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无法摆脱的“自然”的统治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穆志慧

摘要:从古至今,女性就一直因身为女性而受到男性的压迫,而这种压迫已经变成了一种“自然”的统治。在文学申,许多作品都不同程度的反映出了这种非暴力的,“自然”的男性对女姓的统治。以爱之名,对女性进行奴役,在安徒生的童话《丑小鸭》和奥斯打的《傲慢与偏见》中可以看到这种统治以及女性对这种统治的接受。

关键词:女性主义;非暴力;抗争与屈从

女性主义的理论有很多种。温和和,激烈的,所有的女性主义理论有一个基本的前提,就是无论在在什么社会,什么阶级,女性不仅因为其所在的社会阶层或阶级而受压迫,同时还因为其身为女性而受到男性的压迫。在文学中,许多作品都不同程度的反映出了这种非暴力的,“自然”的男性对女性的统治,而女性却乐在其中。本文将通过安徒生的童话(丑小鸭)和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加以分析。

1由卑鄙父母带大的公主始终不曾丧失其天生的高尚情操

丑小鸭和伊丽莎白可以说都是出身低微,并不是因为贫穷或其他,只是因为她们身边的人大都是粗俗之人。丑小鸭出生在嘈杂的鸭群中,出生在一个低微,粗俗的家庭,有着一位和伊丽莎白一样的母亲。“她是个智力贫乏、不学无术、喜怒无常的女人。”

然而丑小鸭和伊丽莎白却能够出淤泥而不染。丑小鸭本是天鹅蛋,在童话世界中,天鹅就是公主。在历尽艰险的过程中。丑小鸭一直保持自己天鹅的高贵本质。对这苦难“恭恭敬敬地行礼”。而伊丽莎白是一个美丽、聪慧、善良、自重自爱且敢作敢为的女子,并没有被她所处的环境所污染。

2在笼子中“跳舞”

在(爱弥尔)中,卢梭写道:“男人和女人是为对方而存在的,……女人依靠男人的感觉而活,依靠男人对她们的奖赏而活,……女人要取悦男人,要贡献给男人,要赢得男人的爱和尊重,要哺育男人,要照顾男人,要安慰、劝慰男人,井要使男人的生活甜蜜且愉悦。”这段话为资产阶级的女性设定了生活目标,也注定了她们的命运,如何挣扎,如何努力恐怕都无法挣脱这个桎梏。而丑小鸭和伊丽莎白高贵的品性不允许她们让自己束手就擒,出于本性,她们总要挣扎一下,试图摆脱压在头顶上的男权主义。

丑小鸭受到鸭群的排挤,猎狗的压制,也曾经有一块容身之地可供她栖息。男权社会对她可谓是软硬兼施。但是她却想“走到广大的世界上”,不想届身于男性的统治之下。然而天下知道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她一直被伤害,被侮辱。“跳到牛奶盘里去了,把牛奶溅得满屋子都是。女人惊叫起来,拍着双手,这么一来,小鸭就飞到黄油盆里去了,然后就飞进面粉桶里去了,最后才爬出来。”不肯屈从于男权的丑小鸭被折磨的灰头土脸,惨不忍睹。她在“严冬”受尽了“困苦和灾难”。

伊丽莎白也同样在和世俗为她设定的命运做抗争,在男权主义下挣扎。她拒绝了表兄柯林斯的求婚。后者即将继承她父母的遗产,同时也有一份收入和房产,然而伊丽莎白并不为所动,她不想成为男性的附屑物,也不想为了金钱而结婚。而她也拒绝了达西的求婚,一个更富有的纨绔子弟。因为他傲慢无礼,而他的傲慢无礼正是因为他拥有男性对女性的统治权。是那种“男人从小就可以不凭任何本事凌驾于女性之上”的傲慢。

3男性的宠物

从表面上看,丑小鸭和伊丽莎白似乎都是成功者,胜利者。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灰姑娘变身贵妇人。生活看起来幸福,美满。而实际上,她们依然只是男人的宠物,男人的禁脔。

人们看到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说:“这新来的这只最美,那么年轻,那么好看!”同时他们“拋了更多的面包和糕饼到水里”。童话是写给孩子看的,语言是隐晦的。但是我们能够看懂。新来的这只最美,年轻漂亮。这指的是年轻的女孩子。什么样的女孩子会在那里让人指指点点,评头论足,同时还会给她“面包和糕饼”。答案只有一个。她是一个刚刚进入到社交界的低微女子。之前她的种种抗拒,只是让男人觉得是吊他们胃口。欲擒故纵的一种把戏,以提高自己的身价,没有人知道丑小鸭是在和命运抗争,最终却也不得不屈从于命运。

伊丽莎白的命运看起来似乎好一点。嫁人豪门,双方相爱。其实在资产阶级社会中,在男女地位不平等的情况下,哪里会有真正的爱情,在得知她的婚事后,她母亲大喊:“我的心肝宝贝,你马上就要大富大贵了!你将有多少针线钱,多少珠宝,多少马车啊!……每年一万镑收入!”这就是伊丽莎白的价码。她苦苦挣扎后,也只是把自己卖了一个更好一点的价钱。我们来看看伊丽莎白和达西爱情的本质。伊丽莎白自己也很清楚,她对达西说过:“事实上是因为,你对殷勤多礼的客套,已经感到腻烦。天下有种女人,她们无论是说话、思想、表情,都只是为了博得你称赞一声,你对这种女人已经觉得讨厌。我所以会引起你的注目,打动了你的心,就是因为我不像她们。”伊丽莎白自己也非常清楚达西对她的感情也只不过是新鲜感而已,并非爱情。但是达西肯做出一点牺牲,一点让步,她也就接受这个婚姻。她的婚姻就是一桩买卖。她的下半生依然要在丈夫的统治下生活,她能做的就是尽力取悦丈夫。让爱情的假象更持久些,让婚姻貌似更幸福些。

美丽而高贵的女性最终依然顺从于男权主义的统治。女人的美貌、善良、智慧只是用于取悦男人的工具。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男人和女人始终不会处于平等的地位。丑小鸭和伊丽莎白无疑是在品质上比男人更优秀出色的,但是也只能乖乖地接受男人的统治。最悲哀的是女人也对此浑然不觉,而且这种统治被命名为了“爱情”。以“爱情”之名,男人不仅得到了一个奴隶,而且是一个心甘情愿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