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从容迈向新天地

2004-01-12 06:45:14 《中国三峡建设》 2004年5期

张立先

伴随三峡工程10年建设的脚步,库区各级政府10年来开展了大规模的新城建设和城乡移民安置,应该说:任务艰巨,困难重重,成效显著!

三峡工程规划搬迁城乡总人口113万,拆房1200万平米,还建各类新房3687万平米,迁建工矿企业1599家;

2001年8月至今,三峡库区各级政府在中央统一安排部署下,集中力量组织大规模多批次农村移民外迁。安置地涉及上海、浙江、江苏、广东、湖南、湖北、山东、四川等11个省市,移民总数达16.6万人。

连续多年,我无数次走访库区,自重庆下忠县,又到万州、开县、云阳、奉节、巫山、巴东、秭归等地,一路上乘船搭车,耳濡目染,深切感受着库区的巨大变化。这变化的契机,归功于三峡工程是勿容置疑的。

先是看到沿江老城的萎缩,市场的衰落,居民的心被一个“迁”字拴着了,一度有些茫然;继而是观摩新城的选址、勘探和施工;再便是眼瞅着跟踪着广大农村移民成建制大规模外迁。伴着岁月的流逝,伴着三峡大坝的一节节上升,一座座古老而破旧的沿江故城,在居民惊喜和眷恋的目光中轰然倒下——倒得异常悲壮,也倒得令人鼓舞!

1998年10月28日,秭归新县城鞭炮轰鸣,鼓乐震天,10万人欢庆新居落成,老城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及居民整体乔迁!尔后,随着建设步伐的加快,一座座俏丽的新城如雨后春笋,在库区两岸拔地而起;云阳,奉节,巴东,巫山,丰都,兴山等县城,都相继在2002年底前完成整体搬迁任务

老城居民在失却中盘点生活,乐滋滋地感叹着新城的美丽和新居的温馨。满脸喜色,是难以用金钱买到的。无论在大城市重庆、万州,还是小县城忠县、开县、云阳、奉节、巫山、巴东、秭归……面对崭新的楼群、街市,扫描熙熙攘攘的人流,我这个“外人”的羡慕之情油然而生。

“舍小家,为国家”,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奉献。从甲地到乙地的迁徙,由故园到它乡的奔波,乡民们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也埋在心底。

2001年7月30日,我追随开县外迁移民至四川省乐至县,实地感受移民离别故乡的痛楚和对新生活的渴望。

2001年8月3日,是重庆市忠县首批外迁移民离别家乡的日子。12时10分,“长鲲”,“长展”号客轮满载815位东溪镇移民徐徐离港。

离港的客轮仿佛知哓800多移民的心思,双双拉响气笛,绵绵长啸着与故乡诀别上行的客轮似乎明白送行亲人的情义,双双冒出浓烟,籍此遮掩别离的泪眼……

临行前,县政府在囤船上举行了简短的送别仪式。县委书记廖觉超作为主人,他对故乡亲人的希冀与厚爱凝聚心头,溢于言表,令听者为之动容;移民代表的临别讲话,则使所有在场的人们心潮翻滚,热泪盈眶:

“东溪呵,今天我就要离开你,到千里之外的山东去寻找新的天地。可是东溪呵,我们人走了,把心留给你;东溪呵,我怎么舍得离开你,你是我们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土地。可是东溪呵,为了三峡建设,我们不得不离开你……”

——多好的人民啊!

摆在你面前的这帧照片,主人公就是外迁异地的三峡移民。从他(她)们的眼里,你能读出些许的怨尤么?!

库区行,在旧貌换新颜的感慨里访谈,我感悟最深的莫如库区人民对未来的憧憬!

我想,人的记忆是有限的,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真实的影像资料将在三峡移民史上,缀成一组美丽的风景!