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格桑花开,过了今夜它在何处凋谢

2008-03-30 03:17:44 《爱人坊·银版》 2008年12期

荷 西

如果你和别的女人结婚,我就去做她的伴娘,我们一定要同时踩在红地毯上,你说“我愿意”的时候,眼睛,要看着我。

A

夏至那天,我收到一盆格桑。不知是谁,摆在我的窗前。盆下落了土,格桑小小的花朵,淡淡的香。

我把花抱进屋里,放在琴台下的空隙里。

夏至那天并不热,却很凉爽,空气中飘了零星的雨。我喝了一杯konafancy,味还是香郁而泛酸,是我的最爱,也是梁生的最爱。

梁生走了,樱花开的时候去了夏威夷,他说,喝konafancy还是要到夏威夷。他的理由也香得浓郁,但他离开我不是因为咖啡,是因为女人。

音乐学院毕业时,我留校执教钢琴演奏,梁生做了乐理讲师,我们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瞒天过海地同居了6个月。这6个月的日日夜夜,在梁生离开之后,我经常想不起,我们在一起做过什么,除了缠绵。

甚至,我都怀疑,我们是不是相爱过。

B

我除了一周6节课之外,还带1个准备考研的男生。他的名字叫贝鲁。他是中法混血,头发很卷,眼睛灰色。他在中国生活了22年,持有两国护照。他喜欢巴赫,巴赫一首很简单的《G调小步舞曲》,他都能弹得很有感情。

他很爱笑,夏天本来就热,他一笑,空气又升温。

他在弹琴时踢到了格桑花盆,他说,严南老师,这是格桑吗?格桑喜欢阳光,应该把它放在窗台上晒太阳的。

他的头发在阳光下散散地垂下来盖住眼睛,我轻轻地哼起一首歌:

羊群爬上了山坡变成了云朵,彩虹舞蹈过篝火变成了湖泊,美丽的格桑花儿,就开在那云的深处……

我唱完歌说,贝鲁,你回去吧,我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这节课的钱我会退给你。我背对着贝鲁,因为,腮边挂了眼泪。

很久以后,贝鲁说,他第一次见到女人的眼泪,让他那么心疼,所以,他爱上了我。

其实,那天,我是想起我的童年生活,我幼时就会唱的歌。

C

9月,我收到梁生寄回来的明信片。棕榈树,Waikiki 海滩,艳丽的人群,他说他过得很好,他说,他准备在圣诞节的时候结婚,和晓菲。

明信片上有梁生的指纹,还有他的字,喜欢在签名之后再点上一点,我低头落下嘴唇。

直到这刻,我才感到刻骨铭心的痛,原来,我不是想不起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而是,不忍想起。回忆终于铺天盖地,席卷了我。

晓菲喜欢梁生,从我第一次带他见她时我便看了出来。

晓菲的日记从那天起就变成了粉色,偶尔,会有氤氲的字,像是落了泪。

爱情总是这样戏弄人,喜欢是一瞬间的事情,即使再压抑,也无法遏制。特别,当爱上朋友的情人,那种抉择与痛苦她无法诉与任何人听。她只有独自一人品尝。

梁生不爱她。梁生只有看我的时候才眼睛晶亮,神采飞扬。梁生眼中的我是完美的,他说,我是他生下来就想要的女子。

他说,他这辈子一定要娶我。

我说,没有关系,你如果和别的女人结婚,我就去做她的伴娘,我们一定要同时踩在红地毯上,你说“我愿意”的时候,眼睛,要看着我。

我只会娶你。他说。嘴唇柔软芬芳,盖住了我的眼,我的口。

D

九月之后的日子,我过了很多的节日。我过了中秋节,国庆节,重阳节,万圣节,感恩节,冬至。学校里的学校外的,只要是有party,我就一定参加。我让自己过得千娇百媚,活色生香。

