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Bing:微软的搜索大反攻

2009-09-14 08:36:44 《软件工程》 2009年7期

苗得雨

6月1日,微软终于全球同步推出了“蓄谋已久”的搜索引擎Bing,其中文名字别具意味——“必应”。这是微软宣称用来挑战搜索霸主谷歌的一张王牌。与微软以前的Live搜索相比,Bing究竟有何不同之处?它能否真的如微软预想的那样,使微软在搜索领域一举超越谷歌?

Bing的亮点和杀伤力

目前,虽然必应的多个语言版本都已经同步到位,可是真正具有全部功能的还是美国地区的英文版,因此我们的产品体验也将围绕该版本来进行。与Live搜索相比,必应的一大变化体现在用户界面上。因为微软正在试图将新的搜索品牌从过去的Windows Live家族中剥离出来,所以必应不仅拥有了独立的产品Logo、页面风格和工具栏,更是在微软Silverlight展示技术的支持下,获得了华丽的背景和优雅的菜单切换方式。移动鼠标,背景图上还会浮动光圈,介绍与画面有关的细节。这个创意比谷歌在Logo上作文章更具视觉冲击力,也强化了微软新一代产品“一切以用户体验为主”的思想。

当然,必应最大的亮点还是集中在搜索结果的优化。首当其冲的是被称为“分类搜索”的新概念,在搜索结果页面上,结果分类、相关搜索和搜索历史共同构成左侧边栏。以Beatles关键字为例,结果被分成图片、歌曲、歌词、专辑、视频等若干类别,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对于热门关键字的搜索效率。加上相关搜索的支持,用户可以只通过一次输入就获得全方位的网络资讯。除此以外,必应在结果条目的处理上也大大地加强了,它不仅引入了Deep Link(深度链接)来支持类似谷歌“站内链接”的特色,更是整合了自身的Best Match(最佳匹配)、Quick Preview(快速预览)等特性,在这方面达到了与竞争者同等的高度。

例如,对微软官网的搜索结果将会把微软官网的链接放在相对独立的区域,并且展示站点地图,方便用户的快速查看。其次,必应加强了Live搜索原有的Instant Answers(建议答案)功能,提供了包括天气、购物、股市、Wikipedia、文件后缀名等类别,给用户带来超出预期的人性化体验。最后值得一提的是xRank,这项服务可以跟踪热门关键词,如名人、博客、产品等的流行趋势,展示了必应在网络统计和数据挖掘方面的潜力和决心。

总的来说,微软必应还是给人留下了耳目一新的印象,它在搜索速度和稳定性方面并不输给羽翼丰满的谷歌,同时又能够在“协助用户决策”方向做出突破,前景乐观。但是,目前被寄予厚望的中文版必应还是一个雏形化的产品,虽然界面已经刷新,但大多数新的功能并没有被包括进来,然而,它毕竟还没有擦去Beta版的标示,我们对中文正式版的必应还可以保留足够的期待和想象。

来自谷歌的压力如影随形

谷歌是微软近年来少有的,能够给微软造成强大竞争压力的对手。更令微软头疼的是,这个对手年轻、充满创意,它的搜索技术带来的巨额广告费让它拥有了巨大的现金流,足以对微软构成威胁。

不过,许多微软用户记忆中仍然留存着MSN中那个糟糕的Live搜索引擎,在Bing推出之前,仅凭着Live搜索引擎,微软显然追不上谷歌的步伐。微软的领导者们渐渐发现,人们开始抛弃微软了,Windows“开始”菜单中的一切程序似乎都是多余的,大众只需要打开IE或者Firefox就可以享受到与以前一样的软件服务。因此,如何加快互联网时代的软件部署成了微软的头等大事。微软逐渐放弃自己多年“抄袭”竞争对手的发展方式,转而开始用金钱收编一个个行业内的有潜力的企业,以最快的速度和步伐推进自己的互联网战略。

当谷歌开始向互联网最大的广告供应商DoubleClick伸出橄榄枝之时,彻底将微软逼入了绝境。至少在此之前,巴尔默就认为谷歌是占据统治地位的搜索引擎和互联网广告公司,它聚敛了全世界75%的付费搜索收入。

