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细腻风光我独知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钱屏匀

摘要:《见闻札记》是一本立足于华盛顿,欧文个人游历的随笔集,以其清新自然。诙谐幽默,神秘诡谲的风格打动了无数读者的心扉。本文通过对该作品中旅游风光和人文景现的品读分析,结合作家的个人经历,力图展现欧文的游记作品特色。

关键词:田园风情;平民情愫;人文关怀

作为美国文学的奠基人之一,华盛顿·欧文以《见闻札记》一书而闻名于世,此书是一部集“讽刺与异想、事实与虚构、杂写新旧世界”的游记散文作品,堪称世界文坛的经典之作。欧文以他在欧洲大陆到处访古探幽的经历,用他那颗敏锐易感的心灵,将其沉浸在青山翠谷间、庄园宫殿处、废堡残垣侧、古塔旧楼中的深切感受通过丰富多彩的笔调倾泻成优美生动的文字,给世界留下了一部极具个性的文化遗产,这段丰富的旅游经历经过欧文的生花妙笔,以随笔散文的形式一一展现出来,为读者打开了一扇通往新奇独特世界的窗口。从中我们领略到渺远而神秘的欧洲风景,也了解到一个真实,率性,朴素,不喜浮华,向往淡泊的文学大师形象。

在这部传世名篇中,欧文的游历思想集中体现在三个方面。

1偏重田园风情和古代遗风

比起名山大川和历史名胜,欧文的兴趣似乎更多地倾向于毫不起眼的乡村风物。一角一隅,穷乡僻壤,这些看似平平无奇的景观却为他提供了最佳的创作家材,在无名的废墟中,在杳无人烟的山谷里,都留下了欧文不倦的足迹。这种独特的创作思维源于作者儿时就已形成的热爱旅游和热衷考察奇特的风土人情的习惯。这一点在(见闻札记)的“作者自述”一篇中得到了最好的应证。欧文写道:“我发现我散漫的习性使得我忽略了每一位立志写书的正儿八经的旅游者都考察过的重大目标”。因此“尽管旅游过欧洲大陆,可是因为只顾一味游荡,所以只在角隅以及穷乡僻壤画了些素描。于是速写集里挤满了茅屋,风景和无名的废墟,却忽视去描画圣彼得大教堂、罗马大剧场、特尼瀑布以及那不勒斯海湾。在整个集子里既没有一条冰川,也沒有一座火山”。欧文的这种“小径风光我独揽”的田园情怀贯穿于整本集子中,在{瑞普,凡,温克尔)中我们看到的是卡兹基尔群山脚下的古老小村庄,“有淡淡的烟从一座村落中袅袅升起,在那高处的青葱与近景的新绿交融相接之处。隐约闪露着农家的木屋顶。”在(英国的乡村生活)中,作者以一位外来旅游者的身份介绍了英国美丽的田园景色和淳朴的风俗人情,无论是壮丽的园林景观,朴素的农舍,还是风格奇特的古建筑,都历历在目,因为作者认为,要想真正了解英国人的性格,得深入乡间,涉足大大小小的村庄:参观古堡,别墅,农舍,茅屋;赏玩园林和花圃:穿越树篱绿径”。而整部作品中最有代表性的一篇小说——《睡谷的传说》更是将欧文对于乡村生活的热爱描写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尽管此文主要以其丰富的想象,诙谐的笔调,悬疑的情节而闻名,但其中同样令人过目不忘的是欧文在描写“睡谷”幽雅环境时所花的笔墨。”睡谷”是一处世外桃源,它坐落于哈德逊河东岸,山水明丽,笼罩在一片如烟似雾的梦幻之中,“算得上是全世界最安静的地方”,“尽管当时美国革命风潮涌动,睡谷中的荷兰人后裔们依然过着自给自足的悠闲生活”,的确有“不知秦汉,无论魏晋”的味道。欧文自己说“要是有一天,我想退隐,逃避纷纭的俗世,在恬静的梦中度过烦恼的余生,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会比这个小小的山谷更使我满意的了”。

作为一位散文家,欧文不像梭罗那样着迷于大自然的意蕴或沉浸于冥想以及与大自然的对话之中。也不像培根那样热衷于探讨哲学与道德问题,他所钟情的是渐渐消逝的欧洲传统文化和哈德逊河畔的村庄,这些在旁人看来单调平常的画面在欧文那里却被赋予了许多神秘元素,诠释成多姿多彩的浪漫传奇。

