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基于历时语料的“家族词”认知解析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梅 冰

摘要:本文以”一客”为例,从认知语言学原型理论的基础出发,借助人民网申相关新闻标题作为语料,通过历时的角度,考察日常语言中常见的家族词现象。研究发现,家族词的演变发展体现出人类在范畴化世界过程中的原型构建性;这种原型构建并非一成不变,会隨着人们认知模型和文化模型转移而发生变化,井进而影响词义。

关键词:~客。原型;历时语料;家族词

1引言

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人们的日常语言也在发生着一些变化。语言当中出现了一系列包含共同词缀且语义相近的家族词,如:~门、~族、~吧等等。由于这些后辗的构词能力强,出现频率高,其中一些甚至成为汉语中的新成员。本文拟从认知语言学中的原型理论角度出发,对“客族词”进行历时研究,井尝试对这一语言现象进行解释。

先前关于汉语家族词的研究,主要是从词汇学的角度讨论类词缀,对其分类和构成进行比较细致的分析(吕叔湘1979,陈光磊1994,马庆株1999)。刘红妮(2008)、李润桃(2008)等分别从不同角度对“X奴”进行研究,前者主要从结构、语义、语用、修辞几个方面展开讨论井涉及到其背后的社会文化心理,认为“x奴”大量出现是语言和社会发展的必然阶段,是语言和社会共同作用的结果;后者主要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着手进行讨论,表达了对其过度使用的担忧。周日安等(2007)从原型标记的角度出发分析了“。门”这一类家族词,提出“。门”存在着一个“专化——类化——泛化——虚化一一词缀”的过程”或由“实词发展演变为虚词性语素”的过程。这些研究大大丰富了“家族词”的研究,并为本文进一步阐明其原型性结构动态变化的认知动因奠定了基础。

2客族词的由来

“客”在(说文解字)原文中的解释为“客。寄也”。据(辞海)(1999缩印本)对‘客”的词条解释,“客”的义项包括名词、动词与形容词的用法,由于本文中讨论的是“客”作为后缀构成一类名词的语言现象,我们只考虑“客”的名词义项。它包括:来宾,客人;旅居他乡做客的人;门客;为别人奔走活动的人。

细细看来,我们会发现本文中所讨论的“客族词”的意义与其字典义有着很大的偏差。先简单回顾一下其发展历史。以“客”为关键词搜索人民网内所有新闻标题o,并将结果按照发布时间进行排序。本文中所讨论“客族词”的出现可以追溯到英文单词“hacker"。“hacker"指那些热心于计算机技术,水平高超的电脑专家,结合其自身的含义,又由于其英文单词最后一个音节的发音,汉语里音意结合将其译为“黑客”一词。

随“黑客”之后出现的是“骇客”,源于英文单词“cracker”,专指些那些逾越尺度,运用自己的知识去做出有损他人权益的事情的“黑客”。译者在翻译“cracker"时参照了其与"hacker"这个词的渊源将其译为“骇客”。随后,出现了“红客”一词,“红客”一词同样是来源于“黑客”,由于当时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摩擦,引发了中国国内黑客自发性质的攻击外国网站的行为,这些黑客将自己称为“红客”。至此,“一客”摆脱了其对外来词的依赖,因为“红客”最先出现在汉语当中,英语中并没有与之意义对等的单词。

后来,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与网络动画的流行,flash大受欢迎,出现了一大批制作网络动画的网民。“闪客”一词出现了。到了2003年,随着webblog(网络日志)技术的普及,中国迎来了自己的“博客元年”,‘博客”这个词成为2004年各大搜索引擎最热门的搜索关键词之一。同阶段,随着apple公司的mp3播放器ipod全球大卖,apple公司的podeast技术深入人心,“播客”(podcaster)一族在全球范围内日益兴起,除此以外,维基百科全书(wikipedia)以其开放性,广博性吸引了大量的用户,“维客”一词应运而生。自此之后各种各样的‘一客”层出不穷。‘客”被逐渐赋予了一个新的“后缀”意义,而且围绕着“客”也形成了一个家族。

3,“客族词”的原型认知特征

Lakoff(1987)认为,范畴化是人类所有认知活动的起点,是人类对世间万物进行分类的活动。范畴化的结果便是形成了人类的认知范畴,在此基础上人类形成了概念,才赋予了语言符号以意义。

借助于一系列的实验,认知科学家们证实范畴化并不是完全建立在单一的共同特征的基础之上,范畴是围绕着代表性成员即原型构建的。所谓原型,是指一个范畴的最典型的项目,是人们的心理表征(mental representation),也是人们认知的参照点(cognitive reference point)。认知范畴的确定,需要人们按照原型途径,把一个特定的事物同原型进行比较,来判断一个事物是否属于某一个范畴。

认知语言学认为,语言的认知能力并不是自主的,人们一般的认知能力同语言运用的认知能力没有本质的区别(Croft and Cruse,2004:1)。与认知范畴一样,语言范畴同样显现出原型效应。原型范畴观反映到语言中表现为:语言的各个层面之中均体现出原型效应,语言中的范畴主要不是由语言特质决定的,而是由人们的认知决定的。人们根据原型来对范畴进行组织。

