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贪吃蛇游戏

2009-05-05 07:43:28 《生意经·创业银版》 2009年4期

杜怀忠 黄 琼

都说天上不会掉馅饼,但世事难料,大概大半年前,小老板杜怀忠实实在在接到了一个大“馅饼”:跨国大公司出价150万元要购买他公司注册使用的域名。

然而,世事同样难料,还没等他从狂喜中反应过来。不久情势就急转直下,不仅快到手的“馅饼”飞了,连属于他的域名也没了。公司客户更大大缩水……

以下为杜怀忠的自述。

注册域名扩财路

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

原本是国内一家大型照明国企业务员的我,几年业务跑下来,便自立门户开了家照明器材销售公司。一开始我的市场定位就相当明确:主要经销、代理国内的知名照明产品,小部分简单产品自己进行生产或与对方合作。

要说做业务和推广,那可是我的强项,要么做品牌,直接就做名气大的明星产品;要么做口碑,一些名不见经传或不愿推广的厂家,生产出的产品不仅价格低,质量其实也不错,虽然一开始会比较难打开局,但利润发展空间相对较大。确定这两条思路后,我立即着手将手头的客户过滤分类,很快原有的客户资源就一一归位,新公司刚开张就已经手握不下十家照明企业的代理,还接下了浙江一家节能灯泡的合作生产单。

除了这些我以往惯用的经营模式,我还专门聘请了一个技术人员来搞公司网站,准备进行网络销售。考虑到公司的名字是“长明光”,我便取其中拼音的首个字母组成了网站域名:www.cmg.com.cn。经过一番设计更新,网站风风火火地做了起来,不仅有各种产品介绍,还设计了网上订购平台,我们的采购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来完成……

网络销售刚开始效果一般,但时间一长,不少外地的客户都习惯了在网站上下单操作,更有不少客户慕名找上门来合作。

三年里,我的公司资产从最初的20多万元翻到300多万元,每年纯利就有几十万元。虽然还只是偏安华南一隅,但在业内也小有名气。

一不小心成“玉米”

“什么?150万元?”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几个月前,一家美国照明器材公司的高级法律顾问突然找到我,开门见山表明了来意,他们出如此高的价钱要买的不是产品,而是我们的域名!

怎么回事?难道遇到跨国骗子了?

这个叫周胜利的上海男人可能从我错愕的表情上看出了什么,语气里带着一丝轻蔑:“你做照明的日子不短了,不会连我们CMG公司都不知道吧?”

说实话,这些年我主要接触国内的中低档产品,还真不太清楚CMG什么来头,而且周胜利居高临下的态度让我颇有点下不来台。

“周先生,你请先回,我要和我的董事会商量一下。”我潇洒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杜总,请你三思,总之我们的域名是不会给你用的!”姓周的脸上明显有些挂不住,大概没想到我这样的“小蚂蚁”面对这么大的诱惑,竟然还敢当面回绝像CMG这样的“大象”。

150万元啊!说实话,要不是太看不惯这个所谓高级法律顾问的嚣张气焰,我差点当场屁颠屁颠地就签字同意了,我这个小销售公司,哪里还有啥董事会。

送走了周胜利,我也冷静了许多,第一件事就是查这个CMG的来历。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它竟然是一家在国际上都赫赫有名的超级大公司!照明器材仅仅是其经营范围中小小的一项。他们也的确注册了www.cmg.com的域名,想注册www.cmg.com.cn的时候,却发现已经被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给注册了,还经营着和他们类似的产品。

难怪,前段时间有不少客户投诉我们,说我们发的货不对……

我心里挣扎得厉害:这可是150万元啦,现在这个经济环境,谁不想拿大笔现金捂口袋里?可另一方面,我目前网络营销份额已超过总份额30%,我真有点舍不得。这最后的一方面,也是最令我挣扎的焦点,不是经常都有这样的话语权从“大象”手里落到“小蚂蚁”面前的。

那几天,我耳朵旁老有一黑一白两个小人儿在激烈战斗,白的说:“有点骨气好不好,干脆拒绝CMG,老老实实做生意;要不就接了这150万元,从头开始!”可黑的却说:“想当初你注册域名只花了区区80元,现在可是天上掉馅饼,百年难得一遇哦,还不趁此机会大捞一笔?”

“杜总,要不咱卖了吧!”就在我犹豫不决的当口,网管小王告诉我,其实贩卖域名也是一种商机,现在外面很多人专职抢注域名,还有了个流行的名号“玉米”,当然和李宇春的“玉米”不一样。

“干脆直接把域名改成公司名称全拼,这样更好记,www.changmingguang.com。我们可以要求在最初半年里,使用新域名的同时保留原域名的沿用,即客户无论输入新旧域名,都能直接转到我们公司的主页进行操作……”按小王的说法,更换域名虽然麻烦但也不是不可行。

我决定了,卖!

不过,不是150万元,而是500万元!

的确,这天下掉馅饼的事,可不是经常都有的。

坐地起价拉锯战

反正开公司是为了赚钱,卖域名也可以赚钱,何乐不为呢,还能为我节约好几年的奋斗时间呢!

最初决定要卖的时候,唯一拿不定的是,到底开多少价。

虽说“玉米”这个团体比较特殊,大家一般都是单打独斗、老死不相往来,但凭着我长期做业务的种种伎俩,还是在论坛上挖出好几个骨灰级潜水“玉米”,佯装“业务”探讨,一探了虚实。

最后,我初步定出了500万元的转让价,我承认这个价格有点高,按资深“玉米”们的推断,撑死了也就400万元。但我想,这可是它CMG自动找上门来的,开高点,到时候谈判也有下降的筹码。

“杜总,你这几天没有吃错东西吧?”那个叫周胜利的CMG高级法律顾问,说话仍旧那么刻薄。“500万元?我马上可以代表美国CMG总部拒绝你!”

