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释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中的八句箴言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张小玫

摘要:作者试图用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的八句箴言来引证她生命中的追忆随着年华似水流逝。

关键词: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卡持来兰花;巴尔贝克

(一)粉衣女郎

普鲁斯特:“我站起来,克制不住想去吻一下粉衣女郎的手……我的心怦怦乱跳……我上前抓住她伸过来的手,把它送到我的唇边。”(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第一部在斯万家那边第一卷贡布雷第48页)

作者释:克制的弹簧;把心射向欲望的唇桨。

远镜头:那日,和往常一样漫步至HiUdale,走前门进,习惯性地先来到冰淇淋店,花$1.5买了一杯lemonadc,接过lemonade准备转身离开时,只见柜台内侧一个披着金色长辫子的背影向离我相反的方向走去,我的眼前顿觉一亮,叹道竟有留这么长的头发的男人。我手拿Iemonadc,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进了一家卖玻璃制品的商店,这家店子也是我素日钟爱的一家,常在里面流连忘返,让那些炫目的玻璃闪我的眼,真是其乐无穷。可是那日,我一进玻璃店心里就咕哝:“不行,我一定要看看那长发男孩的脸。”想了想,找个什么理由呢,于是边想边往冰淇淋店走去,走到冰淇淋店的正面,他正好在柜台的左侧,我一靠近柜台,他就上前来问我有什么可帮忙的,我说我叫小玫。他重复道:“Xiaomei”,他一开口,那低低的磁音又让我的心咯噔一下。我对着他,脱口而出:“Can I take a picture for you?”他不假思索就说可以,而且马上就耍从柜台后跳出来。我赶紧制止他,说我没带相机,能不能换个时间为他拍照,他说可以,便取来一张小纸条。写下他的名字Bergere和电话,我也留下了我的名字和电话。约好了去动物园拍照。可是我回去后,他来电话说约好的那天他有事,我说那改天吧,就把电话挂了。我当时还不知道该怎么约会,只是一心想看他把头发放开来的样子。从此,我爱上留长发的男人。

(二)卡特来兰花

普鲁斯特:“……您说实话,我还不至于招您讨厌吧!我想闻一闻,看看花的香气是不是全都跑了。什么味也闻不见。跟我说实话吧。”(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第一部在斯万家那边第二卷斯万之恋第135-136页)

作者释:厌厌屈指拨花缱;伊耸歙于甸香气长驱园。

远镜头:单恋的感觉真好。深刻,清晰,无人受伤害,没有琐碎和埋怨。风随着思绪撩动渴望的前额,上扬的光彩映红美人如丝的长发。爱慕的眼神片刻不离地紧觅他的躯体,扫荡安琪儿坠在他耳垂上的碧燔,那是我纷烦跌宕的鹿蹄打翻的玉盘儿里的焦聚。汩汩的湄岸靓妆芩展的韧调,手执胡笳的愚樵落寞地追索十八拍的幽韬。

(二)手

普鲁斯特:“如果有什么不近人情的施礼习惯以另一种动作代替了握手,我大概就只能每天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望着她那不可触知的手兴叹了。”(普鲁斯特,(追,rC似水年华),第二部在少女们身旁第二卷地名:地方第531页)

