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情色纵火犯,谁割了你说爱的喉

2008-03-30 03:17:44 《爱人坊·银版》 2008年12期

帕三绝

我喜欢他指尖划在我皮肤上的温度!

有时温润,有时冰凉。总是一寸一寸,百转千回的,貌似浅尝辄止地游走在我年轻的身体上,然后,情欲就像是干柴烈火一样,“毕毕剥剥”地盛开在我和他的眼睛里。

1

他,就是林木!

认识林木,其实是在一个极其偶然的场合里。

一个城市里的某些高峰论坛。

论坛后,那些所谓的城市精英们的酒会。我穿梭在他们中间!但是,我并不属于他们,我只负责给他们端进端出那些精美的食物。

我很珍惜眼前的这份临时工作!虽然我念了四年的大学中文系。可是,现实是我必须先要在这个我还很陌生的城市里填饱肚子,然后,再去考量自己那伟大而又遥远的理想和爱情!

面包会有的!

某个伟人说。

我对此,坚信不移。甚至,当我穿梭在这些衣着光鲜,又有着道貌岸然笑容的精英们中间时,我还会偶尔走神,想像着有一天,我也能够像他们一样,站在一个城市的肩头!我是他们这座城市里一道灵魂的风景!

可灵魂,也是有着美丑善恶之分的!

多年的读书经验告诉我:这从来就与身份和地位无关!

所以,当一只咸猪手轻轻地似乎是不着痕迹地捏过我屁股的时候,我登时就红了脸,大叫着扔掉手里的托盘,那托盘上的东西,溅得另外一个城市精英满脸满身都是!

我想所有人都可以想象得出当时场面的混乱:我被人揪住,仿佛犯了天条似的,且必定会不得善终!

这个假设在主管大人不屑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把我打量了一番后终于成真。他当时说:天!你不要太离谱!那些可都是大人物!他们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捏你屁股?你屁股翘吗?!再说了,那林总身上穿的,是阿玛尼!阿玛尼!你知道吗?你卖身还都不够人一条袖子呢!还有你说捏你屁股的那个!你知道他是谁吗?算了算了,你自己搞定,你知道你是临时工,我们可以不用负责的!

这资本家的走狗居然让我来自己搞定!

我在心里把他千刀万剐了一万遍!

未足一万遍的时候,我的救星就来了!

那个被我泼了一身乱七八糟东西的人,也就是我们主管口中叫林总的那个男人,他像是《月光宝盒》里,踩着七色云彩驾到的真命天子一样。他说,她是我的亲戚,毕业了也还是这么好玩儿,给你们这里添麻烦了!

2

我一直都以为这只会是香港肥皂剧里的桥段。

可现实是,它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

从会所出来时,他甚至让我坐上了他的宝马745,那一瞬间,我脑子里闪过很多很多念头:他有病?他别有所图?我天生丽质,让他惊为天人?

可是,当他从后视镜里看见我忐忑不安的表情的时候,就很温和地开口,他说,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也像你一样!

他这句话,给了我天大的鼓舞。在会所里没有完成的幻想,在他奢华的宝马车里,我又把自己臆想成城市精英!

当然,这些,那个叫做林木的男人是根本不知道的。

他只在我下车时,递过来一张名片,他说,以后,如果你有任何困难,可以直接打电话找我。

3

我是刻意给林木打电话的。

我又下岗了!

我在酒吧里买醉,结帐的时候,我打给林木。

我知道他是一定会到的,在这个问题上,我成功地运用了女人的直觉!

林木到的时候,我能够看得出他的焦急。很显然,在他眼里,我单纯得像是一张白纸,而这样的场合,无疑是可以让一个像我这样的女人一下子堕入万劫不复的。

可他不知道,我其实是一直都盯着门口,当他的眼睛像是猎豹一样的搜寻过全场的时候,我就跌跌撞撞地朝着他走了过去!然后,一下子扑倒在他怀里。他的胳膊很有力,我的脸,贴紧在他裸露着的胸口上。那一刹那,我闻得到他身上淡淡的男人气息,不是古龙水,而是真真正正的来自天然的那种体味混和着汗味的气息。我深深地嗅了一口,用湿热的嘴唇轻轻地印了上去!我能感觉到,林木有一刹那的颤栗,然后,他拖着我,钻进他的宝马745。

我在他的车里大哭和大笑。我抱着他、倚着他、枕在他的大腿上。一直到我的那间出租屋。我还是没有放开他!

