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勾一勾尾指,谁的眼泪倾了城池

2008-03-30 03:17:44 爱人坊·银版 2008年12期

风为裳

1

从前看金庸小说时,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段正淳与韦小宝那么风流,还有许多女孩子死心踏地的喜欢。就像招蜂引蝶的易枫言,露西一再跟我说他是周润发加刘德华的最佳组合。我冷笑,周润发的胖与刘德华的大鼻头组合到一起,未见有多出色。

可是,办公室里的每个女孩都把易枫言当成梦中情人,以至于惯得他眼睛有些朝天了。

在一次聚会上,大家轮流讲段子,我不会讲那些荤段子,轮到我,我说: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很久以前,有位国王为自己美丽的女儿选婿。选婿那天,公主身穿白纱,走到王子们面前,向他们伸出尾指,可是没人勾住她的尾指。她很失望,正当她放弃之际,有人轻轻地勾住她的尾指。那人,正是他要找寻的王子。

他们订了婚,却赶上暴乱。王子被迫离开公主去平息战乱。在王子离开之际,他再次勾住公主的尾指。他们约定,王子一定会回来娶公主。

王子一去再无消息。公主依旧美丽,来求婚的人络绎不绝。很多人都劝说公主重新选择伴侣。可是公主依旧爱着她的王子。公主决定,如果有一个人像王子一样勾住她的尾指,她就嫁给他。在选婚的那一天,公主又伸出了尾指。可是依然没有人勾她的尾指……

我的故事没有讲完,就被一阵接一阵的闹酒声压住了。这种爱情速时的年代,谁会听这老掉牙的故事呢。

低头时,耳边易枫言说:你是那位等待王子勾你尾指的公主吗?

我愠怒,起身离席。

2

第二天见到易枫言时,他笑得很有些意味。我整理资料。他宣布晚上请大家吃饭。

晚上,我借口要去补习流行鞋装的设计课程,却被易枫言一把拉上车。他的眼睛逼视着我说:我说过,请所有的同事,当然也包括你!

他当惯了上帝,受不得忤逆。

席间,觥酬交错,我食之无味。

易枫言敲一敲酒桌,示意大家静一下。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他的身上。

他说:从今天起,我要追求许蔓!没等众人反映过来,他走到我面前,拉出我的手,用他的尾指勾了勾我的尾指。这便是约定。

爱情里,你不是君主,想爱谁爱谁,未免想得太美。我离席而去,听到众人在说:易枫言真是爱玩。我的泪倾泄而出。

我与他,不是公主与王子,而是使唤丫头与王子。我不恨他不爱我,只恨他不该在众人面前,拿我当猴耍。

我在公司成了另类,不爱说话,不爱打扮,每天不是埋头做设计,就是趴电脑前看资料。露西说:再这样下去,你非当老处女不可。为什么不理易枫言,哪怕是假的,玩一玩也好!

玩?我冷笑。我不会为了寂寞去恋爱,时间是个魔鬼,天长日久,即使不爱对方,也会产生感情,易枫言那种花心大萝卜,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易枫言自那日再无行动,我稍稍有些失落,但还是很为自己那天的举动叫好。若是不自知,热脸热心地贴上去,到头来,不定伤得多惨。丑小鸭变不成白天鹅,灰姑娘也不用打王子的主意,身心通透,现世安稳,很好。

3

可看到易枫言与顶头上司那佳头对头地说笑,我还是会失落。咬着手里的铅笔想:如果我有那样曼妙的身材,有那样精致的面容,会不会也用砍瓜切菜的心去抢易枫言这块奶油蛋糕呢?

可是现在不行,无论瓜掉到刀上,还是刀掉到瓜上,受伤的都是瓜。我不能做这种傻事。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做好设计,至少在智慧上,我不比其他人差。

我开始收到花,不是玫瑰与百合,而是大朵大朵的向日葵。露西说:许蔓,喜欢你的人都这么与众不同,说真的,你还真挺像向日葵花的,有点傻乎乎的。

我的眼睛在办公室里搜寻易枫言,目光碰到,他耸肩摇头。他说不是他送的,我再追究下去,显然有些自作多情。

一束向日葵金灿灿地开了一周,第二周又送来新的。依然是没留姓名。

日子除了那把养眼的向日葵,其它的一片灰暗。我把铅笔摔到桌子上时,办公室里已空无一人。天暗了下来,窗外在下雨,街上灯光无力地亮着。我低低地啜泣起来。

办公室的门开了,易枫言拎着便当走了进来。我来不及擦干脸上的泪,转过身,看窗外的雨啪啦啪啦地敲着窗。

他站到我身后,说:为什么总用拒绝的姿态面对这个世界呢?许蔓,其实那天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从没那么郑重过……

我回过头来,盯着他的眼睛,有些恶狠狠。

他在笑,很好看。不像刘德华,不像周润发,只像易枫言。

他伸出尾指,我犹豫一下,勾了上去。他知道勾尾指意味着什么的,对吗?

或许我是真的希望些温暖,或者真是寂寞得太久了。那晚,我接受了易枫言的吻。只是他吻我时,我是睁着眼的。

4

爱情真是件奇妙的事。露西说:看来我走了眼,你的春天到了。

我抬头,正碰上易枫言坏坏的笑。他大声说,不关我事哦。

我以为同事们都知道我与他的关系。他偷偷地塞给我纸条,对我说:亲爱的,真想抱抱你!

