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软件企业的竞争与合作

2009-09-14 08:36:44 《软件工程》 2009年7期

陈 飔

软件企业间是相互竞争的,但竞争的方式有不同:排他的、对抗性的竞争是低级的、恶性的,是应该反对的;兼容的、合作式的竞争是有益的、和谐的,会促进企业进步,就值得提倡。

原始软件产业生态:同行是冤家?

有同行无同利。这种适用于各种产业的商业生态,其实谁都不喜欢,但人人又都在创造这种生态,为这种生态添砖加瓦。结果总是得者侥幸,失者唏嘘。在中国国内的软件公司之间,真是应了一句古语:同行是冤家。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惨烈的市场竞争,而不是合作,甚至连分工式的合作都很不情愿。为什么呢?

企业的境界还没有达到某个层次,还仅仅处在技术层面,甚至是低级技术层面。还是匠人的层次,没有产业和市场的观念和高度。这就如同传统产业在车间里的竞争,还是加一把柴、添一把火的竞争,根本就谈不上设计、管理、市场。至于说大市场、价值链、分工协作,压根儿就没有想过。不就是编程么?你会Java,我也会;你研发得出来,我也能。实在不行,就搞一个过来,研究一下,仿造一个出来。更何况还有很多开放源代码的产品可以“改造”呢!结果是各软件企业恨不得“你有我有全都有”,“你没我没谁也没”。知识产权、核心竞争力在中国软件企业中几乎属于稀缺资源,至于说长期在某一领域或方面领先的软件公司就更是凤毛麟角。

在技术和产品上是同质化的,在市场价值链上又是处于相同的价值环节上,于是竞争就变成了简单的直接对抗。价格战、贿赂用户,互吐口水争相揭短,竞相推出新词儿压制对手,甚至刺刀见红的情况也有。许多网站论坛都成了竞争对手间“开战”的舞台,就连支点网之类并不很普及的信息化论坛一时间也成了枪手之间对决的战场。让人都难以想象的是,像锐眼竞争情报网(现已关闭)这样的竞争情报社区都成了CIS软件厂商“斗口”地方。其实,这些在营销人眼里都还是正常的、可接受的,觉得理所当然,甚至不时露出会心的微笑,为之拍案叫绝的场景也不鲜见。

汉王科技:竞争使人进步

做企业的人多半都明白这个道理,竞争使人进步。但是人们多半又不喜欢竞争,因为无论是主动竞争还是被动竞争,都存在胜负、得失的风险。这一点无可厚非,避免风险是人的本性。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的社会大力提倡竞争精神。在中国改革开放转向市场经济之后,冒险精神、竞争精神被倡导,企业竞争力也因此得到了很大提高。

我们的许多软件企业就是在竞争,甚至是与跨国软件巨头的激烈竞争中成长进步的。而有些软件企业则原本在市场上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并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出现,可是却在市场发生转变的过程中逐步被淘汰。他们不是被竞争对手打败的,而是被市场淘汰的。这就是所谓的“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汉王科技公司就是软件公司中因竞争而进步的一个典范。

汉王是从事智能识别软件开发的技术型公司。一开始,它的产品仅限于联机手写汉字识别输入系统,后来拓展到手写识别、印刷体字符识别、车牌识别、指纹识别、人脸识别等智能识别领域,并成为行业内的领导厂商。

刚一开始汉王做手写识别时,虽然做得不错,但市场一直打不开,是一个弹丸小市场的“孤独大王”。作为以技术为主导的厂商,虽然不怕在技术上有竞争对手的挑战,但对于市场上的竞争对手还是非常不愿意看到的。说实话,是一场几乎决定其生死的市场竞争之后,汉王才改变了对竞争的认知。

原来,在这样一个弹丸小市场里,突然进来一个跨国IT巨头摩托罗拉,向市场推出了与汉王相同的产品——慧笔手写汉字识别输入系统。当时汉王公司高层惊呼“狼来了”。也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就像众多的汉字操作系统一样,在微软的汉字操作系统推出之后,统统会被淘汰,汉王在手写识别软件领域即便不被彻底淘汰,至少也会被迫让出领导地位。但是几年的竞争下来,汉王并没有败下阵来,倒是摩托罗拉最终宣布退出了市场。