收购DoubleClick后,谷歌即可将网络广告生产线的两端连接在一起。虽然近年来“显示广告”的份额被搜索广告逐渐侵吞,但是,随着MySpace和Facebook等社群网的强势出现,广告条和广告位对广告客户们的吸引力将会越来越大。谷歌收购DoubleClick将令微软雪上加霜,因为谷歌会成为世界上最大也最专业的互联网广告商,也就意味着谷歌拥有前所未有的庞大现金流,这些前所未有的资金不仅会提高谷歌的盈利,激励股东对谷歌的信心,现金也会推动谷歌开展一些更加异想天开的网络计划。

微软完全知道垄断的可怕,并且这种可怕的情况正在发生。微软已经没有退路了,它必须成功研发出有技术含量的搜索引擎才有与谷歌较量的基本实力。也只有这样,微软将能快速提升自己在互联网领域的竞争力,而不用过分担心谷歌这个互联网“霸王龙”对自己的致命威胁了。不过,微软的最初计划并不是完全依靠自主研发搜索引擎,而是通过收购实现目的,第一个纳入它视野的就是雅虎。

因为雅虎是公认的网络显示广告市场领袖。通过吞并雅虎,微软能够获得的不仅仅是一个成功的搜索霸主,更是一个积累14年的互联网品牌,全球数以亿计的忠实用户、完备的互联网产品技术线、超过20%的搜索市场份额,还有雅虎全球被人忽视的庞大亚洲市场基础。而两家公司的IT资源合并,将能有效提高微软研发能力,改善技术服务,增加产品服务,扩大规模效应,赢得更多在线受众。

在美国,报纸与电视受互联网冲击的程度要远远高于中国,新闻集团主席默多克曾说“谁拥有互联网,谁就拥有了未来”,这正是雅虎的魅力所在。可以想象,如果微软成功并购雅虎,微软将会成为全球第一个拥有10亿用户的庞大公司,它每年将至少会制造超过9亿美元的递增效益,通过庞大的用户集群和产品链,微软不仅能够巩固住自己软件行业的霸主地位,更能够继续顺利推进家用电器电脑与互联网结合的战略步伐,创造出更多的盈利增长途径、更多的服务、更大的业务。而在不远的将来,由雅虎提供的互联网内容资讯与社区互动将会顺利地通过微软的视窗系统的庞大软件链自动接入到用户手机、PC、笔记本电脑,甚至是你安装了Mobile操作系统的汽车导航中。

由此可以看出,收购雅虎对于微软来说,有着庞大的现实利益与企业发展战略意义。不过,这场收购最终以失败告终,而失败的原因,除了有雅虎CEO杨致远的殊死抵抗外,谷歌在这场交易中起到的“拆墙”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

雅虎之外的B计划

雅虎收购失败之后,微软已经开始为对抗谷歌预备第二支后备梯队,这就是通过收购有搜索引擎经验的公司,然后自主研发属于自己的搜索引擎。微软的第一个目标是一家名为Powerset的搜索公司,这也是现在Bing的主要开发人员。

这家总部坐落于美国旧金山的Powerset公司之所以能够吸引微软的注意,全部得益于它在2006年推出的一款基于自然语言特性的“语意搜索引擎”技术。这项技术使得Powerset在搜索体验上显得比谷歌更加人性化。

目前,谷歌使用的是PageRank技术,就是通过一定的统计学方法计算用户所搜索的关键词在网页中出现的频率,从而把相关的结果返回给用户。因此在使用谷歌搜索的时候,用户必须事先提炼在脑海中查找问题的核心字词,然后通过一系列关键词组合才能够搜索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虽然谷歌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能够给出用户准确的答案,但是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关键词技术也会暴露出自己技术上的瑕疵。例如,如果有用户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哪支球队曾在世界杯中战胜过巴西队”,除非有人询问过并且回答过这个问题,否则谷歌最终的搜索结果很可能并不是用户想要的答案,或者用户可能需要再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大脑中经过二次筛选后,才能够在众多网页中筛选出自己寻觅的真正答案。