“大家都是同行,互利互惠最好,不要弄僵了窝里斗……”临走时,周胜利还甩下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一开始,我以为CMG这是想压价,可一来二去快一个月过去了,周胜利那边还是纹丝不动。我有点着急了。可我总不能这时候又回过头去谈最初150万元的价格吧,我丢不起这人。这时,我回想起了周胜利的话,互利互惠,对,要是这价格真谈不拢,我们还可以谈合作嘛。

这次我静下心来,权衡了许久。虽然CMG的生意还没大幅扩展到国内来,但以其财大气粗的架势以及国际影响来看,要“假公济私”玩玩我们这种小公司,不难。再说,他们的拳头产品都来自最新鲜的科技,肯定是今后照明器材发展新的方向和热点,这说不定是我们公司实现转型的一个好机会呢!

经过一番调查,我发现CMG目前还没有授权任何一家公司代理国内市场,保守估计10年的使用费至少是300万元。我和一个投资公司的朋友讨论后,得出的结论就是:钱可以不要,但我们可以要CMG在国内的独家代理权。

这次换我主动致电周胜利了,提出了我“坦率

的、真诚的、建立在为双方共同的未来考虑基础上的”意见:用CMG中国独家代理权15年交换公司域名!

为什么是15年?我有我的算盘。这无异于一场赌博,押没押对宝不说,即便押对了,像CMG那样的中高端产品。价格普遍不低。我至少前一年多颗粒无收,还要事先投入一笔不菲的资金进行市场推广和洽谈。可能两年持平,三年后才有盈利,但要真正实现丰厚回报则至少是五六年后,我不可能辛苦打天下,再让别人坐收渔利。

我满以为自己的如意算盘打得好,也充分考虑到CMG的立场和需求,再说我不但不要钱,反而自己掏钱出来,CMG岂有不答应之理?

“No,no,no,杜总,恕我直言,像你这样规模和资产的公司,CMG是不可能把整个中国的独家代理权交给你们的!”周胜利那轻蔑的语气又回来了。

“咋的?就不许我这蚂蚁搏一搏CMG这头大象啦?我还就偏要试试不可!”我一急,东北家乡话都冒出来了。这回可不能再退缩了,我的态度也很强硬,要不拿500万元来,要不把独家代理权交给我!

周胜利也不是省油的灯,后来干脆自己不出面了,而是派了个他律师事务所的小律师应付我。可软磨硬泡谈到最后,不仅500万元没戏,国内代理权更是没门儿,竟然连原来他们提出的150万元的转让费也取消了!

这么牛?!

我着急上火得嘴唇都起泡了。这不是玩儿我吗?敢情这天下掉馅饼终究还是场幻觉啊。一时之间我也没辙了,哎,剩下的只有等待了。我看到时候,由于域名混乱,是你先乱,还是我先乱!

四年域名一朝失

这一过就是三个月,就在我差不多都要忘记这回事的时候,突然收到法院的传票,CMG居然告我恶意抢注域名!

好家伙,原来周胜利一边假装和我谈转让,一边却在收集证据,说我恶意敲诈!好在根据我国法律,CMG虽然已经注册但还未正式在国内推广,算不上驰名商标。最后鏖战下来,我们以注册在先使用在先险胜。经此一役,我真算是脱了层皮,为了胜诉,不算打点各方关系,光是律师费就花了10多万元,前后时间拖了两个多月。

可还没容我松一口气,一份国际知识产权组织的仲裁通知书又递到了我面前——天啊,CMG居然转而申请仲裁,要来明抢我的域名!

我也不是不懂法,按理说这个域名我先注册先使用,又不是故意抢注……国内都胜诉了,国外没理由放弃啊,继续打!我打起精神赶紧找上专门打国际知识产权官司的律师,准备全英文的答辩词,这一耗又是几个月。

后来,仲裁书终于下来了——域名居然判给了CMG!我出离愤怒了,这不是强盗裁决吗?

我立马飞到北京,折腾了大半个月,菩萨拜了不少,个个都说官司可以打,但却没人愿意出面。后来终于有个老专家跟我说了实话:原来,目前国际上对于com域名管理根本就还没有相关立法,所有的管理事宜一直以来由美国com域名管理中心来进行,因此在管理规则上遵循美国的法律和各项条款。这样一来,com域名仲裁机构在执行时,主要依据西方的语言、文化、习俗等,对域名的理解自然就是英文优先于拼音了。这些年来,凡是与中国注册者有关的域名权利,中方均处于弱势地位。

这官司没得打!

从老专家那里出来,我双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打官司前前后后花了那么多钱。属于我的域名却硬生生被CMG抢走了!改名重新开始推广又是一笔大投入!更重要的是,现在别提和CMG的合作,这段时间我把全副精神花在官司上,实在无心经营正常业务,许多老客户风闻我输了官司更是“见风转舵”……一夜之间,我的业务就缩水了近一半,另一半留下来的则千方百计拼命挑刺、加条件、压价……

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使劲摇了摇晕乎的脑袋,想让自己清醒过来,我不是在做噩梦吧?我突然想起一种叫贪吃蛇的游戏,吃得越多越容易死掉,不管你的游戏技巧多么高超,最终的结果永远只能是GAME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