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海明威作品中的西方文化因子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明 明

作为一名美国小说家,海明威的文化基础无疑是西方的,西方文化不同于东方文化,它是一种典型的海洋文化。它的发祥地希腊位于欧洲巴尔干半岛南端,国土面积狭小,三面环海,面积为13万平方公里,土地贫瘠,多为山岭石崖,海洋气候明显,不利于农业发展,但却拥有曲折的海岸线,丰富的矿藏和便利的海上交通。因此在这特定的地理环境和生存空间产生的西方文化一开始就有一种汤因比所讲的“挑战和应战”的文化理念和模式,(麦永雄:《全球化语境中的文明误读与文化交流》)古希腊人面对浩瀚的海洋,面对海洋边的那个陌生的无知的世界,他们自然产生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未知和恐惧感。正是这种未知和恐惧感反过来形成了西方文化的一种基本特征。如强调运动、斗争、拼搏等,具体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拼搏奋进

西方文化中有关拼搏奋进的表现是非常突出的。也是最具有价值的一部分。因此在西方文学史上有很多敢于冒险、敢于奋斗、敢于失败的不朽艺术形象。他们有着坚强的意志,不屈的精神和强烈的悲剧意识,

以上这些特点在《老人与海》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包括人物、地点、时间,桑提亚哥的独白就是典型的例子:“可是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把他消滅,可就是打不败他。”“鲨鱼这个东西,既残忍,又能干,既强壮,又聪明。可我比它更聪明。”“你把鱼弄死不仅仅是为了养活自己,卖掉去换东西吃。你弄死它是为了光荣,因为你是个打鱼的。”“你倒很乐意把那条鲨鱼弄死。可是它跟你一样靠着吃活鱼过日子……它是美丽的,祟高的,什么也不害怕。”这些描写比较集中和准确地展示了西方文化中奋进的一面,它们在海明威的笔下进行了高度的提炼和浓缩,大部分细节就沉到了“冰山”下。

二、张扬个性

西方文化的个体特征是伴随着西方历史发展起来的,特别是到了近现代,它更是成了西方文化中不可缺少的因子。这种特点在文学作品中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处处表现出对人的存在和价值的赞扬和歌颂,例如:莎士比亚在他著名的(哈姆雷特)中写道:“人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作品!理想是多么高贵,力量是多么无穷!仪表是多么端正,多么出色!论行动多么像天使!论了解多么像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

海明威笔下的桑提亚哥就是这样一个大写的“人”,而且是在未知结构后面的人,因此更具哲理性和预言性。《老人与海》可以被看作是一首英雄主义的赞歌。桑提亚哥在海上84天捕鱼未果,但是他不气馁,在第85天,他再次出海,决心捕大鱼。等钓到一条大马哈鱼时,他下决心跟它斗争到底。当鲨鱼来袭时,他使出浑身的力气,利用一切个人手段跟它们作斗争。老人最后失败了。但他的精神没有夸,他是一名英雄。他的可贵之处在于,他知道跟鲨鱼拼斗的结果只能是失败,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当这一时刻真正到来的时候,他还是勇敢地迎了上去,用自己所能做的一切接受了命运的挑战,保持了海明威所恪守的“重压下的优雅风度”。未知结构和“冰山”理论在此是相互交融、互为前提、浑然一体的。正如海明威自己所言,“这本书描写一个人的能耐可以达到什么程度,描写入的灵魂的尊严,而没有把灵魂二字用大写字母表示出来。”

三、海纳百川

西方文化自诞生起,就随着物质形态的流动(贸易、人员往来等)而流动,其后与世界上其他的文化展开了广泛的融合,互相交流和借鉴。形成了其开放性的定位和价值取向。海明威的创造风格,决不是空中楼阁。《老人与海》中的桑提亚哥是晚年海明威的艺术写照。面对他无法战胜的大海。他表现出大无畏的拼搏精神和必胜的信念。他崇尚强者、敢于冒险,但他更为能战胜强者而感到骄傲,他坚信人的精神是不可战胜的。他被打败了,但他毫不气馁,准备投入新的战斗。最后,他睡觉了,“正梦见狮子。”桑提亚哥是海明威笔下的硬汉子达到了聚集凸现的最强烈效果,正如瑞典科学院的常务秘书所评价的那样:“勇气是海明威的中心主题…一是使人敢于经受考验的支柱。勇气能使人坚强起来,迎战缺乏勇气时看来是严酷的现实,敢于喝退大难临头时的死神。”

海明威从一种独特的忧患视角,站在被艾略特称之为“荒原”的那块土地上,以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文学作品重新诠释了西方文化中最重要的那些部分,确立了一种生存方式和法则,即海明威法则,教会了人们怎样面对苦难、痛苦和挫折,甚至是死亡,使我们明白了为什么死亡成了海明威写作的主题,

随着时光的流逝,在大浪淘沙、尘埃落定以后。世人所讨论和思索的不再是海明威的生活细节和具体的作品分析,而是把这些东西看成一种海明威现象,一种符号和象征。

一个伟大的作家。其本身不一定形成自成体系的哲学思想,但他必须基于一定的哲学思想,对整个世界有自己比较系统的理论看法,即哲学观。这样,他才能以哲学思考的眼光。看待错综复杂、变化无穷的客观世界的诸种现象,从而窥其内在的秩序和必然的联系,探索事物发展的规律。哲学思想推动作家做出进一步成熟的思考,赋予他们强烈的时代历史感。优秀的小说总是在不同程度上表达了作家的哲学观。同时由于具有普通意义的人生和社会哲理相吻合,从某种意义上讲,伟大的作家必须是伟大的哲学家或具有哲学头脑的人,

从文化、哲学角度看,对海明威的研究已经具有了本体论的意义。因为他是在用文学话语来解答一个个的哲学命题,他是文学界的哲学家和文化行者。从文学角度看,海明威研究已具有了诗学价值,因为海明威已从当下走向了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