而Powerset采用的语意搜索显然在表现方式上比谷歌更具人性化,它通过在用户输入的一句话中提取多个关键词,并根据关键词的含义和联系建立语意索引和实体关系间的概念图表,并最终找出符合人类思维的真正的相关结果。这使得Powerset的搜索引擎具备从现有搜索市场突围而出的条件。

因为它允许用户利用整句的问题向搜索引擎“索要”答案,对于“哪支球队曾在世界杯中战胜过巴西队”,Powerset给出的第一个搜索结果是包括法国在内战胜过巴西的球队。而谷歌在对付同一问题时显然要弱一些,大多数情况谷歌给出的结果是巴西球队战胜的对手,而不是战胜巴西队的球队。因此,在信息爆炸与重复度非常高的Web2.0时代,这种能够“读懂并理解”用户提出问题的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将使Powerset搜索引擎具有无穷的魅力。

微软给出一亿美元的收购价格,展现了它对Powerset的坚定信心,互联网市场与技术领域的许多专家也认为语意搜索凭借着智能式的搜索方式很可能成为“谷歌杀手”。通过收购Powerset,微软认为自己能够迅速提升追赶谷歌的技术动力,特别是当用户需要找到特别专业与详细的问题答案时,Powerset精确匹配能力的优势就会凸显出来。

此外,对于类似谷歌这样的已经膨胀到一定体积的超大搜索引擎而言,它无法轻易将自己的搜索方式转换为语义搜索。因为在经历了数年的积累之后,它们已经扫描并对许多网站的页面进行了索引优化,这些引擎目前都将自己的精力集中在了每天新增的成百上千个新网站中。而将现有的搜索引擎更换为语义搜索技术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消耗,因为语意搜索所采用的页面分类和分析技术与现有技术完全不同,搜索引擎需要重新扫描分析所有的网站页面,这对于谷歌而言,无疑是重新变回2000年前的自己再从头开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谷歌的管理高层对于微软收购Powerset公司一直都表现得非常不屑,甚至放言说,语义搜索是一项没有任何意义的技术——显然,微软并不这么认为。

虽然上述困难微软也同样需要面对,但是与谷歌的搜索引擎不同,微软的Live引擎近年来一直在关注专业领域,尝试为特定的细分人群提供精准服务,以任务为中心的搜索是微软企图超越谷歌的迂回战术。而且,Live搜索引擎如今已经在搜索购物、旅游、健康等专业领域拥有一定优势,而语意搜索能够大大提高用户搜索时的精准率,对于肯花446亿美元捍卫自己王朝的微软来说,是几乎可以不用多加考虑的成本。

语意搜索和必应的未来

语意搜索虽然被称之为“谷歌杀手”,但从严格意义上的定义来说,Powerset搜索引擎更为贴切的说法或许仅仅是一款维基大百科搜索引擎,因为目前Powerset只针对维基大百科网站进行页面索引分析,因此,用户目前还不能够在该引擎上搜索到除了维基大百科之外的其他网站内容。这种情况也是语意搜索现阶段需要面对的另外一大难题——效率。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服务器中的每个CPU需要平均耗费20秒的时间来分析网站中的一个页面,这成为语义搜索的最大弱点。

值得注意的是,Powerset并不是市场上唯一的语意搜索引擎。目前,已经有多家搜索引擎公司在开发相关技术,部分公司甚至取得了与Powerset相似的成绩,例如,Cognition公司在法律和健康专业网站方面的语意搜索具有一定的优势,Hakia搜索公司也筹集到了2100万美元开发语意搜索技术,而类似百度百科的人肉搜索或社会搜索引擎的完善也将对语意搜索构成威胁。

况且,仅通过Powerset的一项语意搜索技术要杀死谷歌难度也很高,因为它在识别视频和图片上并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目前只能扫描用户、描述一段视频,或者一张图片的单词,但不能对一段视频中的音轨或者图像进行分析,而谷歌在开发视频搜索领域的力度非常大。另外,谷歌已经拥有了相当多的忠诚用户,除非语意搜索得出的结果比谷歌引擎更优秀,否则很难让这些忠诚的追随者“变心”。