中国软件公司战胜了跨国IT巨头,其实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我这里强调的是,竞争让汉王知道了一个事实:在激烈的竞争面前,汉王经历了一段最具有技术创新力的高速发展阶段。在那一段时间里,汉王完成的技术创新是前所未有的,汉王开展的市场拓展也是前所未有的。甚至这个市场也在强大的竞争对手的共同作用下得到了巨大的发展,陡然间,这个市场的蛋糕被做大了。这件事情之后,汉王老总刘迎建感慨地说,是竞争对手帮助了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在激烈的竞争中,汉王在技术、市场、服务等方面的创造力被发挥到了极致。

杀毒软件:竞争使人疯狂

当然,竞争不仅使人进步,而且也会使人疯狂。知名杀毒软件公司瑞星封杀竞争对手的行为就让人震惊。

刘旭是著名的反计算机病毒专家,也是瑞星杀毒软件的原设计者和发明人,在辞去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兼总工程师两年后,创办了北京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带领科研人员开始了以防新病毒和未知病毒为主要功能的新一代反病毒产品的自主研发,并在国际反病毒领域率先创立“监控并举、动态防护”主动防御体系,成功研制了以程序行为监控、程序行为自动分析、程序行为自动诊断为技术特征,与杀毒软件思路完全不同的反病毒产品——微点主动防御软件。

微点主动防御软件研制成功的消息,特别是业界关于微点主动防御软件可能带来反病毒市场格局变化的评价,引起了杀毒厂商尤其是中国最大杀毒厂商北京瑞星公司的极大不安。瑞星公司非常担心瑞星杀毒软件的市场前景,而恐慌的背后,便是要想法阻止微点主动防御软件上市销售。但是,瑞星公司深知用正常的商业竞争手段无法阻止微点软件上市。在获悉微点主动防御软件研制成功的消息后,瑞星紧急找到了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处长于兵,共同商量了一个通过制造假案阻止微点主动防御软件上市的对策。于是,在2005年7月5日,微点公司莫名其妙地被网监处调查。网监处先是以“反病毒公司资质调查”为由,后又以“未采取安全防范措施”的案件调查为名,对微点公司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检查”,频繁传唤包括专家刘旭在内的公司管理、研发人员。同年7月21日,办案人员将扣押的装有微点核心技术的计算机送到瑞星公司。于兵还通过办案人员给刘旭“指明”两条出路,“一是把公司卖给像瑞星这样有实力、有背景的公司,二是不要在北京设立公司,搬回原籍福建”。随后,网监处以涉嫌“故意传播计算机病毒”为由,将微点公司副总田亚葵刑事拘留,以微点公司涉案为由,给全国唯一防病毒产品检测机构———国家计算机病毒防治产品检验中心发公函,要求其对微点主动防御软件不予检测,达到了阻止微点主动防御软件上市的目的。

几年后,虽然这场恶性竞争事件的结果是瑞星副总裁赵四章被捕,原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于兵被立案调查,但我们关心的并不只是这个案子的最终结果如何,而是竞争让某些企业疯狂了,如果这就是竞争的话,我们宁可不要也罢。其实,竞争的方式有很多种,对抗性的竞争背面是另一种竞争方式——竞合。这才是市场竞争的和谐方式。

软件企业:合作是更大的进步

软件企业之间是最容易合作的,因为软件这种以信息为载体、为对象、为结果的生产方式,无论是同一个生产运营环节上的横向合作,还是产业价值链上的纵向合作,都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

我们考察一下IBM、微软、甲骨文、谷歌这些巨型软件企业,看看他们是如何把众多竞争对手的技术、产品、市场等“竞合”到自己手中的,我们就会明白,竞争完全可以以非对抗的形式进行。

现在,软件企业们终于认识到,软件不是一个产品,也不是一个企业就能够解决问题的。软件是一个产业,在这个产业链中的生活恰恰应了热播电视剧的一句台词——生也容易,活也容易,生活不容易!这是一个高速变化的产业,甚至是一个迅速进化的产业。迅速进化就是生生死死的爆发性进行,物竞天择、大浪淘沙。你死我活,追逃避打,竞争异常激烈。

在这种市场环境下,竞争精神是企业生存下去的法宝。这其实不过是“生”的伎俩。要是把眼光放远一点,我们就会发现,软件产业还在发生着沧海桑田的变迁。在这种变迁过程中,生存的诀窍是物种创新,是创新式的适应。这才叫做“活”。而能够横亘生存竞争和产业变迁的企业,必须既要懂得生存竞争还要学会协同做“活”。那就不仅限于分工合作,还要协同创新。只有这样,产业生态和企业生活才是和谐的、进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