作者释:追不及待的情人流盼郁娘如华的右手;不近人情的郁娘却奉出慷簌沸滚的春酸。

远镜头:冰淇淋店的女孩过来问我,“Whats all this for?”那时我正在往三脚架上安装长镜头。我回答说,“Ⅱ广smy hobby,”接着就把Bergre(霞)推到墙角。他换上我给他买的衣服出来时,背上的衣角没掖好,我不假思索地就伸手替他把衬衫的背面往裤里塞,只觉得他的背柔柔的,滑滑的。给他衣服时没买皮带,我就到对面的商店问售货员该买多大号的皮带,结果我买的34号正好是他的号码。皮带是黑色的。衬衫也是黑色的,配上铁灰色的长裤,和别在他的领角的马耳他别针,以及瀑布般的长发,霞的样子迷人极了。我让他抬起一条腿,用一只脚顶住墙,他极不乐意,对我做鬼脸。我要他重复Bob的姿势,当然我没有告诉他我的这个小秘密。我满手汗星星,激动地在冰淇淋店前的长椅上上蹿下跳,就像第一次给他拍照时一样,那次我热得额头冒汙,不停用手擦汗。于是霞领我到商店外吹冷风。那次我只给他拍了两张,我要他kneel down,他顺从地遵命,谁料想就这两张却是完美的,遗憾的是那次拍完后霞把我给他的白色T恤还给我。我回家时把它扔进了垃圾桶。这次拍完后,我和霞在长椅上坐下,他说起他的一个朋友刚把长发给剪了,他的语气带着遗憾和愤怒。我问霞如果朋友离开他怎么办,霞说,“Imoveon,”我说如果不停地换朋友,等到有一天想throw anchor时,却会发现找不到港湾。霞回敬我的这句话是在5个月后,在Green Bay的Egg Harbor。他默默地问我蛋湾要不要。这次我在霞进去换衣服时就离开了,没有拿回我给他的衣服,他默许收下了。

(四)Balbec

普鲁斯特:“我感到,吻她的双颊就如同在吻整个巴尔贝克海滩。”(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第三部盖尔芒特家那边第二卷第767页)

作者释:海朝巴夜望尔垂柳;滩颊洋溢吻痕贝多吐克拉丘。

远镜头:

我想紧拥您,却怕这激情的碰撞,压碎您的心脏;

我想热吻您,却怕这潮湿的温床,浸透您的琼浆;

我想忧思您,却怕这寂寞的长巷,直通您的澜墙;

我想缠绵您,却怕这泪涟的霓裳,撩起您的惆怅;

我想激荡您,却怕这隆隆的滚杖,拍打您的麦场;

我想击穿您,却怕这眩目的夕阳,刺中您的瑰乡;

我想情系您,却怕这粉碎的旧酿,支离您的遗像;

我想梦断您,却怕这飞逝的嫁娘,落人您的逃荒;

我想网罗您,却怕这愚夫的浅塘,泄露您的汪洋;

我想战胜您,却怕这欲望的囚漭,败于您的排枪。

(五)幻影

普鲁斯特:“他们所需要的,恰恰是幻影……幻影形形色色……目的在于接触一种不现实的生活……巴尔贝克的条条道路到处有幻影神出鬼没。”(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第四部第二卷第三章第1139-1140页)

作者释:踽行的幻影怊抆幅拂;阑珊的形色鬼没神出。

远镜头:最亲爱的Bergbre,前天夜里我问神什么是幸福,她说:“最可爱的小女孩。”我思忖完美的灵魂需得经过锤炼,而这锤炼人伦的匕首直刺软弱和浮躁。软弱的性情常常与温柔难舍难分,她模糊我们的视野,疲软我们的果决,原本清晰的轮廓在踌躇中棱角黯淡,其实眩晕的感觉无非是意识的短暂旖降在眼前所呈现的漆黑。摸索的手指所感触的空寂和肌肤摩挲的滑润相比难道不是物质在热望的交流中的迟疑和缱绻。您还是不懂踯躅的歉意,他佝偻的脊骨企盼春潮的艴涂。在这么长久的分离后,我越来越深切地被您的勇气和热忱所烘燃。生命曾经呈现在我的眼前的一幕幕场景和她为我的知性的觉悟所落下的鞭策如同纷纷扬扬的雪花清洁我的呼吸并且深情地注入我的血脉,感恩不足以显明柔弱身躯那张开的羽翼的鼓醍。我想清晰地看清您的同情为我留下

的赤辙,尽管我始终因着您的如此年轻的灵魂所拥有的坚毅而震撼,我都会一如既往地为您恳请智慧和幸福淋到您的心田,那将是神对我的应许中最甘甜的幽澜汇淬,

(六)忧伤

普鲁斯特:“心中的忧伤本就疯疽癫癫,谁听它倾诉,谁就更加疯痛。”(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第五部女囚第1210页、

