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盲目转型,“内衣大王”惨败姜母鸭

2009-05-05 07:43:28 《生意经·创业银版》 2009年4期

杨 石

盛强是重庆市渝北区古路乡人,高中毕业后,在一家水泥厂当搬运工。1997年,他抓住时机,在渝北区开了一家内衣专卖店。到了2002年,盛强在重庆市渝北区拥有了三家内衣专卖店,并成立了公司。他成了渝北区内衣销售行业的领军人物,被称为“内衣大王”。刚刚27岁的盛强,已经赚下了300多万元的财富。然而,今天的盛强,除了80多万元欠债,一无所有。

由拥有300多万元的富翁到欠债80万元,这个戏剧性的变化,缘于盛强偶然在报纸上看到的一篇报道。

2003年5月的一天早晨,盛强在重庆晨报上看到,重庆菜根香餐饮三年成为重庆名优企业50强,赚了5000万元。他当时就动心了。盛强认为餐饮业市场空间很大,决定涉足餐饮业。他同时认为做餐饮不一定要有多强的能力,只要行业选择对了,就能成功。这为他后来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重庆火锅非常有名,决定涉足餐饮业的盛强,却对火锅没有兴趣。他认为再做火锅没有什么意义,他要做别人没做过的新产品。在一次聊天中,一位朋友向盛强推荐了台湾名菜——姜母鸭。姜母鸭是用红番鸭为主料做成的滋补性汤锅食品,曾在台湾风靡一时。盛强又了解到。福建厦门也有经营台湾姜母鸭的餐馆。他马上赶过去考察。几经周折,盛强在厦门的一家餐馆里,品尝到了姜母鸭。吃了第一口,他就觉得这个产品相当有吸引力。

2003年9月。盛强从厦门请来专做姜母鸭的厨师,投入30多万元,在渝北区开了一家台湾姜母鸭饭店。这种清淡的台湾口味,让吃惯了麻辣口味的重庆人感到很新鲜。100平方米左右的小店,16张桌子,几乎天天爆满,很多人排长队等候。第一个月,盛强的销售额达8万多元,第二个月上升到十几万元,以后一般都在10万~15万元。

2004年3月,野心勃勃的盛强又有了一个新想法,他要再做一个姜母鸭样板店,以加盟连锁的形式向外扩张。

加州美食街是重庆市渝北区比较繁华的餐饮经营区。不到一公里的街道两旁,有100多家各具特色的餐饮店。盛强决定在这里开一家台湾姜母鸭样板店,他选中了一家500平方米的一楼店面,但因租金太高,没有谈成。一个月后,这家店面的二楼转让,盛强以12万元的转让费和每月15000元的租金,转包了这个同样是500平方米的二楼店面,这个租金比楼下便宜一半。盛强又投资30多万元进行了装修。

2004年9月,台湾姜母鸭样板店在加州美食街开业。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开业后,生意火了没几天,很快就清淡了。500平米的店面,吃饭的客人却寥寥无几,最差的时候一天就一两桌。原先生意很火的姜母鸭汤锅店,在加州美食街怎么就不灵了呢?

盛强决定加大宣传力度。除了在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做广告,他花了20多万元,几乎包下了渝北区繁华街道的所有广告牌。铺天盖地的广告,并没有扭转局面。广告不行,就搞促销。盛强搞起了“吃一锅姜母鸭,再免费送一锅姜母鸭”的大酬宾活动。他希望这次活动能带来意外惊喜。酬宾活动搞起来之后,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的顾客,店里的人气旺了。但最后一算账,吃一锅送一锅,完全没有利润。他只好取消了酬宾活动,店里的生意又冷淡下来。盛强的家人和朋友劝他赶紧放弃。但盛强依然坚持着,寻找翻身的机会。

而就在这个时候,楼下500平方米的店面,被别人转包下来,经营香辣虾,生意非常火爆。盛强也放弃了台湾姜母鸭,马上改装楼上的店面,也经营香辣虾。但是,楼下的生意依然火爆,楼上的生意还是冷清。无奈之下,盛强决定再搞酬宾活动,把人气聚起来,做最后一搏。他以后几乎赔本的价格推出了香辣虾每位21元随便吃活动,尽管受酬宾活动的诱惑,有一些顾客来到盛强的店里,但吃过一顿之后,很少有人再回头。

盛强到楼下吃了一顿香辣虾,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原来自己店的味道并不到位。发现问题后,盛强赶紧调整香辣虾的口味。同时,他又印发了一些宣传广告。令人感到滑稽的是,这些广告。却帮了楼下香辣虾餐馆的忙,来的客人走到一楼就不再往上走了。

此时的盛强,再也无力回天。2005年7月,盛强关了店门,辞退了工人,2006年前后,这个店面也转手给了别人。

现在,盛强借钱在重庆渝北区开了一家自助式小火锅店。虽然仍然怀着希望,但盛强的处境却非常困难。经营餐饮不到三年,他不仅把卖内衣赚的钱都砸了进去,还欠了80万元的债,连三家内衣店的法人都换成了别人的名字。

点评:在机会的选择和判断方面,一定要从市场实际出发,并结合投资者自身条件。不能单纯地看哪个行业增长得快,能够赚钱,就贸然进入。因为别人能赚钱,不一定意味着你也能赚钱。餐饮行业虽然被誉为“永远的朝阳产业”,但竞争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盛强以为只要选择正确的行业,能力不在大小,成功是必然的,这个完全错误的逻辑让他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境地。

在经营规模上,专家认为,特色餐饮店的规模,一般以二三百平方米为宜。太小了发展空间有限,太大了客人坐不满,会给人生意不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