息约定(New-cjyen ContracO,Add(1990)可及性理论(Acccssib出tYAndysi曲。w,Chale(1994)激活理论(Activation)。M,CharoⅡcs(1999)突显理论(Salierice),Langackcr(2001)侧显理论(Pmc)等;以及从认知角度研究的可识别性(ientifiability,从语法角度研究的有定性等。在研究有定性时,上述理论均发现,间接前指中,前指词与先行词之间不存在严格的共指关系(co-reference),它们之间的语义或语用关系不是明说的,必须通过某种添加的隐含推测或语境假设才得以相互确认。

1.2研究

根据Clark对跨联的定义及研究,下列例句都属于跨联指称的情况:

(1),]met a man yesterday,The msn told me a story,

(2)I met o nlan yesterday,The bastard stole au my money。

(3)I walked into the loom,The windows looked very bringth

在Clark看来,只要后述话语中的前指词和前述话语中的先行词不是同一个名词,就产生跨联现象。但是根据跨联前指的特点,先行词和前指词必须通过某种隐含的推理假设,根据话语中的明说内容对非明说内容进行推理才得以确认。而例(1)和例(2)中,后述话语中的the man,the bastard分别是对前述话语中的a man的再述,它们之间存在着共指关系,因此不属于跨联前指,而例(3)中,句中虽然没有明确说明房间都有窗户,但是根据人们的常识,房间应该有窗户,因此判断句中的窗户应该是“我走进的房间”的窗户”。

自Clark提出并和Haviland(1977)从心理语言学角度研究跨联指称后,语言学家对跨联的研究可谓日益兴盛,紧接着,Sanford&Garrod;(1981)亦从心理语言学的角度对其研究,并提出场景模式(the scenario model)对前指词的指称对象进行判断。Sidner(1983]从计算机语言学领域出发,提出焦点模式(oc focus model);Erku&Gundel;(1987)受其启发,在同一领域,提出主题模式Ohe topic model);日本学者丁omokoMatsui(1993,1995)从关联理论角度,提出关联理论模式ohcrelevance-theoretical model);Huang Yan(1987,1989,1994)从Neo-Gricean语用理论方面继续完善。

本文认为,信息可以分为新信息和已知信息。读者或听者在交际中是选择新信息还是已知信息,其依据就是话语中提及的信息能否在他们大脑中产生大脑表征,如果作者提供的信息能够在读者或听者大脑中产生大脑表征,说明这部分信息对读者来说是可及的,可识别的6dentifiable,),也就是已知信息;相反,如果读者不能识别作者提供的信息,则这部分信息是新信息。解决跨联前指的指称对象,即欲确定后述话语中的有定名词短语的所指,关键是读者或听者能够识别作者在前述话语中的隐含信息,如何利用推理假设,将作者的话语合理地联系井准确地指出其所指。本文拟根据大脑模式和大脑表征理论,来探讨跨联前指的指称问题。

2大脑模式和大脑表征

大脑模式(mental model)是由苏格兰心理学家KennethCraik在1940年首次提出,之后被认知心理学家Johnson-laird于80年代使用。Johnson-laird认为大脑模式由两个特点:一是有限性;二是可计量性。有限性指由于人们能力有限,对于某一信息持有的大脑模式是有限的,对看起来无足轻重或细枝末节的信息进行的大脑表征也是有限的:可计量性指对于他们可能遇到的,听说的,阅读到的或思考的每一个情境,交际者大脑中没有一个预先存储的表征,如何从语篇或文本的描述中构建情境的大脑模式,是受一些复杂的。有效的机制约束的,而且为理解语篇形成的大脑模式又能阐释这些机制。

表征指信息或知识在心理活动中的表现和记载的方式。在适当的条件下,自然界中任意一种自然现象都可用来表征与之在某些方面相似的另一种现象(Sperber&Wilson;,2001:227)。如树木的年轮可表征树木年龄;旗帜可表征一个国家和民族:鲜花可表征慰藉等。大脑表征指百科知识在大脑中以某种状态存在,包含在大脑模式中(Carrthanl,2001:18,14),根据Gamham的观点,大脑表征存在两个假设:一,由知识或信息组成的大脑表征内容是不断增长且日趋丰富的,交际双方在交际的同时。互相理解话语及语篇涉及的知识,大脑模式中的表征内容不断充实,双方无需等到交际结束时再重新理解话语信息。即使在某一句话内,表征内容也在不断更新,这种为形成大脑表征而付出的努力是在大脑模式的框架内运作的;二,对语篇形成的大脑表征。产生了一个语境,这个语境有利于更好地理解阐释当前语篇;对当前语篇的理解阐释,又能不断更新已经形成的大脑表征内容,进而影响对下一语篇的理解。

上述理论重要的应用之一是可以用来限定对有定名词短语的阐释。例如“the table”,用于典型地指称某一特定类型

的桌子。但是现实世界及虚拟世界中存在成千上万同种类型的桌子,没有一个具体的语境,很难解释the table究竟指哪一张桌子。若在一个组织有序的语篇中,the table的所指就一目了然了,这时大脑模式的任务之一就是提供the table可能指代的人或物的表征,大脑表征内容是不断增长的,随着交际的进行以及对语境的进一步理解,对the table形成的大脑模式也随之增长丰富。

由上文得知,大脑模式的构建受复杂机制的制约,是有限的,因此大脑模式中只能包含?语篇以某种方式特定介绍过的对象。对读者来说,最认可的或最可及的信息就是语篇以一种明确提及的方式将信息介绍到读者大脑模式中,继而形成对此部分信息的大脑表征。例如1 walked into a room The table…,这个语境介绍了一个典型的人物“I”,走进一个房间,房间的特征,构造等信息,语篇把这些信息明白无误地“告诉”大脑,大脑形成了对上述信息的大脑模式。也就完成了前指词的指称确认。