正因为语言范畴内部的原型效应,近年来网络的迅速发展,黑客、骇客、博客等“客族词”在网络与传统媒体上的广为传播,“,客”具备了较高的认知度和显著度,成为一个认知原型。用以指代新兴人群。然而新兴事物事物层出不穷,于是“,客”的大量涌现。很多“一客,的意义,并不为人们所熟悉,这一切看上去纷繁复杂,杂乱无章,但是实际上这些纷杂语言现象契合了语言范畴中的原型结构。

4“客族词”的认知原型特征

综上所述,“一客”被认为是这样一个认知原型,每当随着网络与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出现新的网络群体的时候,人们便会参照已有的这个原型,对新兴群体进行命名。如下表所示:/表内所列语料为人民网检索的部分结果)

表内的数据充分显示出在2005年至2007年之间,“客族词”迅速发展壮大,由此我们可以预见,现有的“客族词”绝不仅仅是全部。在不远的将来,更多与网络相关的新兴群体的出现,“客族词”会有更多的家庭成员。

4.1“客族词”的词干形成差异

虽然“客族词”在形式上具备共同的特征;但在词干的形成方式存在着差别。这些差异可以被大概总结为以下两个方面:

1)从外来语中译人,或音意结合。或单纯音译、或单纯意译,如:

2)根据实际需要,直接利用本族语中现有词干,如:

4.2部分“客族词”的意义偏离

我们已经知道,“客族词”大都指在某种程度上與计算机或网络相关联的新兴人群。但是也存在一些例外情况,其意义偏离了“客族词”的共同特征。如:专门提供排队服务并赚取劳务费的人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单从经典范畴观对“客族词”进行界定是很有问题的。因为我们无法用一组共同的语义特征来描述一个语义范畴内的所有成员。“一客”的中心属性是“利用网络的新兴群体”,但不可否认它还包含有一个非中心屑性“伴随着社会发展,新出现的一类人”,人们可以去借助“一客”的中心属性,也可以去利用“~客”的非中心屑性,达到意义建构的目的。这个过程看似矛盾,但恰恰反映了人类在范畴化过程中的认知规律,体现了语言的原型效应。

4.3“客族词”的内部结构特点

既然无法用一组共同的语义特征来描述“客族词”的所有成员,那么“一客”家族是如何够构廷的呢?根据认知科学家们的观点,人们围绕原型来对范畴进行构建的,范畴的内部呈现出原型效应,“客族词”的语义范畴也不例外。为了取得令人信服的证据,我们选取了有代表性的十个“客族词”作为关键词,对人民网新闻标题进行检索,并将检索结果按出现频率排序。排序结果如下:

通过上表中的数据,我们可以直观地看出“客族词”成员的出现频率有着明显的差异,而这种数据上差异,恰恰反映出范畴内成员在认知突显度(prominence)上的差异,从而展示了范畴内部所呈现出原型效应,范畴内部存在着中心成员与边缘成员之分。在“一客”家族范畴内,“博客”屑于典型成员,“黑客”、“博客”等屑于围绕典型成员的中心成员,而其它成员则分布在范畴的边缘。

4.4“客族词”典型成员的变迁

同时我们将上述检索结果,根据其在新闻标题中的最早出现时间重新做了排序,结果如下表。

透过上表中的数据,可以看出,最早出现的“客族词”是“黑客”,其出现频率排序为第二。而表5数据显示其属于“客族词”的中心成员,并非典型成员,典型成员是相比较而言后出现的“博客”。一般认为最早出现的“黑客”就应该是范畴内部的典型成员了,因为随后出现的“~客”都是以它作为认知参照点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

这是因为,认知范畴中的原型并非一成不变的,它会随着语境(context)的变化而发生改变。一个认知范畴的内部结构,从广义上来说依靠的是人们的认知模式(cognitive model)和文化模式(cultural model)(Ungerer&Schmid; 2001)。同时原型的更替也有着其自身的原因。因为决定范畴内涵的属性及其数目是不确定的,相对于人的认知需要而有变化,所以原有的边缘属性可能会成为中心属性,而原有的中心属性则可能会演变为边缘属性。

随着近年来网络的迅猛发展,人们的生活与网络的联系也日益密切。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09年7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09年6月30日,中国网民规模已经达到3,38亿人,且依然保持快速增长之势。在众多网民当中,拥有博客/个人空间的网民比例达到42,3%。名人博客,草根博客,打开电脑,铺天盖地而来。而与之相比,黑客则更加注重技术,虽说其认知度也很高,但与博客这样一种生活方式相比,它与人们的距离相对远了一些。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人们的心目当中“博客”是“客族词”的典型成员了。

5结语

借助认知语言学的原型范畴理论,研究“客族词”在现代汉语中的表现。我们可以看到。认知范畴与词义是等同的,原型是认知范畴形成的参照点,而词的意义同样会围绕原型建构;同时原型不是固定的,会随着环境的变化,依照我们的认知模型和文化模型发生变化,而如果范畴内部的原型发生变换,词义也会相应产生变化。這对于我们全面的认识“家族词”这一特殊的语言现象起到了积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