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当时光偷偷按下删除键,是谁修改我爱的密码

2008-03-30 03:17:44 《爱人坊·银版》 2008年12期

巫山云儿

宁小北

其实,苏楠是喜欢葛健的,可是葛健要结婚了。

尝尝这个,很甜!葛健的婚礼上,宁小北挑着眉毛把筷子伸给苏楠。

你一个大男人还喜欢吃甜食?苏楠的落寞仿佛一下子被这个陌生男人的亲切给刷新了。

哎!生活太苦了呗!将那颗挂满黄色糖浆的果粒塞进嘴里的时候,宁小北还黠笑般地冲她挤了一下那双小眼睛。

来进修的吧?可能是苏楠清纯的学生样子造成的错觉,但她也不愿过多解释,只说了句,辅助科室的。

苏楠不确定他是不是医院的人,毕竟住院部门诊那样大,她又新来不久,认不全,所以不好再多言。

还好,宁小北再没问过她什么,只是给她夹了两次那道靠近他的菜。

这顿饭,苏楠吃得很不舒服,不仅因为是葛健的婚礼,还因为来得迟。被安排在这个单间,一桌子的老年人!谁都不认识,而面对宁小北那样熟悉的表情,苏楠又尴尬得不好问他是谁,很是别扭。

直到饭局结束,苏楠正起身想逃时,宁小北却像情侣一样随意地吩咐她:一起回医院吧!

苏楠没有讲话,但已尾随他走出了酒店。

眼看25路驶了过来,宁小北拽起苏楠的手向前奔了几步,快点,我请你坐公车!

苏楠心里老大不痛快,自己的车就泊在酒店正门,他什么人吗,这样自来熟!硬是把自己给拽上了公车。

10分钟后,公车就停在医院对面。过横道时,苏楠快走了几步,她只想早点甩开这个不着四六的人,结果被宁小北的手臂拦了一下,那是A6,速度快,记着:不能跟好车抢道!

苏楠的心就那样轻轻地荡了一下。

我叫宁小北,男,25,住院部打杂的。

苏楠妥协地笑了笑,我叫苏楠,是心电室的。

苏楠

苏楠是新分来的硕士生。而葛健认识她是缘于苏楠心电图报告单上的漂亮行书。

内科医生每天都会看心电图,但实质上葛健是真的只看图不看字的,因为大凡医生的汉字都长得没法看。

葛健从来没看到哪个理科女生可以把字写得这样刚劲又不失圆润,绝对是有功底的。从那枚医生的名章上他清晰地认出了“苏楠”两个字。

令葛健更没有想到的是,苏楠上班居然开奥迪A6。所以第一次搭她的车时,他很尴尬。直至看到苏楠那不经世事的眼神灌满邂逅的喜悦时,他才拉开了车门。

认识了苏楠,葛健明白了一句话:相见恨晚!因为她的未婚妻江漫,已经怀孕了。

慢慢地,葛健会习惯在下班前给苏楠发个信息:方便的话载我一下!

那时的苏楠总会握着手机咯咯地笑:不怕吃亏,就等着挨载吧!

远远地,站在她泊车的地方,葛健的眼里是明目张胆的温情……苏楠的心便被撩拨得悸动不止,虽然有些羞怯,但如果这就是等她的爱情,她愿意载着它上路……

猜猜看我这里是什么?关上车门时,葛健神秘地捂着胸口,眼里溢着期盼的喜悦。

那是心脏呀!

葛健将捂着胸口的手移至脑门,痛苦地闭上了双眼。愁死我了,你不职业病行吗!我又不考你解剖学。

苏楠没心没肺地笑,而后是尴尬地对视,啪、啪、啪,狭小的车厢,安静得仿佛可以听到空气中粒子运动时撞击的声音。

那就把我的心掏出来给你看看吧!葛健自嘲地圆了场。

原来是一副紫色的琉璃石耳坠,像一串晶莹的葡萄,剔透得让人心生疼爱。

我描述了你的相貌特征,结果服务员说这款最适合!

戴上吧!谢谢你载我!葛健爽朗地笑,唇红齿白。

接过那串葡萄,苏楠有些辨不出酸甜,轻轻地晃动耳朵,那石子因相互磨擦而撞击的啐啐声响让她感觉很舒服,宛若葛健在她耳边呢喃着的情话……

葛健

当苏楠正埋头于那些心电图,用那尖细的圆规在纸上倒来倒去时,葛健进来了。

苏医生,给我做个心电!这几天我心疼!

噢,上班了?

新婚快乐呀!同事秦晓快语插到。

哦,谢谢!葛健礼节式的嗓音有点沙哑。

放下了手中的圆规,苏楠本想也说点什么。可当他看到葛健那落寞的神情和憔悴的容颜时,便迅速败下阵来,只轻轻地问:

怎么个疼法?

说不太清,就感觉有什么堵在心里。

当心电图纸从机子里陆续吐出时,苏楠就在一个导联一个导联地看,直至结束,她用圆规细细地测量……

葛医生,问题不大,只是有点心律不齐,应该是神经的问题,你自己看看吧!诊断这个你比我在行。

葛健接过心电图,没再说什么,就起身告辞了。

苏楠礼貌地为葛健拉开了门,就在他们擦身的瞬间,葛健在她耳旁低语:是你卡在那里呢,所以我心疼!