3分析

(4)John bought a new car,2:Lhe engine needed tuning,(camham,2001:26\

据Clark的研究,先行词a Car和有定名词短语theengine看似毫无关联,因此需要跨联推理来确认两者的指称关系。根据New-Given Contract,语篇中使用定冠词the,就说明这个有定名词短语的信息是已知的,和前述话语有某种内在关联,是作者和读者之间通过适当的交际语境建立的默契。例(4)中,根据人的百科知识,车辆都有引擎。由此可以判断后述话语中的the engine应是第一句提及的a Car的引擎,再看下例:

(5)Jotm bought a new car,The beer was warm。

依据同样的理论,the beer也是已知信息,其指称对象是acar。但是thebeer和acar究竟有多关联,读者能否识别二者的关系,还有待确认。根据关联理论中的最大关联原则,作者提及the beer,一定有充分的理由。否则例(5)被视为一则毫无意义的信息,也就不存在交际的必要了。假设例(5)的语境是合理的,读者即使付出大量时间精力,却很难作出the bcer和a ear之间的关联,最后只能认定这个语境缺乏连贯性。

现用大脑模式分析例(4):

根据人们具有的关于ear的百科知识,读完a cW,大脑立即形成有关ear的大脑表征一车的零部件,如何驾驶:和驾驶有关的法令等。人们构建car的大脑模式,不仅仅是车辆本身,必备的零部件等同时包含在oar的大脑模式中,engine和ear的关系应该从属于大脑构建的ear的大脑模式中,由此the engine的指称对象得以确认。大脑模式理论强调,依据语境构建的大脑表征内容是日趋丰富的,最初读者形成ear的大脑表征内容是很有限的,或许只包括颜色,外形等常规元素,随着交际的深入,表征内容继续得以扩充,除了颜色,外形之外,车辆的零部件等也渐渐进人大脑模式中,引擎是车辆的必备元素,这样读者就能确认其所指了。

如果从前述话语整体上进行分析,读完第一句话,读者构建了一个J0hn buying a new ear的大脑模式,关于car的常规元素及百科知识被迅速激活,而且是以一种人們在长期记忆中存储的,即时显现的方式被激活。Car的百科知识告诉我们车辆有引擎的信息,这则信息紧接着又激活了engine的大脑模式,结合前后语境,对ear的表征内容即时更新,日渐丰富。正是借助于大脑表征和大脑模式的推理,才解决了有定名词短语的指称对象。

(6)…way harming to Essex。but 1 wrote a letter,Theaddress went t0 Secretary Peter,

再以/6)为例,有定名词短语the address有两个待选的指称对象Essex和。letter,它们具有同等地位。艾塞克斯镇的地址和信的地址都有可能被读者接受,这种情况下如何取舍

陈述话语中有两个待选的先行词,在这个语境下判断前指词的所指内容,实际上是读者或听者在努力寻找哪个先行词更关联,也就是如何理解作者或说话者的意图,这与关联理论,Grice合作理论的假设是一致的。例(6)中,判断theaddress的所指内容,是一个随着交际进行,不断更新丰富最初构建的对Essex和a letter的大脑模式的过程。这个丰富大脑模式内容,确定theaddress的所指的过程,需要人们付出注意力和努力。以处理那些有关联的信息。这一点符合关联理论的认知即最大关联原则:而确认the address的所指内容,就是读者或听者通过努力并取得效果的那部分关联符合关联理论的交际原则即最佳关联。

读完…harming t0 Essex,读者会形成一个艾塞克斯镇的大脑模式,人在长期记忆中存储的和Essex相关的百科知识同时被激活:

Essexa town in Endand

——the locatlon/address

——the size/population

——etc,

同样,读完aletter,letter的百科知识被激活,构建的大脑表征如下:

Letterthe address——

the envelope/postage——

the addressee

——etc

同时,由letter的大脑表征形成一个特定的语境,这个语境会改变且丰富前一个大脑表征内容或即时更新当前的大脑表征内容:

Essex——Essex University

——why js让a harming way?

——cte

Lette~what about the content?

——why did“]”write the letter7

——ete,

随着交际的深入,读者读到the address",,对先行词形成的大脑表征内容继续丰富:既然对艾塞克斯镇不利,因此“我”写了一封信,那么“我”写信的原因是什么?“我”写的信寄往哪里?显然有关letter的细节更为关联,信的地址,内容等,自然是读者需要付出努力关注的。努力的付出受到两个因素的影响:信息表达的形式和语境接受的难易程度,既然读者更易接受letter的语境,有了这个期待和取得的效果后,关于letter的大脑表征内容会愈加丰富。由此联系:theaddress went to…,读者显然认为the address和“我”写的信有足够的关联性。由此确认the address的指称对象:门a\The address 0f that letter went to Secretary Peter,

4结束语

结合语境对先行词构建大脑模式和大脑表征,进而判断同一语篇中的有定名词短语的指称对象是跨联前指的一个有效解决方法。遇到具体的先行词,哪些实体被介绍到大脑模式中,它们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相互关联才能被读者或听者激活,这些还有待进一步研究。跨联前指是很活跃的语言现象,其前指词即有定名词短语的特性及句法形式很复杂,尤其是前述话语中出现两个具有同等地位的待释的名词短语。如何取舍有定名词短语的指称对象,还是一个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本文希望有更完善的方法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