Powerset赖以生存的维基大百科也非常不可靠,因为维基基金会也在开发一款开源搜索引擎,而且,由于是开源技术,这也就意味着以后任何一家网站都可以可以将这款搜索引擎整合到自己的网站上,维基基金希望,有一天网民登陆任何一家网站都可以随时随地搜索,而不用特意选择某个引擎或者某个网站,显然,这对于微软和谷歌都是一个威胁。

因此,微软当初收购Powerset就是为Bing做引进人才的准备,其次才是通过NLP(自然语言程序)和语意算法来完善现有的搜索引擎。微软首席执行官斯蒂夫.鲍尔默此前更是多次在公开场合反复重申,发展搜索引擎将是微软的长期战略,特别是在收购雅虎未果,并且Live搜索业务低迷的时刻。

当然,鲍尔默不可能没有注意到搜索市场的蛋糕。根据分析机构提供的数据,全球搜索广告市场的规模将在今年达到258亿美元,到2012年将增长到510亿美元。谷歌的每一个竞争对手都盯着这个市场,并在开发创新技术上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和人力,以期在未来十年改变搜索市场目前的格局。

从目前必应的部署行动上看,微软为此次的品牌调整做了很充分的技术准备。例如,MSN的全部网站都在两个月以前就开始了针对必应的前身——Kumo的部署和集成测试工作,并且调动了页面工程师全线的力量。Kumo的测试完成到彻底替换Live搜索,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效率之高、规模之大,在搜索引擎的发展史上可谓史无前例,这彰显了微软推出这一新品牌决非匆忙行事,而是有着深刻的战略背景的。

首先,微软在过去一直没有一个清晰的网络产品定名方案,这一点饱受分析家的批评,Windows Live、Office Live、Microsoft开头的产品林林总总,这形象地体现了公司在产品Web化思路上的欠缺。经过了雅虎收购案和各种收购方案的不欢而散,微软终于决心重新建立一个独立的品牌来代表其在Web方面的所有产品,与传统的桌面产品品牌Windows、Office等“解绑”,从而成为一个并列于甚至高于传统面产品的新家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必应的推出的确是弥补了微软庞大产品线上的空白。

其次,新搜索引擎的加入,整合和推广了现有Web技术,这包括WebSlice和Silverlight。必应高度依赖这两种微软自有的Web技术——前者应用在必应的搜索结果预览上,后者则直接用在首页。虽然Silverlight被加入Windows自动更新项目已经近一年半,但是真正的应用非常罕见,开发者比起其竞争对手Flash而言更是寥寥可数,而必应第一次作为一个开放平台和运营实例给了用户和开发者信心,使得这两种“微软制造”的技术能够最终加入开发者的应用名单,这对微软的Web产品在未来站稳脚跟有着决定性的意义。从这个角度上说,必应可以说是一个微软现有Web技术的活样本,以其品牌效应来吸引Web开发者转向微软技术阵营。

同时,微软的核心竞争力相关部门也试图通过必应发力,得以在未来的移动平台之战中打出王牌。这一点似乎现在并不明显,但是这个产品恰恰在谷歌准备推出其集大成的产品Google Wave时匆忙上线,就很有意义了。谷歌在力推自己的移动计算平台Android,但缺少的是像Live Meeting和Communicator那样的全面应用。而微软则也已经深深地意识到Windows Mobile在移动计算方面的局限性:它不够小巧、不够开放,不能满足像Android那样的灵活性要求。不久以前,微软推出了云计算平台Windows Azure,但仍然不能吸引足够的开发者和用户去使用,因为他们不了解这个开发平台究竟能够运行在什么计算平台之上。现在,答案已经出现了,未来的微软移动计算平台将有自己的基础和应用,这个答案就是必应。

正如业界分析的那样:“Bing不仅是一个搜索引擎这么简单……一个搜索引擎的名字就是所有移动产品的名字。”必应的推出,不仅仅标志着一个产品的登场,而是一套战略的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