目送葛健坚定的背景!苏楠突然感觉手疼,原来,那枚圆规早已深深扎进了掌心……

宁小北

宁小北是住院部的电工,偶尔闲时会在院部的停车场里溜达,他是那么的喜欢汽车!最大的愿望就是把孩子老婆都装在奇瑞QQ里,去郊外野餐。

他没有想到会在停车场再次看到那天穿着朴素布裙子的苏楠,其实他哪里知道,这是VERO MODA的08年最新款,白色的棉布褛空样式,一条黑色的缎带恰到好处地收出了她的腰。

下班了?宁小北的眼里满是惊喜。还请你坐公车呀!行吗?

苏楠只腼腆地笑,上次他请坐公车的结果就是害她又坐车又返回去,取自己的车。

可面对他明媚的笑容,苏楠有些犯难!

你家在哪呀?宁小北看出了苏楠的犹豫。

很远,在江北呢。

其实,那是这个城市的贫民区,但宁小北的小眼睛却放出了异彩,真的呀?我也在那呀!走吧!我也回家,我请你!

苏楠实在不想伤害这个热情的宁小北,但她实在是不能再从江北返回来了,因为那最少需要一个半小时。

今天不用了,家里没人做饭,我要去吃口饭再回去。

那算了!我只能请起公车请不起饭,说罢,哈哈大笑。

瞬间,苏楠被他的真诚给感染了。他就像一个大男孩,毫无心计与设防,能做到就不留余地做;做不到也不留余地去回绝!

这是自己多么想要的东西!否则自己又怎么会不明不白地悲伤,那么近的暧昧;那么远的爱情;还有那么爱的人,却离自己不远不近……

没关系,那我请你吃饭吧!算是对上次你请我坐车的回请。苏楠的笑容也很真诚。

于是,他跳跃地指点附近的小吃,欢快得如一个得了糖果的孩子。其实苏楠是从不在医院附近吃东西的,毕竟,她是学医的,比较在乎医院对附近环境的污染程度。

但一次麻辣烫也不至于吃出乙肝来,所以当宁小北递过一张劣质的面巾纸示意她擦汗时,她又拉上了坤包的拉锁,将已拽出一部分的湿巾重又放了回去。

其实,苏楠已经被辣得不敢再张口了,而宁小北却被麻得伸出了舌头!

小心胃!苏楠皱着眉毛批评道。

哪想宁小北竟笑得差点将汤汁喷了出来,这算是对我的昵称吗?

望着苏楠迷惑的神情,宁小北给她讲了一个院里流传的小笑话:说一个内科女护士发现一个肝病患者在偷偷喝酒,就推开门轻声提醒他:小心肝!结果那患者醉意朦胧地回她:小宝贝!

那我就叫小心胃了。宁小北挑着睫毛嬉笑,而苏楠早已在他影音表演的背景中笑成了一朵玫瑰……

苏楠

收了手机,苏楠的脸上还挂着浓浓的喜悦。宁小北发信息说他已在食堂占领阵地并备足晌粮,只等领导前突击战斗!

与宁小北在一起,真没什么大道理可讲,就是快乐!无论是两块钱的公车还是5块钱的麻辣烫都能让她感到生活是那样的有滋有味,开心得仿佛世间根本就没什么烦恼。

可是一走进那个嘈杂的食堂,苏楠突然发现,自己大意了。

不同科室的人在不停地与自己打招呼,因为那些科室长是不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毕竟她的父亲就是这所医院的院长。

生活就是如此,其实原汁原味的东西本来是最珍贵的,可人们总是认为如果加点佐料会更好,宁小北请的这顿中饭,就是因为这点“佐料”吃得很不对味。

快乐居然是那样不堪问闻的东西,少点什么是小快乐,但若多了,就可以不是快乐了……

下班的时候,苏楠拎着那个钥匙熊在停车场里张望。真的希望宁小北像往昔一样跳出来,拦在她面前要请她坐公车。

直到起动车子的时候,苏楠却从到车镜中看到了葛健,他仙风道骨般地杵在那里注视着自己……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一年以后,葛健的女儿已经蹒跚走路了,苏楠则与新来的一个博士生谈起了姐弟恋。这期间,葛健会不时给苏楠发信息,比如天气凉了,加件衣服……

那种关爱,仿佛无孔不入的风,随时会拂动自己的心,让人有种舒痒难奈的感觉。偶尔,苏楠也会想到宁小北,直到那天遇见他。

宁小北!苏楠轻轻地唤。

转身,“吱”的一声,仿佛拉开了故事的帷幕,一场戏就要上演……

宁小北眼中的惊喜却像刚刚擦着的火柴,瞬间就熄灭了:你车子坏啦?宁小北挽了一下工作服的袖子。

你什么时候来这了?走的时候怎么都没告诉我一声?没看到我发的那些信息吗?苏楠的眼睛像含着水汽的葡萄。

宁小北尴尬地笑,现在,他的皮肤更加黝黑了,身上的修车服也把他显得更加瘦小。

嗯,可我回什么呢?说谢谢还是对不起?

苏楠!那个博士生在喊她。弄不了!走吧,换家修配厂!

你还会失踪吗?苏楠的眼里几乎溢出了泪。

你是南辕我是北辙,不失踪也走不到一起,那又何苦去招惹你!

回来的路上,苏楠收到了葛健的一条信息,明天有雨,不要洗车!

苏楠就像删掉一条天气预报一样轻松地按了删除键,因为宁小北让她明白:有一种爱,不是要求你去为她做什么,而是什么都不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