我的脸会红,然后埋下头,悄悄地在鞋子上画上一朵小小的向日葵花。

我的设计因了爱情的灵感,变得灵动活泼起来。露西不无吃醋地说:你这家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事业爱情双丰收啊。

是的,那段日子,我有点得意忘形,陷入爱情里的女人不再有理智。所以当公司决定推荐一个人去参加巴黎鞋业展时,我毫不犹豫地把名额让给了易枫言。此前,上头说我的设计理念不受流行左右,或者可以去博一博的。

但是我明白这次展会,无论对谁,都是提升业内名气的最好机会。我不过刚起步,而易枫言,已奋斗了好多年。

易枫言把报名表扔到我桌子上时,脸色有些发青。他说:许蔓,谁让你让了。你以为你了不起到可以帮我的地步了吗?告诉你,我不稀罕。

我看到同事们奇怪的表情。我大声地说:易枫言,我没想到你这么没自信,临上战场了,当了缩头乌龟,有本事就拿个国际大奖回来!

易枫言盯着我的眼睛瞅了半天,收回了报名表。

我去洗手间,听到同事在说:易枫言倒是易枫言,戏做得真足,如果去好莱坞,没准都能当影帝了。

那许蔓,还以为他真喜欢她呢。也不照镜子瞅瞅她自己。

不过这种男人也真够可怕的了,先搞定那佳,再搞定许蔓。

那佳跟这事有什么关系?

那佳明天也会去巴黎,她可是老板最最疼爱的人哦。枕头风不知帮易枫言吹了多少。

我软软地靠在水池边上。易枫言真的会这么无耻吗?想到他和那佳头对头地说笑话,我恍然大悟。我忘了他是段正淳了,我忘了他是花心大萝卜了。

那晚,我去原调酒吧,喝得酩酊大醉。易枫言没有像每晚一样打来电话。我的生活没有了原调,它走了调。

明天易枫言就会飞往巴黎,而我,会从一场阴谋里醒来,面对破烂不堪的生活。

关掉手机,我大醉不醒。

第二天下午醒来时,头疼欲裂,宿酒让我忘了很多事。打开手机,易枫言一条接一条的短信进来,我才想起我做了那么可笑的一件事。他的戏够了,不用再演下去了。我轻轻按了删除键。

5

易枫言设计的春秋版女鞋以其超前的设计理念,传统元素的渗入获得了评委会特别大奖。

得之这一消息时,我已坐在了回家的飞机上。报纸上,易枫言明星般的笑容很打眼,站在他旁边的露西也同样是艳光四射。而我,终究是丑小鸭,爱情里,瓜躲来躲去,仍躲不过那把刀。

受伤的注定是那只瓜。

回到苦寒的家乡,居然很不适应那种寒冷,一场接一场的感冒仿佛耗尽了我最后的一点热情。生了一个冬天的病,春天来时,我的气色渐渐好些。

一个人去商场转。转到鞋帽部,脚步会停下来。手摸着那些风姿绰越的鞋子,想着哪一只会出自他的手。泪不知不觉流下来,终于知道,为什么段正淳花心到底,却还是有女子心甘情愿地搭上一辈子。

回到家,打开电脑,邮箱里早已堆了好些信。清掉那些垃圾邮件,剩下的都是易枫言写来的。犹豫了一下,点开。

他说:你还记得酒桌上你讲过的尾指的故事吗?我是知道后半部的。

王子失踪后,国王给公主重新选婿,公主又伸出了尾指。宫殿里来了一个乞丐,他勾住了她的尾指。公主泪流满面。这个人便是失踪多年的王子。那夜,他们私守终生。美好的东西,总是易散。鸡鸣的时候,王子不见了。原来,那是王子的灵魂。他们守承诺,灵魂离开人间之前的最后一天,来到公主的身边。后来,人们找到王子的尸体。公主来到爱人身边,饮下毒酒。在她断气的一霎那,她勾住了王子的尾指……

后来因为这个传说,勾尾指,就代表了生死不变婚约。许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能不相信我的誓约。

我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右手尾指,泪流满面。6

时光荏苒,三年飞逝如梭。我成了北方这座小城里最大鞋厂里的首席设计师。去参加业界交流会的机会我都推掉了。我知道在那样的场合没准会遇见易枫言,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

可是,那天清晨,易枫言顶着瑟瑟秋风站在了厂门口。他说:我想看看业界大名鼎鼎的设计师许蔓是不是丑得不能见人?

我不能说话,不能呼吸。他走过来,伸出尾指,说:傻丫头,曾经,有人勾过你的尾指吗?

我又哭又笑,说:曾经有人勾过我的尾指,我没有珍惜,这回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他了。可是,可是我没有公主那样坚定的信心,他还会要我吗?

他会给你更多更多的信心!他坏坏地眨着眼睛,说,三年,我给自己一个期限,看自己能不能忘掉我们勾尾指的誓言,结果是越来越想你……

两只尾指紧紧地勾在了一起,我们比王子与公主更幸运,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