我的格桑活得很好。高原上的花,经得住热烈的烤炙和冰冻三尺的严寒。

贝鲁在备考文化课,但是每周我们都会见面。他个子高高地走在我身边,总是一种带了安全的压迫感。

冬至那天,我带他来我的宿舍包饺子,我切洋葱,绞肉馅,包形状各异的饺子。吃东西的时候,我们讲笑话。

他看着我笑的时候,耳根总是有些红。

他嗫嚅了很久,平安夜,要不要和我去法国度过。

我这才知道,日子竟然过得这么快,圣诞节到了,梁生会在那一天娶晓菲,而我曾经说要做晓菲的伴娘。

在圣诞节的前天,我和贝鲁一起飞往了夏威夷。

我说,晓菲,我来做你的伴娘,你看,我说话算话吧。我说完,看了一眼梁生。只有梁生知道我来并非为了晓菲,我来,是为了他。

他必须得娶晓菲。他负了我,不能再负另外一个女人。

就如他说的那样,我独自一人也可以活得很好,而晓菲,没了他,会死。

我穿了洁白的礼服,在沙滩上,我们都赤着脚,长了漂亮胡须的牧师说:MR·梁,你愿意吗……

我看到梁生看着我说,我愿意。

于是,我的眼泪掉下来。

E

晓菲的父亲送给他们一套漂亮的房子。我住了两晚。第一个夜晚,我拉着贝鲁的手睁着眼睛到天亮。第二夜,我亲吻了贝鲁的喉结。我大声地叫,我说,贝鲁,快点,贝鲁你真棒。

我歪着头看见空掩的门外沉重的脚。我笑了,笑声激昂。那双脚,快速离开。

半年前,梁生走前,晓菲来看我,她捧着肚子说,她怀孕了。她不能让她的孩子没有父亲,否则,她就杀了他,然后在监狱里生下那个孩子。

我没说话,我只是浑身颤栗。

晓菲因为一个孩子赢得了梁生,但是那个孩子却在他们来到夏威夷后因为水土不服而小产。

我希望那个孩子活下来,我希望那个孩子有父母,有优越的环境,过着美好生活,因为,那是我一生的渴望。

我在监狱里出生。

我的亲生母亲是杀人犯,在她生下我,过了哺乳期后,她被枪决。她杀的人是我的亲生父亲。她杀的人还有我,她杀了我的一生。如果当初,我可以选择,我宁愿我自己从来没有出生过。

我不知道到底纠结在他们之间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恩怨与感情,竟然决绝到可以剥离生命。

因为母亲被发配到青海监狱,所以我生在高原。我在3岁时被牧民收养。我的养母歌声嘹亮,我家四围开满格桑。

我10岁便一个人生活,住校,在西宁学习钢琴。我从来都是一个人,所以,梁生说,我即使没有了他,也可以过得很好。他错了,其实我,从来都是更脆弱。

我一生最开心的事情便是看到幸福的小孩,被父母娇惯,因为,那是我未曾得到的。

所以,我轻易地放走了梁生。

F

飞机上,贝鲁一直紧握我的手。他喊我的名字带了甜腻的味道,他说,南,你爱他是吗?

我不答,良久才说,那是过去的事了。

他说,南,其实,他昨夜告诉了我真相,我跟你说这些,是对你的尊重,你听完可以再做选择。

他说,梁生之所以离开我,并非为了晓菲的孩子。晓菲根本没有怀孕。那天他喝醉了酒,被晓菲拉进房间里,但是他醉得不省人事,记不得是不是他们发生了关系。所以,晓菲说他们发生了,他就信了。但这一切都不是他离开我的理由。他离开我是因为晓菲威胁他,如果他不和她走,她就会把我出生在监狱里的事情,通报给学校。那样,像我这样身份的人,就算再优秀,也没有留校的资格。梁生走,是为了我。

梁生对晓菲说,请给我6个月的时间陪她。我会陪你一生,我只给她6个月。

所以,我们才有在一起的6个月的时间。那段时间,他也在陪晓菲,所以,后来晓菲说,她怀孕了的时候,他相信了,而我也相信。

这些我都知道。

我偷偷跟踪梁生去晓菲的住处,我偷偷站在他们的门外听他们的谈话。我偷偷地哭。

G

回到家,我收到第2盆格桑。

贝鲁考试的那天,我收到第3盆格桑花。贝鲁那天跟我说爱,他说,南,你愿意接受吗?我愿意做你的亲人。

我说,这盆格桑真漂亮,粉色的。贝鲁,你知道是谁送来的吗?

贝鲁的手臂紧紧地缠绕了我。

我说贝鲁,你别这样。但是他圈得更紧,他的心跳很快,说话冰冷,你如果不答应我,我就去把你的身世告诉学校,这样你就失去了工作。

我说贝鲁,你不能这样。贝鲁,真正爱一个人是成全。你知道我爱梁生,我在等梁生回来。

梁生已经结婚了,他怎么会回来?

他会的,他答应过我。求你了贝鲁,希望你成全。

我收到了第5盆格桑,黄色的小花,有些孱弱。那天,贝鲁喝醉了酒,闯进我的屋里来,他哭了,他说:南,我不能没有你。我爱你。他力气很大,他强暴了我。冷的水泥地,粗暴的力量,我只是忍受着,没有哭。

我终于明白,原来一个人的爱也可以带来巨大的伤害,原来一个人的爱可以转换成恨,并且更加强大。我终于明白母亲为什么要杀死我的父亲。所以,我对贝鲁举起了剪刀。

我看着他渐渐死去。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样子,灰色的眼珠,柔软的卷发,赤红的耳根。

格桑花盛放。

H

我被公诉谋杀。我对一切都供认不讳。法院判我死刑。但之后,医院诊断我怀孕。在知道结果的那一刻,我真是欲哭无泪。

这是个轮回,我的孩子也要遭遇我所遇到的一切,辛酸的身世。但是我要把他生下来,这是他生的权利,虽然,我一生孤苦,但也有过短暂的快乐。我遇见了梁生,他的明媚笑容让我体验了爱情的味道。

人生那么长,无论哪种体验都是财富。我终于明白,感谢我的生母,她坚持把我生了下来。

所以,在明年的九月,我会生下一个孩子,他的名字会叫格桑。

我一生中,最爱的花是格桑,那么顽强的生命力,就像我。无论在哪里,都渴望着美好的生活。所以我每当感觉彷徨挫败的时候,我便送自己格桑花,看着它们,我会微笑。

但我忘了,它们有毒。

就像,爱情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