作者释:疯乃生长旺盛但不结果实的作物;伤却因着感触而倾诉满怀异常的苦荼。

远镜头:我问霞我给他拍的照片呢,他取来照片小心地递给我看。我把那张背面写有我为他取的中文名的照片翻过来,欲言又止。

“Xiaomei!,霞唤着我。我从椅子上起身,随他走到窗前,那夺目的夕阳从湖的那一头扑面而来,我愣了一下,转过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伸手把霞紧紧地拥在怀里。面颊伏在他的胸口上,望着夕阳,听他隆隆的心雷在我耳畔急速振颤。我对神说,“就停在这一刻吧!”他终于在半年后实现了与我同看夕阳的诺言,那是我第一次在冰淇淋店见到他时对他说过的话,第一次约会时他的不能践约粉碎了我一往情深的真切,随后的半年里我堕落的时候他是否在看我的泪泻。我对霞说我与一个比我年长的男人发生关系,霞说女孩子喜欢找象父亲般的男人:我说我自己选择流产杀死了与我丈夫的婴孩,霞说胚胎只是个动物:我说我抱着那个被我看护的小男孩时,小男孩说,“J0rdans heavy!”译成中文的意思是,Jordan真沉/诚啊!霞说,“I know!”我掩面失声痛苦,只因为六年前临别时都设有吻Jordan一下。那天下午我离开后,]oIdm\哭了四个小时,后来他的父亲带他到我打工的餐馆去和我道别。当时我看着JOrdsn,眼泪都快出来了。我坐在椅子上,霞跪在我面前,听我诉说。我把脸伏在他的肩头上。心中一阵甜蜜油然而升。

(七)占有

普鲁斯特:“占有任何女人本身都不如占有她使我们痛苦时为我们揭示出的真理那么宝贵。”(普鲁斯特,<追忆似水牛华),第六部女逃亡者第1491页)

作者释:被占有的癫池,泓琛袱痪;被舔拭的痛苦。如砭茹芦。

远镜头:分离的痛苦就如同那黑骊,听着天上的雷声,看着闪电照亮的夜空,那黑骊在快道上疾驶,无论前方有多少荆棘,它都勇往直前,因为时间只会前行,那滞后的马蹄声给这世间留下空灵的节拍。分离就是要在时空的轨道上拉开距离,仿佛那张开的弓,要想射得远,就必须将弓张得紧,张得满。我总是怀着激动的心情给那些在我的眼中留下痕迹的人们书写我的感受,每次的最终结果都是分离。我想分离已成为我的生活的一部分。分离陶冶我的意志力和决心,而痛苦就是黑骊的四蹄,它们拼命地狂奔,四处乱擅,直到筋疲力尽,但是黑骊从不认输。它在奔跑中重新获得知识的力量,在碰撞中再次拾起错误的头盔。痛苦在分离中酝酿陈醴,在追悔中縱饮涕泣。没有分离就没有距离,没有距离就没有欲触不能的手,没有够不着的欲望就没有燃烧的胸膛。距离在分离中拉近,在百倍的努力中一寸一寸地走向连接。我们期待那水乳交融的美妙一瞬间。而更令人向往的是融合后的沉淀,那是任何力量都分不开的智慧的结晶,它将随着岁月的流逝与日剧增,不断地凝聚,不断地锤炼。它是黑骊的喘息在晨曦到来时的畅快淋漓。和我一起呼吸吧,霞。

(八)台阶

普鲁斯特:“生活的全部艺术在于把造成我们痛苦的人只当成能让我们进入他们的神明外形的台阶,从而愉快地使我们的生活充满各种神性,”(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第七部重现的时光第1725页)

作者释:无论是上台阶还是下台阶:神都将支点架在大步流星的疾竭。

远镜头:

您说该怎么追?

打碎花瓶取出花束吗?

捣乱蜂房吸取蜂王浆吗?

凿破坚冰猎杀海獭吗?

花儿无需花瓶本就芬芳,

蜂王浆离开蜂房依然甜蜜,

海獭挫败猎手的铁凿欢雀在坚冰的另一头。

继续缄默吧!

就连花儿也比不过您的傲慢。

就连蜂儿也穿不上您的雀衣,

就连獭儿也滑不过您的伎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