2平民情慷

欧文用他的性灵作品征服了千万读者的心,继而成为一代文学大师,被尊称为”美国文学之父”。但他本人个性恬淡,不事张扬,不愿逢迎,不喜攀附权贵。在(乡村的教堂)中,欧文对于一个大富之家在教堂的庸俗行为和傲慢无礼的表现做了细致的描摹,尽管他们华服美宅,马车精美,可是举止粗俗,极尽卖弄,惹人厌恶。通过对其徒具其表的华丽和空洞的灵魂进行的温和讽刺,欧文表明了自己对上流社会的态度:“真正受人尊敬的贵族家庭是毫无骄矜之气的”,他们“外表朴素谦逊,一般乘简朴的马车来教堂,也经常步行,与农人交谈时,一方并不傲慢无礼,另一方也不卑躬屆膝”。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文学大师简朴的平民情怀,欧文对于贵族绝少称颂,对于平民百姓却倾注了极大的创作热情,正如他在这篇游记散文中所述:“我对贵族并不尊敬,除非其具有灵魂的高贵。”欧文的这种朴素而独立的精神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一文中亦可见一斑,他并不像一般人那样在参观这座埋葬王公贵冑,文艺名流的教堂时盲目地顶礼膜拜,人云亦云。而是发出了“不朽的声名是无益的夸耀”的叹息,当看到精雕细琢,威严肃穆的国王,教士,贵族墓碑时,欧文感叹他们在世时为名缰利锁推推操操,死后还要大兴土木,树碑纪念,以“谋求在此虚无的荣耀中获得更多的声望,获得一块可叹的纪念碑:奢望能在世人思想与钦羡中永世长存”。对此作者表现出来的不屑与嘲讽是显而易见的一一“念及于此,几乎令人哑然失笑”。相反,在参观“诗人角”时,作者对文学巨匠们进行了由衷的赞美,认为他们的声名“不是由暴行和鲜血换来,而是因其勤奋的工作给世人带来特别的快乐而获得”。由此可见,欧文将自己作为作家的使命与关注民生紧紧联系在一起。在<见闻札记)中,普通百姓的生活是欧文创作的中心和焦点,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被看作是最佳的人文景观而由作者敏锐的眼睛和心灵捕捉、渗透进自己的山水作品中,从而使(见闻札记)全书弥漫着浓厚的平民情怀,与此同时,作者也常以恬静闲适的心情置身于英国乡间,以幽默讥讽的语调描写英国乡村贵族们的生活。

欧文生活在美国独立革命这样一个充满动荡和变革的年代,外部环境的扰攘使作者向往一种宁静、安详、淡泊名利的普通人生活。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欧文乐意与普通人为伍,崇尚简朴的平民思想。

3人文关怀

作为一位伟大的浪漫主义作家,欧文的作品植根于民间,因此他对于世间的疾苦和个人所遭受的悲惨命运给予了深切的同情。在《妻子》一文中,通过一位在丈夫遭受逆境与巨大精神压力时不离不弃,默默支持的妻子形象的描绘,欧文深情讴歌了女性的伟大,他说:“女性温柔纤弱,事事依赖,在生活一帆风顺之时。总是醉心于琐碎之事。但当不幸袭来时她们却突然勇气倍增,给丈夫以安慰支持,毫不退缩地忍受逆境的巨大苦难。”而在《破碎的心》里,作者所展现的则是一位失去心爱之人的悲苦女子形象——“没有比在那样的场合看到那种深入骨髓的悲哀更令人震惊痛苦的了,她如同幽灵般游荡,形单影只,了无生趣,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忧伤令人默默无语,为之落泪。”在(寡妇和他的儿子)中,欧文极力刻画了一位失去儿子的老妇人灵魂的哀伤,他说“老人的哀伤会使生命最终陷入严冬,从此再无欢乐可求,是一种真正无从安慰的悲伤”,“这座忧伤的纪念碑抵得上一切堂皇的纪念”,老人孤苦无依,形销骨瘦的凄楚成为永恒经典的文学形象。在这里,我们看到是一颗善良敏感的赤子之心和一份悲天悯人的情怀。欧文的作品常透着一股忧伤的气息。他对人类遭受的不幸倾注了真切的同情与共鸣,加上其细腻委婉,丝丝人扣的描写,让读者不禁为书中人物的命运痛心叹息。

欧文的作品历经岁月的涤荡依然清新怡人,拥有历久弥醇的魅力,在他的作品中我们领略到一片洗尽铅华,不染尘埃的性灵天地,在夏日的午后,在寂寥的深夜,在喧嚣的都市文明中,读一读欧文的游记散文,走进那一片满目皆绿的灵魂森林。可使尘俗顿消,宠辱皆忘。心清神爽,让人不由久久沉浸在大师细腻的笔触和无边的浪漫情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