我不开灯。他打开了,我就又关上;再打开,我再关上。如此几个来回,他终于只是静静地拥着我。如水的黑暗里,只听得见我和他的呼吸声,我把自己轻轻地靠近,再靠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体悄然的变化!这让酒后的我愈加的兴奋不已。我像是个爱玩火的孩子一样,用指尖轻轻地触碰他的皮肤,然后一路向下,解开他一粒一粒扣得严谨的衬衫扣子。林木的身体,在我蓄意地撩拨下,变得越来越火热,他喘着粗气,死死的把我搂在怀里,然后,有淡淡烟草味道的唇就漫天盖地地席卷而来,我欲拒还羞地迎合着他,在他结实的怀里不能自抑地发出欢快的呻吟。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着梦呓一般的沙哑:林木!我说。林木!

林木终于粗暴的把我扔到床上,然后,手,像一尾游鱼一样一下子就钻进我的衣服里,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来自他手掌传来的阵阵快感,他的手像鲜花一样,盛开在我闪耀着光泽的富有弹性的身体上。

4

我的生活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还是不能在阳光下与他手牵着手地相互依偎,但是,我们可以在黑暗里,不开灯,两个都是需索无度的身体,我们总是能轻而易举地互相点燃彼此,然后,再一起沉浸在那最原始,也可能是最真实的欢愉里。

林木对我很好,一直以来。

只是不能常常陪伴我,他见我时,有时候让我想起古代皇帝要宠幸的妃子,这让我心里略略泛酸,但是,我也知道这是游戏规则。如非必要,我是不会打电话给他的,但,在深夜里没有他时,偶尔,我也会不自觉地想:不知道林木,正在和谁共赴巫山云雨。

所以,这时候我也会恶作剧地打给他,响一声,就撂下!有时候他会回过来,有时候,过了很久,在我以为他已经快要把我忘记时候,他出现在我面前,他说,为什么要这样?

我把头低在他怀里,我说:林木,我已爱上你!

我听见林木深深的叹息,他摸着我的头:你等我!

这一等,就是三个月、五个月的不见人影。有时候见了,他也只是闷着头地抽烟,或者,仿佛发泄似的把我压在身下!当初的承诺,他再也没跟我提起过!我也没问,怕问了,恐怕连三个月、五个月也难得再见上一面!

或者,我也应该提早为自己打算?

5

女人的薄幸和男人薄幸不一样,恐怕很多时候,都是情非得已。我的情非得已,就是林木!

在某个很久不见林木的日子里,我在午夜把一个开切诺基的男人带回了家。在那张豪华的曾经是我和林木极尽缠绵的大床上,我妖娆而妩媚地勾引着他!可就在这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林木来了!他站在门口,眼睛里没有愤怒,只是木然地说:婊子就是婊子!

然后,把一张A4的打印纸,撕得粉碎!扔在我脸上!

我是在他关门后才哭出声音的!我捡起那一地的碎片,其实,不用捡我也知道,那是他和他妻子今天下午才签好的离婚协议书!

我知道他今天晚上会来的!可是,我不知道要怎样去跟他说。告诉他其实我不过是他妻子安排在他身边的一个棋子,试探他对她是否忠诚,然后,再密切关注他身边的每一个莺莺燕燕!而那女人,原是对我有着铭心的恩人: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她一路都资助着我,否则,我怎样会有一张那样炫目的文凭?

她下午曾经打来电话,要我陪她演好最后这出戏!她说,姐姐是不会亏待你的。经此一役,恐怕他以后都会对女人死了心了。你放心,姐姐一定说话算话,把你送到国外去进修。

到国外去进修!

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条件,尤其是像我这样连阿玛尼是什么都不曾知道的人!

可是,她忘了问我,是否,已经真正爱上林木!

是不是在现实生活当中的人到了金钱面前,就会变得卑微。卑微到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和爱情都统统出卖?!

我知道不是!

因为到最后,我并没有接受她的条件。也没有收钱!总觉得若是收了钱,可能连在心底里默默思念他的资格都没有了!可思念,我不知道,对于我和林木来讲,还有没有任何意义!

我从此消失在林木的世界里。

在这五光十色的城市中,仍旧以端盘子为生,只是我已经比从前小心很多,不会再让汤汁污了客人的衣服!偶尔也会有客人请我吃饭,或者,捏住我的手腕,说这样白晰嫩滑的手是不应该在这里端盘子的,我已经学会了不着痕迹的拒绝。因为,我知道,不会再有第二个林木,踩着五色的祥云,神兵天将似的再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所有的过去,都是用来遗忘的!

在我以为忘了自己曾经读过四年大学中文系的时候,某一天,我还是泼了一个客人一身的秽物,那客人没有骂我,我却哭了,很用力,蹲在酒店大堂的金碧辉煌下,哭得声嘶力竭,我说,那是阿玛尼呀!那是阿玛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