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褪色的唇印,冰封了那场叛逆的青春

2008-03-30 03:17:44 《爱人坊·银版》 2008年12期

卫宣利

她嫁给他,完全是父母的意思。她不爱他,但是他爱她。而他,家世良好温文尔雅,对她疼爱有加,是个无可挑剔的结婚对象。似乎,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可是她知道自己的心,那颗心三年前就在另一个男人身上陷落,之后就是无边的沉溺,再没有上岸的机会。只可惜,君已有妇,再好的男人也是别人的,借来用用已让主人虎视眈眈,何况据为己有?可她还是贪恋那份心灵契合的感觉。她像一个任性的孩子,明知道身后是岸,却执意要往深水里游。

婚还是结了,心却是浮在半空的尘,飘飘扬扬,不肯落地。依然常常有他的电话打来,一聊就是一两个钟头,她瞥一眼身边的他,他跪在地上一寸一寸细致地擦着地板,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有些晚上,她不肯去睡,躲在书房里和那个男人聊得热火朝天。他会突然推门进来,她手忙脚乱地去关聊天的窗口,他却仿佛没看见似的,把一碗香气扑鼻的鸡汤香菇粥放在桌子上,也不多说什么,轻轻带上门,径自去睡。而她,却在那一碗粥前心神难宁,再也无法和那个人聊下去。

她开始渐渐习惯他细致入微的照顾,喝他榨的新鲜果汁,吃他剥好的核桃,散步时他牢牢握着她的手,失眠的夜晚他陪她说话,由他带着父亲上医院检查身体,周日送妹妹去学校,堵塞的下水道,坏掉的橱柜门,他都会不声不响地修好……

她是那种自立自强的女子,这么多年来生活中所有遇到的坎坷和磨难,她习惯了独自面对独自承担。现在忽然有了这么一个人,把她挡在身后,为她遮风挡雨,她觉得还是挺好的。

可是她,仍然无法斩断对那个人的眷恋和思念。身边的他是她的一堵墙,是琐碎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可以依靠可以温暖;远方的那个人,是她梦中的王子,是皎皎月光下绽开的白莲花,可以浪漫可以梦幻。她觉得这样也很好,男人能有他的红玫瑰和白玫瑰,女人为什么就不能有她的红太阳与白月光?

五月,远方的男人要来他们这个城市出差。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充满了磁性的诱惑,男人说,宝贝儿,我们有三天的时间,我们要像真正的情侣一样,去偏僻的小街上喝咖啡,爬到最高的山上去看夕阳,还可以……

她欣喜地应着,脸红耳热,心跳如鼓。是的,很久之前他们就这样约定的,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离男人约定的日期越来越近,她的心像舞台越来越急的鼓点,焦灼和期待一如初恋的少女要见心上的那个人,日日坐卧不宁寝食难安。切菜切到手,熬粥会溢锅,有一次走在街上,精神恍惚的她甚至被一辆摩托车撞了一下。直到约会的前两天,她下楼的时候摔了一跤,小腿骨折。

趴在楼梯台阶上,她第一个反应是给远方的男人打电话。男人埋怨她: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我们的约会怎么办?你看,我车票都买好了……算了,我赶紧去退票……不待她再说什么,男人已经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忙音,有彻骨的疼痛,从腿上一直延伸到心尖。她的心缩成一团,泪一层层地漫过面颊。电话打给他,只说了一句,她便哭了。他正上班,扔下电话,工作服都没来得及脱就冲回来了。二话不说,抱起她就往医院跑,跑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应该打个车。坐上出租车,又赶紧下来,说怕车上颠簸。他就那样抱着她一路往前奔,脚步如飞。她偎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焦灼有力的心跳,心忽然就踏实了。从家到医院,十多里的路,他只用了十几分钟。她不知道,这个并不强壮的男人,是从哪里来的力量?

她在床上一躺就是两个月,他请了假守在她身边,为她熬排骨汤,为她按摩擦身,陪她下棋,说笑话给她听。晚上睡觉,她只要轻轻喊一声,睡得正香的他会马上起身下床,帮她翻身。

开始的时候她还是会常常想起远方的那个男人,后来渐渐便忘了。她觉得自己又开始了恋爱,她重新审视身边这个男人,发现他其实也很幽默,有小小的机智,温情而洒脱,眉眼还有点像她喜欢的影星裴勇俊。她很奇怪,怎么以前自己就没发现这些呢?

她像恋爱中的女人一样,脸上又有了少女的红润和娇羞。她会跟他撒娇,使小性儿,吃点小醋。他享受着她的撒娇和醋意,他知道,她曾经走失的心,已经完全回来了。

她换了手机号,删掉MSN,再也没有和那个男人联系过。因为她知道,相比于白月光的浪漫,灿烂的阳光更温暖持久。而她需要的,只是阳光下这一蔬一饭里的天长地久。

他也从没有问过那个曾经横亘在他们之间的男人,因为他明白,有时候,爱就像藏在蛋壳里的小鸟,需要持久的温柔和呵护,需要包容和耐心,才能孵化出真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